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0-04-23 15:27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19期 2010年3月
專題—九十後的絕世好工

社會福利從業員眼中的九十後青年僱員

撰文:本處學校社會工作服務 督導主任 盧松標 / 學校社工周卓華

在2010年剛開始不久,在報章上讀到了這樣的一篇報導:“全球最筍工得主,日日做足19小時,完成半年合約,歎工作「不好做」”(明報4/1/2010)。猶記得當初澳州昆士蘭省在網上招聘大堡礁保育員,半年合約,薪酬達15萬澳元,包括享用無敵靚景別墅大屋及各項不同福利,而工作,就是每天“遊山玩水”,及用各式各樣的途徑,向世界推廣昆士蘭的旅遊業。這個招聘廣告一出,隨即成為全球熱話。

不同地方的人士爭相申請這份被喻為全球絕世好工!最後,這份工作由英國人Ben Southall奪得。事實上,這份工作確實滿足了一般打工仔心中夢寐以求的條件,包括薪酬待遇優厚,工作內容多姿多采及充滿挑戰性,也有很大的彈性及發揮空間,每天到不同地方體驗,向他人推廣保育訊息,所有安排全由自己決定。亦有很多人認為這份工作可以讓喜歡旅遊及體驗生活的人“寓興趣於工作”,實是難能可貴。只是沒想到絕世好工的得主Ben Southall,在完成工作的同時,竟然得出了一句“不好做”的結論,確是出人意表!

看完這篇報導,不禁要問一句,到底世界上,甚至在香港這個地方,到底還有沒有絕世好工,特別是一群將來承擔香港的九十後的青少年人,他們又有怎樣的看法?近日,我有機會向身邊一班為學校提供服務的同事,搜集他們對九十後的青少年人對“絕世好工”的看法。

九十後要求待遇好福利高?

雖然不同的同事在不同的環境及崗位上工作,但有趣的是他們對“絕世好工”的意見是一致的!他們普遍認為九十後的青少年人,期望一份絕世好工,是要有優厚的待遇及福利,工時不長,而工作量及須負責的工作不多。此外,同事亦認為一份絕世好工,包括了良好的同事關係,並在工作中發揮到自己的能力,得到滿足感及成功感。亦有同工提到九十後的青少年人極重視與網絡的聯繫,不期望因要工作而造成阻隔,所以期望上班時可以上網,MSN、SMS或上Facebook繼續栽種Happy Farm的蘿蔔。

可惜的是,雖然大部分年青人對絕世好工充滿憧憬及期望,大部分人都意識到香港,根本就沒有絕世好工這回事,在成年人口中已認知到,香港是一個充滿競爭的社會,一般公司追求成本效益的商業化管理,縮減人手,增加工作量,單單看自己父母的工作生涯,極重的工作壓力,日日加班超時工作,父母的無奈和投訴,對九十後的青少年人來講,一定不會陌生,而這亦反映出要在香港找到一份合乎他們期望的絕世好工,確是十分困難。

九十後的絕世好工求的是安穩生活

聽着同事的分享,感覺到九十後的青少年人要爭取到一份絕世好工,機會率似乎比中六合彩還要渺茫!雖然好職難求,但若真的給九十後的青少年人做到一份絕世好工,對他們的生活又會有甚麼影響,同事的回應也是有一點出乎意料之外。九十後的青少年人其實並不一定想追求奢華的生活,渴望能有“優厚報酬”,他們只想為家人和自己有一個安穩的生活。得到絕世好工後,生活壓力可以減少,可以有更多時間享受生活。聽到這裡,不禁想到,是否真的要有一份絕世好工,才可以過到九十後少年人渴望的生活?幸好,答案似乎不是這樣。再次翻看Ben Southall的報導,他得到全球人們羨慕的絕世好工,但每天卻要工作19小時,最後只覺得好工不好做。

與Ben Southall那篇報導差不多同期刊出的,是另一篇關於中環戲院里8號鞋匠獲發牌繼續營業的新聞。當中訪問了一位鞋匠楊伯,他說自己甚麼也不識,只懂擦鞋。所以政府給他發牌,是最好的聖誕禮物,因他可以一直工作下去,擦鞋,已成為了他的終身事業。

湊巧的是,近日香港有一部電影揚威海外,在柏林影展得到了水晶熊獎。電影也是以一個鞋匠家庭為中心,講述他們一家人如何互相扶持,一起面對香港60年代種種困難的故事。鞋匠的工作在很多人眼中可能是卑微,但楊伯卻是敬業樂業、自得其樂。電影中鞋匠的故事雖然是虛構,但當中一家人同甘共苦的情懷卻能切實地打動人心。今日的香港講求效率,香港人面對大量工作壓力,努力工作,原來也只是為了使自己及家人生活安穩。可是到頭來,又有幾多人記得自己當初這個願望?每天拼命地加班工作,回家卻倒頭便睡,累得連和家人講兩句說話的精力都沒有。而我們下一代九十後的青少年人一一看在眼裡,記在心上,更影響他們將來對工作的態度。原本想自己身心健康,可是卻從來沒有時間可以讓自己靜下來回顧生活的點滴,這些不是本末倒置?

如果得到豐厚的工作待遇,但卻失去了生活質素,絕世好工也只會變成負擔,反而一份普通工作,若你能從中享受並找到生活的平衡點,縱然未算「絕世」,但也會是一份「好工」。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