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0-05-26 12:49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20期 2010年4月
專題—生前身後

從照顧者的角度看:院友離世的反思及對服務的啟示

撰文:本處華康宿舍照顧經理(社會服務)嚴頴君

你認為「好死」是:

  • 死前唔駛受病痛長時間折磨
  • 臨死之前能夠盡量減少身體上的痛楚
  • 知道自己死唔會拖累家人
  • 臨終前生活各方面都唔駛靠人幫
  • 死前能夠同家人或親友和好
  • 知道自己唔駛擔心家人以後生活
  • 死前完成對家庭責任
  • 死前仍然夠得到其他人尊重
  • 死之前能夠完成埋沒了的心事
  • 諗番自己一生,會覺得活得好有意義
  • 死的時候,有家人係身邊陪住
  • 能夠生前安排或決定點處理自己身後事
  • 心理上已預備好自己將會死去
  • 死前有人肯聽自己講心事
  • 諗番自己一生,會覺得無咩遺憾
  • 死後身體完整
  • 能夠風光大葬

(善寧會,2004)

如果您有花點時間思考以上的句子,我衷心恭喜您,因為您已經突破了中國所謂「對死亡的禁忌」。

死亡:這麼遠,那麼近

院舍的工作拉近了我與「死亡」這位朋友的距離感,因為院友離逝是我們無法逃避的畫面,當人踏入耄耋之年,身體機能漸見衰退時,死亡自然會向我們招手。

在這裡,我親耳聽過一些院友說:「人人都有一死,我不怕!」、「我已經買好位,隨時可以去。」,亦有些院友表示對關於生死教育的活動感興趣,甚至叮囑我要給他們介紹更多的資訊呢!長者是忌諱死亡的一群嗎?或者你會覺得長者對死亡的不在乎是裝出來的,他們的內心仍然充滿着對死亡的恐懼。不過我認為縱使負面情緒仍在,但長者的表現也反映出他們明白死亡的必然性,所以用接納和坦然的態度面對,甚至慢慢地走出中國忌諱的框框。當服務使用者的想法改變時,若服務只會故步自封,是一種消極的逃避,相反,積極地高談生死可能是回應院友的新方向。

體現選擇,不再有憾

現時,大部分院友都願意立平安囑書(遺囑),在身前已經列明遺產的分配,好讓自己能不帶半點遺憾地離去。然一張平安囑書的覆蓋面是否可以更廣呢?

「好死」是去者能夠處理自己的身後事(註1);了卻生命的憾事能夠有效地減輕對死亡的恐懼(註2)。除了經濟層面的安排之外,院友可有更廣的考慮,例如死後各樣個人物品的處理﹑安葬的儀式、喪禮的佈置、喪禮的出席名單、甚至後人的紀念方法等,我相信這些具體的身後事安排有助填補遺憾。作為照顧者的我們可以做的是豐富院友對死亡資訊的認知,推動他們思考得更深入,記得曾經有一位院友被新興的花園葬所吸引,她離開的時候正選擇了花園葬。因為接觸和認識,讓人有選擇的機會,憾事亦少了。

永恆的尊嚴:紓緩服務

對於臨終的院友來說,甚麼是最重要的呢?擁有跨專業的團隊,提供身、心、社、靈的全人照顧,有身體上的紓緩,減輕痛苦,也有心靈上的紓緩,安慰心中的悲傷,這一切比勉力去延長院友的生命來得更為人道,更顯尊重,更富意義。此外,過去的經驗都讓我們體會到家人對臨終者的重要性,中國人以家為本,重視家庭的關係,能夠為臨終者及其家人提供陪伴的機會,在平靜和安祥中離去正是人生尊嚴的極大體現。

縱然他不能吃、不能喝、不能動、甚至快要走到生命的盡頭,但他仍然是一個有尊嚴的人,就讓他在寧靜中與親人手牽着手,在溫暖的空氣中拉上人生舞台的幔幕吧!

不褪色的生命:追思會

片刻的微風且能吹拂花兒,牽引種子,孕育繁花,何況這是活過的生命呢?除了帛金吉儀,我們還可多走一步,為已逝者舉辦追思會去回顧他/她的一生,衍生的不只是不捨之情,更可以有欣賞和讚美,讓院友向生命致敬,而從治療的角度看,這亦為其他院友提供了抒解心底情緒的機會。人死不能復生,但是如果已逝者的愛和智慧得以代代相傳,在我們的生活中延續蹤跡,那便是雖死猶生了。

「好死」的服務

每個院友的「好死」雖然不同,但我們都可以藉着服務的蛻變去讓「好死」兌現。正如上文所說,讓院友考慮金錢以外的遺囑安排,減少遺憾,為臨終的院友安排有尊嚴的服務;以及舉辦追思會,延續人的愛,深信這些服務都能夠幫助院友跟「死」握握手,做個「好」朋友。

「死……是人的限制;莊嚴地生存與善終……是人們的權利。」(Feifel, 1971)

現在,就讓我們在服務中體現人的價值和權利吧!


(註1)善寧會 (2004),香港人的死亡觀念調查。
(註2)周燕雯 (2010),美善生命計劃,生之路、死之道—本地生死教育的研究發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