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1-05-16 16:55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32期 2011年4月
專題——講孩–港孩

兩難之間:放手?不放手

撰文: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林靜雯

甚麼是教養兒童應行之道?甚麼是正確的教養方法?相信很多父母都希望能掌握一套正確而有效的育兒和教養方法。美國華爾街期刊(The Wall Street Journal)轉載華裔耶魯法律教授Amy Chua 寫的一篇標題:「為甚麼中國媽媽比較優秀?」(Why Chinese Mothers are Superior?)一文,文章中Amy以自己的經驗,表揚東方人的傳統教育方法,推崇嚴厲的管教方法。儘管她提倡的教育態度有很大的爭議和討論,文章確實引起很大的迴響,亦提供了一個機會讓教育工作者和父母們反思教養之道。

近年來,聽到很多關於「港孩」 (指自理和自立能力極低的香港孩子),「千禧年孩子」(指出生於1982至2000年成長於網絡電子遊戲及流行文化的青年),「直升機父母」( 指常偵測子女,如直升機般在子女頭上盤旋,過分保護的父母),「老虎媽媽」(嚴厲地要求孩子學習,希望培養出完美孩子的媽媽),「怪獸家長」(常常投訴、過度保護、重點栽培及干涉過度的家長)等形容詞,這些不同的名詞,非常生動地描繪了目前家長教養子女的態度,亦在訴說一個現象,便是對當下家長的管教方法的控訴,覺得今時今日的家長,對孩子們照顧有加,過分保護,造成孩子的依賴和缺乏學習解決問題的機會,但父母同時又對孩子有很高甚至不切實際的要求和期望,為孩子安排各種的學習課程,期望子女能「贏在起跑線」,造成孩子的壓力和影響孩子的健康成長。

為何「不」放手

家長們要懂得「放手」,亦要懂得尊重子女的意願。在教養過程中,要培養子女良好品德和解決問題能力。為人父母者,亦要學習容讓子女有空間,明白子女是一個獨立的個體,這是家長教育者希望傳遞的訊息,亦是很多家長都明白的教養之道。但值得關注的是:為甚麼很多家長在理性和認知上明白教養原則和放手的重要,但卻不能放手?有甚麼原因令家長們不能或不願放手呢?

無可否認,部分家長可能是由於個人的因素,例如望子成龍的心態,希望子女完成他未了的心願或是把個人價值觀投射在子女身上,而造成過分保護的表現。但當此現象日益普遍,當我們身邊愈來愈多港孩和直升機父母時,是否反映問題非單是個別父母的教養之道,現象背後其實具有更深層的意義值得我們關注。

「直升機父母」源自美國「九一一」事件(Pricea, 2008),當年家長恐慌過度,產生懼怕和擔心,於是出現過分保護的行為反應。反觀在香港雖沒經歷「九一一」,而家長們的不安和恐懼,與美國的家長不遑多讓,是甚麼原因令香港父母誠惶誠恐,焦慮不安,加入直升機父母的行列?

從事家長教育多年,在與家長接觸的過程中,深深體會家長的難處和擔憂。有一對中產家庭的父母深深明白孩子健康成長的重要,故決定讓孩子有一個快樂的童年。於是便沒有安排孩子參加英語班或興趣班,亦沒有讓他小小年紀便開始學習樂器。在選擇幼兒園亦選擇了一間以活動教學和遊戲為主的學校。雖然孩子表現不錯,但最終由於未能展示一份個人選輯(Portfolio) 而被心儀的小學拒諸門外。經反省和其他家長勸喻後,他們明白如果希望子女在本地接受良好教育,能有競爭力和不被社會淘汰,便不能讓子女「輸在起跑線」。於是,他們便開始為子女未來計劃,希望能讓孩子有更強的競爭力,以迎接未來的挑戰。

不要「輸在起跑線」

上述情形並非單一例子,而是很多香港家長的想法和擔憂。不知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父母們非常擔心子女缺乏競爭力,擔心子女因為比別人遜色而未能在殘酷的社會中生存,更擔心子女會跌落在社會最低的階層而永無翻身機會。處於競爭劇烈的教育制度下和面對劇變的社會環境,家長們感到無助。基於恐懼和缺乏安全感,父母們應對的方法是不斷努力裝備子女,防範於未然,希望藉此為子女「增值」,好讓子女未來的路能較平坦順暢。但結果卻未如人願,好心做壞事,孕育了目前備受關注的依賴的一代。針對港孩,直升機父母和老虎媽媽等現象,家長工作者希望父母能反思個人的育兒觀念和希望他們能掌握正確教養兒童的方法。

但是需明白父母之道非單是技巧和方法,更重要是經歷一個由內而外的學習過程 (Lam, 2003)。一群焦慮的父母便會產生焦慮的教養方法,一群缺乏安全感的父母便會有過分保護的行為。在誠惶誠恐的狀態下,家長們未必能作出理性的回應。作為家長故然要反思育兒觀念和學習有效的教養之道,但除了家長們反思和學習外,家長工作者及社會人士亦需要以體諒的態度去明白家長面對的矛盾和掙扎。

同時,在個人、制度和宏觀層面等方面多管齊下,鼓勵家長放手之外,也要為家長和孩子們提供一個更具支持性的學校和社會環境,為孩子們提供更好的機會和成長空間,讓家長們能有安全感,從而慢慢放手。而孩子們亦能在一個健康的環境下成長。當然要達到上述目標並不容易,但我希望在思考直升機父母現象時,家庭工作者能摒棄傳統心理治療或是家庭學派指責家長 (parent blaming) 的主流看法(Barth, 1987) 檢視此現象背後的社會意義,同時從家長及社會層面作出有效回應。

參考書目:

  • Barth, F. d. (1987). Blaming the parents: psychoanalytic myth and language. The Annual Psychoanalysis, 17, 185-201.
  • Lam, C.M. (2003). Parent education: Vision and Revision. Asian Journal of Counseling 10 (2), 147-168.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