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0-05-26 12:20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20期 2010年4月
專題—生前身後

長者如何看生前身後的準備

鳴謝:本處雲漢長者地區中心服務對象吳玉鳳和黃蓮珍婆婆接受採訪
整理及撰寫:本處新聞主任何心怡

生死教育在台灣及西方等地都有不少深入的討論,甚至在學校的常規課程也設有生命教育。但在香港,論生死卻仍然是不少人的禁忌話題。不過近幾年香港的一些社福或非牟利機構,也陸續開展了不少生死教育的工作,透過講座、體驗性的活動,例如帶長者參觀棺木廠、介紹安置骨灰的新方式、為長者拍照留下年老的最美一面、或者模擬葬禮,讓長者對身後的準備、殮葬儀式等有更多的認識。當長者了解更多的時候,就更能克服中國人對談生論死的禁忌,為此做好準備,走過人生最後的一程。

在一本出名的著作《相約星期二》裏面有一句名句,「明白死亡,你就學懂活著。」指的是惟有當人了解死亡是怎麼一回事,才會更懂得生存的意義。站在人生的邊上的長者,用他們數十年的人生,來體會生命的意義何在,到底他們是如何看待生死?是否仍如過去般因忌諱而視談生死為一禁忌,不敢將此宣之於口,或早已看透人生,處之泰然?本人走訪了兩位年屆六、七十的婆婆,兩人對談生死的開放態度,無疑叫人為愈漸普及的生死教育感到鼓舞,不過兩位長者亦強調這是因人而異,部分長者至今仍視死亡為忌諱,只不過因為現代長者接收有關資訊的渠道多了,例如在大眾媒體、長者中心的講座等地方聽得多也就看開了,對討論生死的態度亦較前開放,但對此不了解或少有機會接觸的長者,依然會比較封閉,視談生論死為「咒老人家」,很不吉利。

人對於死亡的恐懼,來自天性,所以願意直接去談的長者並不多,或許也在於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但訪問過後,我覺得一些長者對死亡的態度其實不如想像般保守,反而充滿了睿智、且包含了對子女的明白、體諒及深厚的感情。我們之間的對話,有如一封父母給子女的情書。

孩子:

最近我去聽一個講生前身後安排的講座,其實回來時我也很想跟你談談這些事,但看到你一聽到這事就顯得抗拒的樣子,我也卻步了。我知道你們覺得這還是些遙遠的事,不想這麼快面對,或許也怕提的時候,會傷到我的心。不過,其實我明白死亡是人生必經的過程,人死了就變為一縷輕煙,帶不走任何東西。所以我更珍惜現在,今天我還能走、能吃、能玩,我就會在我有生之年,好好地過我的生活,不讓生命帶有任何的後悔或遺憾。

人雖然是在嚎哭中來到人世,但有一天若離世時,如果可以的話,我會選擇靜靜地離去,乾手淨腳,不帶走半點塵埃。我不想看到你們為了病得只剩下軀殼的我,而奔波勞累,如果要我看着你們辛苦得不成人形,我寧願能打針安安樂樂地去。我不需要你們為我舉行甚麼鋪張的葬禮,甚至連守夜也不用。這些都只是形式上的東西,真正重要的,是讓我知道你們生活得很好。

我唯一最擔憂的是你們能不能好好地照顧自己,在外面吃飯應酬,營養不足、味精又多,你們自己又很少煲湯水滋潤,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們身邊的時候,你們要學會好好地照顧自己,因為母親不可能一世都陪着你們。

我知道在我走的一刻,你們會感到腦袋一片空白、傷心、徬徨,不知如何是好,始終你們沒有經驗,或許會因為不懂得辦各種手續和之後各項的安排,而容易被人欺騙,任人擺佈,招致損失。所以我很希望能有一些有心或非營利的機構,透過講座或活動來告訴我們或你們應該留意些甚麼,或提供一條龍的服務給你們,不致當事情來到時,你們會感到手足無措和煩憂。

最後,母親明白你們年輕一代與我們這年代的人所面對的困難及挑戰都不一樣,當你們面對社會劇烈的競爭,和碰到人生的難題時,有時會因為經歷太少,顯得脆弱,但我希望你們能學懂克服困難,對於我們來說,死亡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不懂得珍惜生命。我們走了大半人生,明白做人要隨遇而安,不需要太執著,做人「搓得圓按得扁」,不需要想太多,最重要的是能好好地、開開心心過日子已是人生最大的滿足,希望大家能一起共勉之。

母親上

如何面對死亡,從古至今都是人類面對的其中一個最大困惑,因為我們不可能逃避死亡,也恐懼死亡。但到了今天,我們不但要面對它,甚至要談論它,預備它,因為只有正面地面對它,才能減少恐懼。這也難怪生死教育,不斷地深化人們對於死亡的思考,惟如此,我們才會更懂得「生」,也沒那麼怕「死」了。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