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1-06-15 12:27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33期 2011年5月
專題——講孩–港孩

絕處逢生

撰文: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跨境國際個案工作服務總監張玉清

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國際社)乃一國際性非政府機構,專門協助個人或家庭處理涉及不同國家或地域的福利問題。我於1994年加入「國際社」便開始「中港兩邊走」,接觸了不少跨境家庭,有些即將來港,有些持雙程證在港。以下是其中一宗印象特別深刻的單親跨境家庭個案。

阿儀(化名)帶着兩歲多的兒子小江持雙程證來港照顧丈夫,但丈夫酗酒,醉酒後回家便打她,還誣陷她「勾佬」。阿儀要丈夫的合作才取得單程證,惟有忍氣吞聲。一天,丈夫又醉酒打她,結果被打到頸部的淋巴線都掉了出來,肚子裏又懷着個女兒,被迫離家出走投靠在港的親戚。直到被送去醫院生女兒的時候才發現得了鼻咽癌,如同晴天霹靂。她把患癌告知丈夫,誰料那狠心的丈夫說:「關我咩事?」

阿儀結了婚之後已辭去在深圳的工作,婚後持雙程證不時往返兩地,回內地的時候就暫住大姐家裏,經濟上全靠丈夫。阿儀在港待產時,丈夫對她及兒子早已撒手不理,住院的費用全靠親戚的支持。

但是治癌的費用實在太高,阿儀的親戚惟有為她申請某報的基金繳交醫療費。電療之後有兩、三個月不能發聲,喝水如火燒食道,灼痛難忍。在港雖有二姐和親戚的扶持,畢竟不是長久之計,回鄉下又無收入、無家可歸、無錢醫病,阿儀當時哭着說:「叫我回去即是叫我去死。」。面對無居港權的阿儀,醫務社工也不知如何協助,便叫阿儀找「國際社」解決難題。

我當時剛好接到阿儀的求助,很快便為她申請了本社之「分隔家庭服務基金」,帶了一千元港幣給她,並為阿儀三口子申請食物援助。因為阿儀丈夫不肯驗DNA確定父子關係,又不肯申請她來港,兩母子來港定居的機會幾乎接近零。

阿儀身歷家暴,患病,又剛生育,前路茫茫,生活困苦,精神壓力之大可想而知。每天醒來就跑到附近的井邊嚎哭,覺得生無可戀,懂事的兒子也在一旁陪着流眼淚,阿儀全靠念及兩名無辜的小孩才打消跳井自殺的念頭。我除了不斷的鼓勵和安慰阿儀,讓她看到在這艱難日子磨練出的能力,欣賞她的堅忍和毅力,同時也協助她與有關政府部門聯繫,反映其特殊情況,望能酌情處理其申請。

在阿儀回大陸續雙程證的期間,有一天突然收到電話告訴她可以領取單程證了。一聽到這消息,阿儀高興得和身邊的大姐擊掌抱作一團,也第一時間致電給我。

現在阿儀、兒子及女兒一起住在新界的村屋,癌病也康復得甚佳。雖然要省吃儉用,但她很知足,全副心思放在養育兩名小孩身上,可幸他們都很懂事,成績優異。現在阿儀不時為各社會服務機構當義工,也以過來人身份鼓勵跨境及新來港家庭不要放棄,以自己的經歷激勵其他有困難的家庭,更信了主,常探訪其他家庭傳福音。她也很積極參加家長管教講座及家庭活動,讓兩名孩子過着正常穩定,且心靈富足的生活。現在阿儀的內心平靜、喜樂和充滿感恩,也無私地把其經歷及喜悅與他人分享。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