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0-07-21 14:39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22期 2010年6月
評論

防治虐老工作的再思

自2005年社署設立「虐待長者個案中央資料系統」開始,每年呈報數字只有四百多至六百多宗,而身體虐待、侵吞財產及精神虐待均高踞頭三位。其中身體虐待更每年名列第一,維持在三百宗以上。鑒於長者遭身體虐待較容易被發現,因而較受關注;相對其他虐老行為因較難察覺而較少得到報導。在華人社會中,虐老問題更因文化、認知等因素而備受忽略。

其實早於1999年夏季,美國紐約市所出版之「老人虐待與疏忽期刊」第10卷第3/4期(Journal of Elder Abuse & Neglect, vol. 10, no. 3/4)中,首次彙集多篇老人保護工作模式之專文,顯示長者被虐的學術研究及實務工作已走向由「確認老人虐待事實之存在」、「劃分老人虐待類型及特徵」、「探討老人虐待之施虐及受虐原因」、「創擬老人虐待理論」等階段,發展至「發展與設計老人保護工作模式」1。

而本港情況亦類近,本處於2002年獲社會福利署委託下完成『虐老防治計畫』,研究本港虐待長者的現象、為社會福利界編制一套跨專業的「處理虐老個案程序指引」和建立一個備有電腦程式的「虐待長者個案中央登記系統」。經過多年實踐後,應再向前邁進一步,嘗試進入「發展與設計老人保護工作模式」的階段 2。

根據以上的進程,本港的長者保護工作模式,可嘗試以兩個方向推行,第一是公共衛生模式,第二是擴濶成人保護條例或增加長者保護條例。

公共衛生模式通常有三層工作,第一層防治 (primary prevention) 主要是針對消除或減低危機因素 (risk factors),令問題不會出現。教育是其中一種方法,無論是正規教育或活動式的社區教育都是非常重要,通過認識及認知消除不恰當行為的出現;長者亦可在當中認識自己的權利、自我保護方法,減低危機的出現。

第二層防治 (secondary prevention) 是辨識及治療身懷危機因素或已出現早期問題徵兆的人士。在這個範疇上,主力還需要透過教育,讓當事人即長者,長者身邊的其他人士學懂辨識情况及知道治療的重要性,加上專業人士及早介入,確診其問題癥結,再對症下藥,減輕及防止問題持續惡化。例如香港現在正面對愈來愈多人士患上老年痴呆症,因認知不足,容易形成虐老定義中疏忽照顧的情况。

第三層防治 (tertiary prevention) 是終止已經發生的問題及防範其再次出現的可能性,同時協助受影響人士重回生活軌道。

例如透過輔導服務、短暫住宿服務、房屋政策、甚至法律等的配合,協助不幸遇上被虐的長者,能重度一個和諧及有尊嚴的晚年生活。

至於另外一個長者保護工作模式,擴濶成人保護條例或增加長者保護條例,則需要政府、法律界人士及大眾進行深入討論,例如評估使用上的困難、執行上的阻力等。

安老工作中,防治虐老不是一個新課題,經過逾十年的推廣及工作,應該是時候檢討過去,繼而探討未來工作目標,政府更應釐定政策的方向,為未來龐大的長者人口 ,建立一個安全、和諧、互助的安樂窩!

參考書目

  1. 蔡啟源(2005)。老人虐待與老人保護工作。台灣:社區發展季刊,108期,185-199。
  2.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頌和長者服務計畫(2009)。〈遺忘.告別~香港虐老個案與介入策略初探〉。香港: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