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0-10-05 14:46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22期 2010年6月
專題—居家安老 老有所養

母親仍在的福氣

撰文:本處展華長者日間護理中心服務對象 卓靜文

政府於2009-10施政報告中承諾,要繼續投放更多資源支援居家安老的長者,一方面訂下未來長者政策的大方我母親是一個很聰明、勤力和有遠見的人,也是我最崇拜的一個人。我很小就出來工作,她教我要做一個有禮貌、努力,不要怕吃虧的人,不要吃人家的零食(怕我被人騙),所以到現在,我已五十幾歲,都不會吃人家的零食,因這是母親教我的。母親年輕時已很有遠見,她說生活艱難,不要生太多孩子,除我以外,我還有一對兄弟。五十年前,家裡條件不好,父母不但要供兩個兒子讀書,還要照顧大陸的外公和阿姨,很辛苦。

因為我年紀尚小時就已出來工作,天天都只會加班工作,沒時間與母親談心事,也不懂得向母親表達感受,總認為賺多點錢交給母親就可以,以致沒有時間向母親表達關愛,現在想起來總覺得有點難過。

提早退休照顧母親

兩位兄弟婚後搬走,而我工作了快三十年,自己又需要去大陸工作,每天朝七晚十一,非常辛苦,剩下父母兩個人,後來決定回流工作,不久我的父親離世,就剩下母親一個人。1996年,我年屆四十二,決定退休,陪伴母親,開始學習與她相處,但感覺有點疏離,總無法像弟弟與母親這麼親厚,1999年,母親身體突然出現問題,面部第七條神經線有輕微中風,引致說話不清,慶幸知道是由糖尿病引起,及時得到適當的治療,幾星期後已經好轉。2000年,母親身體開始轉差,出現善忘、失禁,說話的能力下降,我知道需要找醫療支援,以減慢母親衰退的速度,我帶母親做言語治療,去「記憶」診所做檢查,去理遺科(註1)改善失禁,並請社署安排往日間中心接受訓練減慢記憶衰退。

在與母親參與治療失禁運動時,理遺科姑娘指老人家有失禁問題,是衰退的開始,應先做好準備,安排申請安老院舍,因為申請往往要等六、七年,我當時理性上決定代母親申請。2007年,社署通知母親申請已獲批,當時心情七上八落,實在沒想過要母親去老人院,雖然母親身體狀況已轉差,還需要和家中各人商量。兩位兄弟並沒意見,說由我決定,後來我決定取消申請,主要的原因是她腦血管退化,影響她失去語言能力,不能和其他人溝通,留她在家中照顧,相信是最好的,能令她安心無憂地在家中終老,是我最大的心願,雖知道往後的生活,一定會出現困難,但我對自己說無問題,母親有我就可以了。

令人害怕的事情發生

問題很快就出現了,2008年,母親的健康急轉直下,因步履不穩跌倒,跌破額頭,縫了十三針,又跌傷手引致手臂骨裂。令人害怕的事是,她全身出現不明的瘀痕,抽血驗出血小板低,醫生說可能是血癌,要抽骨髓作進一步化驗,還好結果不是......,但她需要加服類固醇藥物,多吃含鐵質的食物,身體後來漸漸得到改善。

2009年尾,母親突然嘔吐入院,醫生向我提出母親如出現危險,問我同不同意不搶救,因為老人家年紀大,急救時可能造成新的創傷。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理性上認為自己可以接受,可是當答應醫生後,在回家的途中,心裡卻感到很難受。回到家中再收到另一位醫生來電,重覆上述問題要我再重申一次,當再一次確認後,心情突然下沉,好像是自己決定母親的生死,很傷心、很後悔。我自小出來工作,很少哭,但這次我哭得很傷心,不能原諒自己,害怕母親這次可能要離開我,雖然我知道這一天總會來到,我們也為母親置好了來生居所,到時需要的也一早做好準備,但難過的心情,總是揮之不去。

我每天去探望她,她的情況也開始穩定下來,只是進食太差。言語治療師建議母親用胃喉進食較適合,母親很快便適應餵食,不過卻出現低燒、水腫,有痰、咳嗽。我看到她抽痰時那麼辛苦,心裡很難過,又幫不到她。母親住院一個多月,我很緊張去學餵食,擔心很難,不過練習多了,有信心把母親接回家照顧。母親終於回家了,當母親回家那一天,原本很開心,豈知照顧好她吃奶後,到自己一個人食飯的時候,竟然食不下嚥,心情突然低落到像失去所有,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坐着吃飯,沒有心機看電視、隨之而來的還有失眠、血壓高、眼痛、全身都痛,整個人的心情都很差。我走去看醫生,醫生說我有情緒困擾,轉介我去看精神科,過了兩個月後,開始要自己適應下來,我還要照顧母親,不能倒下來,我已五十幾歲,母親還健在,已是一種莫大的福氣,經濟上有弟弟全力支持,令我可以安心把母親照顧好,雖然每次出院,醫護人員總建議我,不要勉強自己,但我還是希望自己有能力、和福氣,伴母親在家終老,可終生無悔。

註1:理遺科是本港醫護人員獨創的專科名稱,指專門處理大小便問題的專科。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