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0-09-07 12:51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23期 2010年7月
專題——向義工致敬

「零焦距」義工攝影隊攝出社會關懷

鳴謝:「零焦距」義工攝影隊會長黃世龍
採訪及撰稿:本處新聞主任何心怡

暑假書展期間,少女模特兒被拒於門外引起爭議,她們所到之處,除了焦聚了傳媒的鎂光燈,亦引來一班「龍友」(即一班業餘沙龍攝影愛好者),圍着其身邊狂拍。現實中,攝影發燒友絕不止一些網民所說的「影女狂」,其實還有一班有心的攝影愛好者,他們拍攝的對象不只是遊戲展或產品宣傳活動的美少女,而是社會福利機構的活動、典禮和服務對象的倩影,這班攝影愛好者不叫「龍友」,而是叫做「零焦距」義工攝影隊。

「零焦距」義工攝影隊(下稱「零焦距」)的會長黃世龍(下稱:Currency),七年前與其他3個成員組成「零焦距」。當時一班人因曬相聚在一起聊天,大家覺得單單拍攝「靚女」,她們會多謝你,但很快就不記得你了,可是若幫助社會上的人,你可能只是幫助他們一次,但他們已經無限感激。後來大家都認為既然有資源和技術,倒不如幫助有需要的人,最後就想到透過協助社會服務機構拍攝,既可以用自己的專長幫人,也可以藉此增加更多不同的拍攝對象及攝影層面。創會成員也就是憑着這股熱心和衝勁,創立了「零焦距」。

貼錢拍攝無人信

初成立「零焦距」時,最大的難題是未能與社會服務機構、學校等(下統稱「機構」)建立信任關係,許多機構一開始時都不大相信有義工會貼錢協助拍攝,不過後來因為一個社工朋友的介紹,他們第一次協助「健康快車」拍攝步行籌款,機構發覺這班義工竟然會帶來頂級的攝影器材,而且拍攝的相片質素比在外面請來的收費攝影師還要好,更真是出錢出力地無償幫助,所以不但認同他們的工作,亦建立了口碑,並以一傳十、十傳百的速度傳開。

黃世龍更說:「創會一年間,義工隊的人數由4人漸漸發展至20多人,我們並登記為註冊社團,後來為了擴展義工隊的人數,我們曾籌辦4個大型戶外攝影活動,自資請了10個模特兒,又於攝影論壇中大力宣傳,吸引過百位攝影發燒友到場拍攝,招募了不少攝影義工。」為了達致與機構的互信,會長黃世龍專務建立及發展義工隊與不同機構的關係,但亦因此無暇凝聚新加入的義工成員。雖然最後一大班會員其後另組收費影會,令「零焦距」的義工會員人數一度大減,但2006年隨着與外界關係慢慢的建立,義工隊服務的機構對象愈來愈多元化,也吸納了另一班新加入的成員,更服務至今。

「零焦距」的全盛時期,成員高達600人,但真正活躍的成員只有40至50人。為了便於統籌,義工隊以最簡單的方式處理機構的拍攝需求,即由其專屬電郵集中所有拍攝請求,再根據義工的意願及時間,配對人手。義工隊分成幾個小隊,每個小隊都有隊長,協助統籌攝影義工成員,拍攝整個活動過程。義工隊每次出隊,都會視乎該項目的規模,派出義工的數目。一般大型活動,通常至少會派出5至6名攝影義工。

Currency指出:「我們派出義工時,會考慮活動的場地、拍攝的目的及需要、每個義工不同的攝影專長、及所備有的攝影器材,來決定派出的人選及所需的攝影裝備。義工小隊亦會各自與個別機構建立關係及默契,作出更佳的配合。」經過數年的發展及累積與不同機構合作的經驗,義工隊的發展亦愈漸成熟。

年內服務至少超過百間機構

事實上,要維持七年不間斷的運作,絕非易事。隨着「零焦距」在社會服務界的知名度打開,義工隊協助的機構已超過100間。每間機構,一年間都有不少活動進行,不少都會找「零焦距」協助拍攝工作。據Currency說,一年有200日會派隊攝影,還不計同一日內可能會派出幾個小隊協助拍攝。

除了幫助社會福利界、教育界、環保組識、藝術團體拍攝活動相片以外,他們現在更走入幼兒學校教兒童拍攝;為機構舉行關於拍攝的培訓及講座;協助擔任攝影比賽的評判,和幫助一些機構的弱勢或地區人士提供職業培訓,組織攝影隊等,幫助弱勢及地區人士發揮潛能及提高自信,這些都令「零焦距」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Currency坦承雖然在與不同機構合作的過程,也會因一些問題而曾經有想放棄「零焦距」的念頭,但倒過來,義工隊的成員,也鼓勵他繼續堅持,因為他們也在義務工作的過程中得到滿足感,和拍到好相片。雖然過程中有苦有樂,但正如Currency所說,因為大家的堅持和支持,「零焦距」才可以繼續下去。他更千叮萬囑地對我說:「要記得幫我鳴謝由過去到現在所有的隊員,因為若非他們,今天就沒有『零焦距』了。」

「零焦距」義工成員與女星林嘉欣在慈善籌款活動中合影

向義工致敬

2008年與社聯合辦「邊緣香港」影展的評審團

向義工致敬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