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1-03-01 12:31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29期 2011年1月
專題——器官捐贈

「君心換我心,新心銘謝忱」

撰文:香港心臟移植受惠者 黎先生
資料由醫院管理局器官移植聯絡服務提供

我雖是一個已婚並育有一子的中年男子,但在新心的路上,我只是一個不足十歲的小孩子!一切要從19年前的秋天說起。

無邊的秋愁

有一年年初因感冒病毒入侵心臟,引致心臟衰竭及肺積水。幸得及時就醫,撿回性命。心臟專科醫生稱我的心肌發炎及左心室肥大,需要長期服藥來控制病情。離開醫院後,我大抵如常般工作和生活,只是要特別注意飲食和作息。如是者,直至10年後,我的病情轉差,出現嚴重氣速、胃酸倒流和胸口常感到灼熱。多晚我都因氣速及胃氣不能入睡。我體重持續下降,身體經常冒出冷汗,談話和吞嚥都感到無氣無力。直至中秋節後,我終於抵受不住了,被送往急症室。醫生診斷出我的心臟嚴重發大,因從X光肺片幾乎已看不見完整的肺臟了。

我在私家醫院接受了21天的治療後才回家。妻子陪我覆診時,我向醫生說自己現在雖然消瘦了,但感到很輕鬆,還走了幾條街來覆診,相信如多休息幾星期,應該至聖誕假後便可再工作。然而,醫生卻鄭重地說我已別無出路,只有換心才可續命。他將我轉介到葛量洪醫院輪候心臟移植手術。

我從沒有想過「心臟移植」這像天方夜譚般的事會落在我的身上。因為即使逝世者生前有登記捐贈器官的意願,家人亦要放下傳統觀念的束縛,但捐贈者的器官是否適合我的機率,是多麼的渺茫啊!我像是被判了有期的死刑!這是一個我沒有預期、極不願意但無奈必須接受的事實。離開診所後,我們夫妻各自開始默存心事。

妻子工作及兒子上學時,我獨留家中,盡力做好一切可能因自己離世後妻兒一下子解決不來的事情,例如為水費、電費等戶口轉名,找好咭數、為兒子到黃金商場裝砌一部電腦、整理及執拾證件、文件等工作。為了節省金錢及免卻手尾,我堅持不再僱用鐘點女傭,由我處理家務。我曾囑咐兒子放學後回家若看見爸爸坐在梳化上全無反應,不要害怕,立即報警。家裏的窗戶常開,但一家人都愁眉心鎖,清涼的秋風亦吹不散家裏密佈的愁雲。

一「心」何求

那年11月底,我被轉介到葛量洪醫院四樓進行各項醫學測試、打強心針及作好心理準備。家人、朋友、同事及醫護人員都非常關心和表示支持,但我深知換心機會渺茫,仍感到無望無助。在葛量洪的病榻上,憑窗外望,怡人的秋色盡入眼簾,但我腦海裏卻不停地回顧一生、盼望、禱告、後悔、許諾……每當念到妻子及剛升上中一的兒子日後的生活,百般哀愁在心頭!

走過死蔭的幽谷

在聖誕假將盡時,妻子和我回到葛量洪覆診,醫生謂剛有人願意捐出心臟,她問我是否想換心及知否換心會帶來的後果。我毫不猶豫,欣然答應,但醫生說還要等待該心臟的化驗結果。

我在家裏的日子,從互聯網中得知成功換心是以終生接受藥物治療來換取有限的性命 ( Trade life with life-long medication ),而一般來說,大部分換心人可存活五年。對我而言,若能成功換心,我只渴望能活見兒子中學畢業!

當天晚上七時許,我得知我將可接受移植那個心臟。手術由晚上10時至第二天早上3時,期間我全無知覺。醒來時我已躺在深切治療部,口裏插滿喉管,雖不能作聲,但感到萬分奇妙和欣慰!這是我一生人萬萬想不到的,我感恩成為了一個「換心人」。

在深切治療部,物理治療師不停為我按摩雙腳,以免血管栓塞。第二天,我被轉到隔離病房,接受治療、藥物和運動訓練。15天後,我回到家裏,就像一個新生的嬰兒,我要學習適應新的生活模式,包括藥物、飲食、運動和工作。我帶着這顆「新心」,以新的角度認識自己和探知世界。

在休假的三個月內,我要經常佩戴口罩,除往返醫院外,不能外出,以防感染。之後,我回到工作崗位。除了定時服藥、定期覆診和多注意衞生和飲食外,日常的生活可謂與一般人無異。

捐贈者的良好意願和其家人的適時決定改寫了我的命運,把我和我的一家從崩潰的邊緣挽回來,我在等待死亡時的恐懼、輪候換心時的憂慮都一掃而空。我萬分感恩,兒子能在完整的家庭中成長。今年他已完成大學二年級了;而我亦已工作滿8年了。

義不容「遲」

2010年1月,我辭退了工作,為參加7月在天津舉行的〈第四屆中國移植人士運動會〉作準備。

在10月至12月期間,我和部分器官移植受惠者參加了醫管局舉辦的器官捐贈內部推廣義工行列,有幸遇見和認識來自不同部門協助器官移植的醫護人員。原來他們是隨時候命的。每當遇上有合適的器官供移植時,會日以繼夜進行轉介、化驗和聯絡捐贈者家屬的工作,分秒必爭。由此可見,一個器官的移植,除倚仗捐贈者和其家屬的配合外,更有賴一大班醫護人員的專業和合作,互不可缺。對這得來不易及成功移植的器官,我們都深感要萬分珍惜和愛護有加。

「逝者遺愛,無悔今生!受者惜生,活出更精彩的人生」

在此,我衷心感謝捐贈者和他的家人無私的奉獻,以及醫護人員的努力和關顧。在往後的日子,我會盡力保有健康,以見證和義務工作,回饋社會,讓更多的人認識器官捐贈的意義,就是透過捐贈合適的器官救生命,把一個生命的終點,轉為另一個人生的起點,捐贈者及受惠者都貢獻社會,發揚人類無私大愛的本能!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