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0-11-18 11:11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26期 2010年10月
專題——社工資格的門檻

為何機構要以社會工作學士作為社工職位門檻?

撰文:本處行政總裁吳水麗
整理:本處新聞主任何心怡

現時的註冊社工都是在按社會工作註冊條例成立的社會工作者註冊局登記註冊的,而該局認可之學歷資格,除了認可的學士學位以外,亦包括認可的社工文憑和副學士學位,不過本處對社工職位的基本要求之一是具社會工作學士學位學歷的註冊社工,因我認為這是基本的要求,現時的制度或政策仍未做到這標準,但在這個制度未改變之前,我們希望由自己機構做起,因為這是一個負責任的做法。而我們為何要這樣做,主要有六個原因。

第一,歷史發展。社會工作是由歐美傳來的,在美國早期是需具備碩士資格才能成為社工,但本港的社工基於歷史原因,註冊社工的門檻設於文憑或副學士。這是因當時本地對社工的需求很大,而學位有限,因此出現一些按學位課程設計的社工課程,但由於當時專上學院尚未升格成為大學,這些課程只被承認為文憑課程。另一種就是社署訓練組成立的社會工作訓練學院,因當時社會對青年工作者有不斷增加的需求,而產生了一些專門性的實務課程,例如青年工作文憑課程,後來這更發展成為社會工作文憑。其後學制改變,不少大專院校升格為大學,社會工作訓練學院亦加入成為理工大學的一部分,即現時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的前身。在香港,文憑社工教育是歷史上的產品,並不是一開始就著意發展的一個層次。現時的條件和社會環境都已經改變,大專院校亦能提供更多的學位課程,那麼是否仍要依循舊有的模式,實在令人存疑。

第二,專業需要。學士是一個全人的教育,一般而言專業應是讀完學士後再取得碩士等更高的學歷,以臨床心理學家為例,必須碩士畢業才有資格成為臨床心理學家。另外,社會工作者面對許多複雜的社會處境,理應需要更高的成熟度和視野,文憑能教一些實務和方法性的東西,但穩固的基礎和廣濶的視野卻需要透過大學教育取得。社會工作專業需不斷地持續進修,進一步裝備自己,學位是基礎,所以說學士是一個「最低消費」。

第三,善用資源。從青年人的夢想或理想來看,今天年輕人大多不會滿足於文憑的教育水平,就算讀完文憑,也會繼續再讀學位課程,而這就涉及了第四個原因,就是如果學位是成為社會工作者一個最基本的條件,那麼為甚麼要訓練副學士或文憑,而不是直接讀大學呢?事實上,修讀副學士、文憑後再升大學所用的資源比直接讀大學更多,有沒有需要走這麼長的路來訓練呢?從社會資源的分配來講,這其實是浪費的。

第五,社會要求。社會不斷進步,對於專業人士的學歷要求亦相應提高。其他的專業,如教育、醫護都是走向學位化,社會工作者專業沒有理由停留於副學士或文憑,而應回應社會對專業社工愈來愈高的要求。

第六,大勢所趨。從大學教育來說,以大學的願景和目標來看,是會朝向更高的學歷如碩士、博士發展,長遠下去,學歷愈低就愈容易被淘汰,這是大勢所趨,我們必須正視。

基於以上幾個理由,我認為註冊局應從促檢討社工資格的門檻,將註冊的資格訂於社工學位。註冊局需要時間去改變,但僱主亦可首先做個負責任的僱主,只聘請具學位資格的社工。當然基於歷史的原因,我們不主張一刀切地將文憑社工摒諸門外,較合宜的作法是仍在機構工作的社工依然可以繼續工作,但機構同時亦應為他們提供機會與支持,令這些同事最終能取得學位,再加上退休等自然流失,最後達到社會工作學位化的進程。

有人擔心改革會影響辦副學士或文憑的院校,我認為這是一個市場定位的問題,社會服務界除了社工以外,亦有許多不同的職位,這些院校一樣可以訓練社會福利員/活動助理等文憑,令二者之間的分工更為清晰,這亦會為社會服務界提供更多優質的人才。

以本處來說,我們的目標是提供優質的社會服務,固此人才更相形重要,尤其是在目前的制度下,機構是有彈性去處理資源的問題,機構不應被迫做一些達不到自己標準的事,而犧牲服務質素。機構自己要訂下怎樣的標準,問題在於怎樣看社工資格門檻對服務的重要性有多大。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