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1-06-15 12:28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33期 2011年5月
專題——講孩–港孩

為單親跨境家庭尋出路

撰文: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家庭及社區)主任鄧仲華

根據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估算,現時約有五千至一萬個單親跨境家庭,其子女是香港居民,而負有管養責任的內地家長卻因在港的配偶身故、離異或失蹤,不合資格申請「前往港澳通行證」(俗稱「單程證」)。這批單親家長(通常是母親)只好長期續領「往來港澳通行程」(俗稱「雙程證」)赴港照顧子女,由於他們不能在港工作,又不受社會福利保障,每當遇有困難,往往是求助無門。另一方面,由於子女沒有內地戶籍,在使用醫療、教育、住房等公共服務均存在問題,以致無法返回內地生活。為了照顧子女,單親家長只好透過不斷續領雙程證,長期奔波兩地。這種跨境生活無論為單親家長和其子女都會帶來生理、心理和經濟上的沉重負擔。

現有政策的盲點

根據《中國公民因私事往來香港地區或澳門地區的暫行管理辦法》(下稱《管理辦法》),內地居民需要申辦「單程證」赴港定居。現時,每日的單程證名額是150個,子女及配偶輪候時間分別約2至3年及4至5年,子女一般先於家長取得單程證。輪候期間,內地家人可以申請「雙程證」前往香港短期探親。

由於內地配偶只適用以「夫妻團聚」名義申請赴港,《管理辦法》並無「家長赴港照顧子女」的一類,所以若在輪候期間,港方配偶身故、失蹤或夫妻離異,「夫妻團聚」的申請即告無效。即使單親家長負有管養在港子女責任,在現行制度下是苦無對策。另外,雖然內地公安部門於2009年底推行了「一年多次往返簽注」政策,但卻只能照顧「正在輪候單程證」的內地配偶,這批單親家長亦未能受惠。

單親跨境家庭的困境

理論上,有困難的單親家長可向內地部門申請酌情處理,然而中央嚴格管理單程證的審批工作,所有酌情審批皆經由中央機關處理,按前線社工表示,獲酌情簽發單程證的數字實在很少。另外,縱使地方政府有權酌情審批雙程證,這卻衍生了審批程序不規範、不透明、證件有效期長短不一、辦證需時不同等問題。部分家長更反映,某些地方官員不但諸多阻攔,甚或苛索利益,情況令他們苦不堪言。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於2011年初曾進行調查,超過8成受訪的內地單親家長每次留港限期是90天,約有一成受訪者的留港限期卻是30天或以下,而每次返回戶籍地續證需時約13日左右(包括交通時間)。單親家長本已壓力較重,理應集中精力照顧子女,可是由於政策的盲點,政務管理不完善,他們需要分心費力在內地奔波,花錢耗時在辦雙程證的事務,嚴重影響家庭功能。

回鄉續證還有另一難題。若遇上續證時限在學期之中,子女如要跟隨家長返回內地續證,便要缺課數日至數週,再加上回鄉時間長,旅費高,部分家長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無奈獨留子女在港。這對兒童的身心健康、學業和家庭經濟都明顯造成不良影響。

留港生活苦,回鄉定居也是說易行難。綜觀內地的戶籍法規,地方政府絕少向擁有港人身份的兒童提供教育、醫療、社會保障等等公共支援,除非內地家長經濟實力穩健,否則,三餐一宿也是問題。因為政策的盲點,跨境單親家庭唯有在縫隙中掙扎求存。

支援跨境單親家庭是兩地政府的共同責任

回歸至今已經14年,內地和香港的交往愈來愈密切,訂立於80年代的《管理辦法》已經無法滿足社會形勢發展。解決政策盲點,鞏固家庭功能,支援兒童發展是兩地政府的共同責任,就此,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和業界提出5點建議:

  1. 在《管理辦法》中增設「單親家長赴港照顧在港未成年子女」類別,利用單程證的剩餘名額,簽發單程證予單親家長赴港照顧未成年子女;
  2. 實施「家庭為審批單元」,統一審批和發證港人內地配偶與親生子女單程證;
  3. 將「一年多次往返簽注」雙程證擴展至所有需要赴港照顧子女的內地家長;
  4. 建議於深圳市設辦公廳,為負有管養或扶養責任「經常赴港人員」親屬等人簽發或續簽雙程證;
  5. 落實政務公開,使審批雙程證的程式規範化和透明化,省級公安單位訂立全省統一的簽發準則及收費標準,遏止違規行為。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