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1-03-01 12:29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29期 2011年1月
專題——器官捐贈

重生

撰文:器官捐贈家人 黃女士
資料由醫院管理局器官移植聯絡服務提供

面對即將結束的生命,身邊的親人可以為他們做些甚麼事呢?作為一個普通市民,又可以為社會做些甚麼事呢?

自懂事以來,學業、事業、婚姻生活都平穩度過,身體亦算健康,沒有多大的煩惱,以為人生就如斯而過。踏入中年後,開始為晚年籌謀。

可是命運非自己所想!四年前,我丈夫遇上意外,突然離我而去。自此我的生命起了重大改變。他是因腦幹死亡而離世的,在醫學上,生命雖然結束;但器官仍未衰竭,還可以移植到那些等待器官移植的垂危病人身上,讓受惠者有重生的機會。

先夫突然離世

親人突然逝世,感覺是痛苦萬分,不知所措,原本是幫助別人的善心也不翼而飛。面對離別的痛苦、不捨、心亂如麻,和傷痛的環境下,又有多少人可以作出捐贈器官的決定呢?再加上中國人傳統全屍的觀念,又或者不想傷害去世的家人,及種種對器官捐贈的誤解,以致很多器官衰竭的病患者因等待不到器官而離世。

當時的我,腦海裏清晰地明白先夫的死是改變不了的事實,在我心內有一股強烈的使命感,將他身上健康而自己又用不着的器官留給有需要的人,讓他遺愛人間,不但救活他人,亦令數個家庭逃離喪親的痛苦,我真感激器官移植聯絡主任給我的一個選擇—器官捐贈。

回想多年前,我已認識器官捐贈,並已簽妥器官捐贈咭,安放在錢包內。可是我的丈夫是一個普通人,任何有關死亡的事,他都很不願意談論。當我決定簽署器官捐贈咭時,他沒有反對;我也沒有強迫他跟我一同簽署。雖然我的丈夫沒有簽署器官捐贈咭,但為了幫助那在死亡邊緣徘徊的病人,最後我決定捐出丈夫的器官。

試想想,當一個人在幸福安逸的生活中度過,就會忽略社會另一個角落裡的一些不幸人。這等於當貧窮和疾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時,就會變得重要,這一次的打擊就讓我體現到這個道理。

老伴捨我而去,未來的日子也要繼續生活,工作只有如常,不能放棄,否則,經濟也成問題。每天不停地回憶丈夫生前的好,怪自己不懂珍惜,心中的苦、孤單恐懼、徬徨、令身體出現毛病,需要做手術。理性上,我知道手術一定成功,但我亦無懼死亡,心想隨丈夫而逝,豈不是更好?

此時心理、生理,都非常脆弱,每天都渴望有人來電傾談,但都不能填補丈夫在心靈上的空間。我整天胡思亂想,只渴求夢中相遇。每天,我總會怪責自己太懶惰、太不懂愛;常常把想做的事情留待明天才做,但原來有些事明天已做不到了。因為當時我從來沒有想過「人」 可以昨天還活着,今天竟已成為故人。

遺愛人間

有一天,伊利沙伯醫院器官移植聯絡主任黃姑娘致電給我,用她那溫柔的聲音,慰問我的近況,使我覺得世上多了一位親人,她鼓勵我參加一些為器官捐贈家庭及受惠者的活動,教我真正認識,世上有一群在死亡邊緣徘徊的病人,他們藉着移植器官而重生。我非常感恩,當黃姑娘提出器官捐贈一事時,我沒有猶豫,就一口答應了,至今亦深信這是為丈夫做的最後和最完滿的一件事。

現在,我有穩定的信仰生活,自我的姐姐帶領我認識主耶穌基督,得到祂的憐憫、帶領、看顧、學習在患難之中有忍耐,有喜樂及永遠的盼望,不再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世上的生命是上帝所賦予的,願我們能夠愛人如己,放下自己,服侍有需要的人,亦為離世的親人在地上留下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在我無數的夢中,我見到丈夫非常快樂,沒有怨恨,我非常感恩,我現在亦十分積極參與受惠者及捐贈家庭的活動,一方面,感受到受惠者對無私奉獻的捐贈家庭的衷心感激,教我忘記悲傷,努力面前;另一方面,亦擴闊了自己生活的圈子。

願大家為自己及家人預早作出決定,簽妥器官捐贈咭或登記中央器官捐贈名冊,為有需要的人士貢獻身心,但也請大家務必注意自己的健康,不要成為受惠者啊!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