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1-03-04 12:33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30期 2011年2月
專題——老年痴呆症

缺乏長遠政策
政府應為老年痴呆症患者做些甚麼?

撰文:香港老年痴呆症協會總幹事 鍾愛英

隨着人口老化問題愈來愈嚴重,痴呆症所帶來的挑戰亦愈見明顯。加上獲頒諾貝爾物理學獎的高錕教授也不幸彌患此症,社會人士更多關注如何避免患上老年痴呆症及如何妥善照顧患者等問題。成就顯赫、貢獻非凡如高錕教授,於患病後也未獲政府在醫療及社區照顧上的任何支援,遑論一般社區上的病患者!特首於早前的施政報告當中對痴呆症的支援僅寥寥數語,表示會向資助安老院舍及長者日間護理中心,發放補助金或增加補助金額,為患者提供服務。發放補助金予安老院舍已是十年前開始的事,即過去十年以來,政府於痴呆症照顧方面,未有任何新政策或方案,這實在令人失望!

香港缺乏統一層面的痴呆症政策

香港沒有統一而全面的長遠痴呆症政策,就連提供相關的服務,也是沒有專責的政府部門負責統籌的。現時政府為痴呆症者提供的支援服務,涉及醫療及社會福利系統,包括醫療康復服務、院舍住宿服務、日間護理中心和家居照顧服務等,服務分別由食物衛生局和勞工及福利局兩個政策局負責,服務提供者包括醫院管理局、社署資助的眾多非政府機構和私營醫療及安老院舍服務單位。政策局相互之間缺乏緊密的合作及聯繫,溝通不足,各自為政,嚴格來說是沒有任何具體政策。

痴呆症患者與其他所有長期病患者在政府服務中都一樣,似乎沒有特別照顧需求。除醫療服務外,所有社會服務都由一個所謂「綜合服務模式」提供。所有申請長者服務的個案都要經過中央登記系統「安老服務統一評估機制」。長者的服務需要會被評估及優次分類,再轉介輪候相關服務。儘管政府聲稱已顧及長者的心理、社會需要,但在評估照顧需要時,卻主要集中在申請者的身體機能的缺陷或衰弱程度。於是早期及中期的痴呆症患者雖然認知能力受損,但因活動能力良好,往往未能獲得適切的照顧安排。這種「綜合服務模式」,忽略了老年痴呆症的具體照顧需要,阻延了病者康復或延緩病情惡化的可能。即使獲分配院舍宿位或日間護理中心服務,也是跟其他所有體弱長者接受同一照顧及治療活動。其實長者照顧服務應以用者為本,要顧及使用者的個別需要。早期及中期痴呆症病人應得到合適的訓練以維持他們日益衰退的認知能力,而不是卧床護理。政府應提供專門的日間護理中心及痴呆症院舍,在特定模式的安排下,接受認知訓練活動或入住設有符合需要的設施的小組院舍,以針對處理其病徵。

痴呆症患者需要甚麼?

痴呆症患者與其他體弱長期病患者不同,他們需要特別的非藥物治療活動。痴呆症特定模式服務如懷緬治療、音樂治療、藝術治療等非藥物治療活動,可有效地改善患者的生活及紓緩照顧者的負擔。目前只有寥寥幾間非資助機構提供此類專門的痴呆症日間中心服務,如香港老年痴呆症協會。此類中心與政府資助以偏重病體照顧的長者日間護理中心截然不同。多項國際研究皆證實,非藥物性治療活動配合痴呆症的藥物,可以達到更好的治療效果,有助改善患者日常生活功能、認知能力及情緒,同時減少患者對照顧者造成嚴重負擔的行為徵狀。同時可避免或延遲患者入住護理院,減少照顧成本。

儘管社署在2001年引入「照顧痴呆症患者補助金」,讓津貼院舍增聘額外員工以提升服務及為痴呆長者提供訓練,但未有顧及留在家中接受照顧的痴呆症患者。社區支援應包括向家庭發放護理者補助金,使痴呆症患者得到家庭成員的照顧而得以繼續在社區生活。而家庭照顧者可購買適切的社區支援服務,以減輕本身的工作壓力。政府應給予他們經濟上的實際支援,令他們可以全心全意地照顧患有痴呆症的家人。

另外加強醫護人員訓練、加強家庭醫生診斷及醫治痴呆症的角色、提升公眾教育、廣泛早期檢測及開拓多元化社區支援等都是刻不容緩的任務。

長遠而言,政府應為痴呆症訂立一套具體的政策,以應付因人口老化、患者增加,所產生的醫療、經濟及社會需求。此外,痴呆症其實是一個「家庭疾病」,除患者本身,其家人亦受到很大影響,因此在訂立政策的時候,應以家庭為本位,令患者「老有所依」;並且建立或重新檢視相關法例,以保障痴呆症患者的人身及財產不受侵犯,例如預前醫療指示、持久授權書及產業受託監管人命令等。

香港老年痴呆症協會期望政府能像其他先進國家,如丹麥、美國、日本等,及早訂立痴呆症照顧政策。這樣,不僅患者及其家人受惠,也令社區人士增加對此病的認識及關注。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