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0-10-05 14:45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22期 2010年6月
專題—居家安老 老有所養

從院舍至居家安老—長者的心態

鳴謝:本處雲漢長者地區中心服務對象姚美琼、余文汗和社工張燕琳
長發安老院服務對象錢漸安先生

政府於2009-10施政報告中承諾,要繼續投放更多資源支援居家安老的長者,一方面訂下未來長者政策的大方向,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應付在未來幾年,香港人口老化問題將會帶來的影響。政策之一是在未來兩年於需求較殷切的地區,增加資助長者日間護理服務的名額,以及擴展「護老培訓地區計劃」,從地區及鄰舍層面著手,加強對護老者的支援。這方面雖得到不少人的認同,但作為最主要受眾的長者和護老者的看法是怎樣呢?他們的心態又是如何呢?

在現行的政策下,長者如有護理的需要,或自己難以自理便需要進入院舍,但由於宿位有限,以致許多長者需要繼續留在社區接受照顧。大部分長者心底裏都希望能在家中養老,有需要入住院舍的大多是患上了老年痴呆症或者因病行動不方便,以致造成護老者壓力過大。不少仍老當益壯的長者,若能得到足夠的支援,便能在社區中養老,不但減輕了院舍宿位不足的壓力,也可以大大地幫助護老者,減輕其過重的壓力。

經常面對長者作出輪候何種服務選擇的長者中心個案服務社工張燕琳亦指出,其實每個輪候院舍服務的長者心理都不一樣,有的是有急切護理的需要,而家人無法提供全面的照顧;有的則尚能自理,輪候只是為了買個保險,以便日後若因身體老化而無法自理時,能得到較佳的照顧;也有的不喜歡住院舍或老人院的長者,縱使社區支援服務有限,也寧放棄入住院舍,繼續在區內居住。

事實上,若沒有足夠的社區服務支援,護老者會受到極大的壓力,70多歲的姚美琼,自丈夫中風後,就負起主要的照顧責任。由於其丈夫不願離開她的身邊,就算輪到宿位,也只好放棄或暫時保留其申請,待有急切需要時才使用。她說丈夫自83年中風後,經過醫務社工的轉介,開始使用日間護理中心的服務,自己才能有一些可休息及透氣的時間,並參與中心的活動及成為中心的義工。她指社區雖有家居照顧服務隊,但其實遠追不上需要,這是因為太多人使用家居照顧服務,以致家居照顧員可上門協助長者剪頭髮、沖身、或清潔家居的次數及時間都不足夠。她仍然要為丈夫較頻密地沖身、剪手甲、腳甲等,以防其身體狀況惡化。由於體力不繼、又不勝護理的壓力,姚女士曾嘗試說服丈夫到護理院,但最後都因丈夫對此大感不滿,向她大發脾氣,最終作罷。

亦有不少獨居長者寧可辛苦一點,也堅持要留在家中養老。78歲的余文汗,獨個兒居住,就算行動不方便,需用柺杖才能勉強走到附近的超級市場買麵包,自己不能煮飯,但他卻堅持不入住老人院,認為只要中心繼續提供送飯、陪診等服務,仍能幫助他熬一段時間,不用入住院舍,因此選擇繼續凍結其院舍輪候的申請。

至於最後選擇入住院舍的,有不少都是迫於無奈,當然部分人最後都能適應院舍生活,如82歲的錢漸與太太起初也很抗拒入住院舍,因為心底還是希望能與子女同住,但因為子女相繼有家庭,最後只好選擇與太太一起搬入院舍。

張燕琳亦指,儘管個案負責社工會在長者輪候院舍期間持續協助長者及其家人了解其服務需要,並為長者及其家人提供心理準備等輔導服務,部分長者在成功獲編配院舍服務時,由於時間匆促,要在三星期內確認有關之安排,對於長者來說,心理難以適應如此突然的轉變,部分長者亦會擔心一旦進入院舍,其原本入住的公屋便需要被收回,待發覺無法適應院舍生活時,卻又無法回頭,便會陷入兩難局面。有的更會因為這些擔心,而索性放棄入住院舍。

事實上,社區照顧仍有許多的服務限制,例如長者日間護理服務至下午三、四點,如家人或護老者需要工作,根本難以在該時間接送長者回家,不過由於局限於家居照顧服務隊有限的資源,和義工未能提供長期而持續的服務,除非本身有足夠的經濟能力,能請家傭照顧,一般基層的長者都會面臨無人接送,便無法使用日間護理服務的難題。

基於中國人老有所依,及與家人整整齊齊的完滿觀念,一般長者事實上都希望與家人同住,或者由家人照顧,安享晚年,故此完善的社區支援服務對長遠的長者政策及減輕護老者的壓力,確實非常重要。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