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0-05-26 12:07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20期 2010年4月
評論

對《在香港引入預設醫療指示概念》的意見

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在2006年8月發表了《醫療上的代作決定及預設指示報告書》(《報告書》)。《報告書》其中檢討的事宜包括檢討「個人在精神上有能力作決定時,就自己一旦無能力作決定時希望接受的健康護理或醫療方式作出預設醫療指示」。

本處認為在香港引入預設醫療指示可能引起的最大爭議是「預設醫療指示」與「安樂死」的分別。雖然在諮詢文件中, 政府已清楚列明「預設醫療指示」並不等同「安樂死」,而且「安樂死」在本港依然屬違法,但是在「預設醫療指示」與「安樂死」的實行上其實存有不少灰色地帶。例如在「預設醫療指示」中,任何人可訂立在病情到了末期、陷於不可逆轉的昏迷或處於持續植物人狀況時,除了基本護理和紓緩治療外 (如給水濕潤嘴唇),拒絕接受任何維持生命的治療 (如拒絕以呼吸機或心肺復蘇法維持生命)。而「安樂死」則包括主動及被動安樂死,當中「被動安樂死」一般被界定為中止維持病人生命的措施,任由病人自行死亡。

從定義上的比較,「預設醫療指示」與 「被動安樂死」的最主要分別在於「預設醫療指示」並不是「被動」,病人可積極地表明自己的指示及治療意願。但是此種分別往往會令市民大眾帶來混淆。因此為避免市民希望通過訂定預設醫療指示,從而達到「被動安樂死」的類似效果,政府應清楚列明「預設醫療指示」的定義及與「被動安樂死」的分別。

政府亦應增加「預設醫療指示」的公眾教育,並以實際例子教育市民,增加他們對「預設醫療指示」的認識及其與「安樂死」的分別。當中,本處特別關注市民是否有足夠能力自決是否需要「設定預設醫療指示」。因此,本處建議政府應加強教育市民對「設定預設醫療指示」的好處及認識需承擔的風險,而且此亦可減低在日後有關指示需要生效時,醫護人員與病人家屬之間的爭議。

本處贊同政府在公立醫院推行「設定預設醫療指示」制度,讓不同階層人士均可獲得訂立「設定預設醫療指示」的權利。但是這項措施可能會增加現有醫護人員的工作壓力,例如在實施「設定預設醫療指示」後,如大量有需要的市民到政府醫院要求訂立有關醫療指示,現有的醫療資源可能並不能應付所有申請。因此政府應在實施「設定預設醫療指示」前,研究現有醫療系統對實施「設定預設醫療指示」所能承受的能力,從而避免有需要的人士最終因資源問題而不能獲得應有的服務。

在諮詢文件中,政府並沒有就「設定預設醫療指示」是否需要向訂立者收取費用進行建議,本處建議以公平及平等的原則,政府應在公立醫院為所有有需要的人士免費提供訂立「設定預設醫療指示」的服務。另外,有需要人士如以私人執業的醫生協助訂立「設定預設醫療指示」,有關收費可由市場自由釐定。

另外,本處認為「設定預設醫療指示」是為了保障病人對自己在病危時能有尊嚴地自決其治療方法的權利。因此,本處建議在推行「設定預設醫療指示」前,政府應設法防止濫用「設定預設醫療指示」的情況,例如一些希望以自殺了結生命的人士,在自殺前預先設定預設醫療指示,從而令自殺不遂時可以以「設定預設醫療指示」達到了結生命的目的。

最後, 本處建議除「設定預設醫療指示」的當事人在訂定指示時需被證明精神上有決定能力外,獨立見證人亦應被證明有同樣的決定能力,從而減低日後有關指示需要生效時有可能引申的爭議。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