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0-04-23 15:24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19期 2010年3月
專題—九十後的絕世好工

九十後:我不是火星人

鳴謝:深中樂Teen會服務對象Yoyo&Nessa接受訪問
整理及撰寫:本處新聞主任何心怡

因「八十後」而對不同世代的討論在香港流行起來,現在討論也伸延到了九十後,根據現時的定義九十後是九十年代(1990年後)出生的孩子,他們大部分現在仍正在讀書,但已有不少人擔心這班孩子在養尊處優的環境長大,受到父母過份地寵愛,令他們像溫室的小花,不堪一擊,到將來出來工作,會變成何種境況,實在令人擔憂。

黃樂明最近出版的《港孩》一書,就掀起了對這類孩子的討論,據書中指港孩(一般指九零年中至二千年初出生的孩子)至少有一個至數個以下的特徵:一、外表早熟、心智遲熟。二、 很喜歡玩,但無甚興趣。三、對大部分事情最普遍的反應是沒有反應。四、擅於「看見」,不擅「閱讀」;擅於「收聽」,但從不「理解」。五、渴望被注意,但又沒有面對群眾的信心。六、甚麼都不在乎不介懷不思考不要求,典型答案是:不知道。七、 沒有責任感、沒有自理能力,同時也沒甚麼好奇心和慾望。八、不珍惜學習,不嚮往長大,不怕悶,只怕辛苦。九、精於計算結果,毫不享受過程。十、本性善良,不吃人間煙火,當然也未經任何苦楚及傷害。

有這種特徵的港孩,不只讓家長、老師頭痛,如果有一天到了弱肉強食的社會,又會不會再次變成上司的惡夢呢?九十後是否都像書中的港孩般如此不堪一擊?而他們又如何看工作呢?甚麼是他們的理想工作呢?為了解這班九十後對工作的想法,我們訪問了兩位九十年代初出生的少女,她們曾經在社會工作過,其中就快二十歲的Nessa現在在外傭介紹中心做銷售及行政工作。而Yoyo中二時曾經輟學,輟學期間曾在時裝店做銷售員,及在髮廊工作,但現在已經重返校園,希望讀書能為她開拓更大的出路。

不少九十前的長輩們,每當一提到九十後,就會覺得他們不願吃苦、好高鶩遠,並想起愛發明星夢的「靚模」,或者是為了賺錢,也不惜以犧牲「身體」來換取酬勞的援交青少年。不過Yoyo和Nessa經過了工作的歷練後,卻對工作有不一樣的想法。Yoyo工作了一年半,經歷過職場的風霜,她最後明白到為何要讀書,就如她說:「我這一年多在社會工作,唯一學到的是工作真得很辛苦,如果不讀好書,你就只有很少的選擇。」幸而她得到家人的關心及不離不棄的支持,曾經滄海,令她更了解自己未來想走的路。經一事,長一智,最後Yoyo返回校園讀書,現在讀中四。對於未來工作的藍圖,她學習到要了解潮流的趨勢,觀察社會的需要,她發現社會上的消費不離吃喝玩樂,而這些產品都需要透過廣告來傳遞給顧客,所以她現在的願望是創業,希望能一步一步地學習關於廣告的知識,將來能有機會開一間屬於自己的廣告公司。

至於心目中的理想工作,她認為每個人背後都有不同的故事,也有不同的需要,有些人是為了家庭、有些是為了理想或是為了幫人,而她則是為了家庭和希望可以幫人。工作能給予穩定的收入和做得開心是很重要的元素。「我覺得錢是永遠賺不完的,最重要是在工作的過程中感到快樂。我喜歡幫人,以前曾在學校做過義工,到長者的家裏幫助他們清潔家居和與他們聊天,看到他們開心,自己也覺得很開心。其實各行各業都有自己幫人的方式,就算是銷售員盡力幫顧客找到心頭好,聽到別人一聲發自內心的多謝,也一樣令人感到開心和滿足。」

在外傭介紹中心工作的Nessa,之前曾在馬會做兼職推廣員,她自修重考會考後出來工作,原本也滿足於日薪較高的兼職,不太願意做全職的工作,但被其姐夫一言驚醒夢中人,說她至少也是中五畢業,只要不嫌薪水低,其實有很多的工作可以選擇,所以最後Nessa終於找了一份對她來說很有新鮮感的工作—作為外傭及本地顧客中介人的外傭介紹中心。Nessa去年六月入職,至今已做了大半年,並希望繼續好好地做下去。

Nessa不諱言,她在工作中學到很多,同時,豐富了她的人生閱歷。雖然不少工作都是一腳踢,從聯絡印尼菲律賓的中介公司,和與外地中介公司、外傭姐姐、顧客三方的溝通、及期間的各種跟進、文件工作,並需熟讀有關的法例、保險等,到處理外傭姐姐來港後發生各種突發問題,她笑稱,整個過程就像做功課一樣,但做好之後,卻很有成就感。

Nessa心目中的理想工作是老闆、公司肯信任你,不會裝上閉路電視監視你,而且不會不分是非地用「顧客永遠是對的」信條,隨意在顧客面前謾罵下屬,而是願意用心聆聽下屬的意見。最重要是老闆親民,賺錢之餘,也會為伙計著想,那麼工作也會份外開心和有心機。

正如八十後,九十後其實都有分很多種。事實上,人對於不了解的事物,總有一種既恐懼又好奇的傾向,就像一些人對九十後的評價般,他們是來自另外一個星球的,跟我們不一樣,但反過頭來說,我們又是否曾用心理解這班年青人,或者只用自己的帽子和眼鏡來看他們,而讓我們都看不清楚他們的真實面孔?這是一個令人值得深思的問題。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