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0-03-22 16:12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18期 2010年2月
專題—網上的社交世界

網絡與青少年的成長需要

鳴謝:「網開新一面」計畫服務對象蔡明華、Yuki
採訪及整理:本處新聞主任何心怡

青少年在成長過程中,有許多不同的需要,過去只能在現實生活中尋找方法以滿足其需要,但自互聯網的普遍使用,使不少青少年從現實生活轉移向從電腦網絡中求得滿足。2005年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進行的《香港青年人上網情況及對互聯網的觀感意見調查》,調查顯示有接近半數(45%)的受訪青少年在網上最常做的活動就是互動溝通;而逾八成(81%)受訪青少年認為投入網上世界有助提升自己和已相識的朋友的聯繫,而主要上網的功能則為消閒娛樂。

年青人的心難捕捉?

網上似乎比現實的生活、娛樂更能捕捉年青人的心,就連專門輔導年青人的社工,也說要和網絡爭得年青人的歡心實在不容易。到底是甚麼吸引年青人對上網如斯熱衷?現正於毅進課程就讀日本文化和動畫製作的Yuki說:「現有的電視節目根本滿足不了我的求知慾,我需要上網才能知道正在發生的事,我有很多喜歡看的日本節目,都要上網才能看得到。」;而曾試過三日三夜不停在網路打機的蔡明華就說,雖然他也很喜歡在現實生活中與同學談天、或者一大班朋友相約去燒烤、玩水上活動,甚至一起想出瘋狂的新點子玩,可是這些活動不可能天天做,網絡遊戲卻可以天天玩,並且有不同級別的挑戰能令人長時間玩也不會厭。

為甚麼不愛上青少年中心呢?是不是活動欠缺吸引力呢?蔡明華偶爾也會參加青少年中心的活動,但並不活躍,會否參與主要是視乎他與社工的交情,或能否找到「傾得埋」的朋友。有趣的是,他覺得與「中心」的青少年「頻道」不同,因他們不玩網絡遊戲。他認為雖然活動也有好玩一面,但始終不及網絡遊戲。愛靜的Yuki則一向極少參與中心的活動,寧可發展自己的興趣研發多媒體。

網絡新世代溝通模式

網絡上的朋友會否比現實中的朋友交情更深呢?兩人都說不會,始終最熟最交心的還是在學校朝夕相見的同學,只不過大家溝通的模式除了面對面的談話以外,還多用手機的短訊(SMS)、MSN或者利用網誌/博客(BLOG)分享最近的狀況,並用不同的表情符號表達感受。Yuki就對我說:「我跟朋友通常都不太用手機通話,我覺得用文字更可以表達到我想表達的東西。我們通常會相約選用同一手機供應商,就可以無限量地互傳短訊。一天我會收到300個短訊,自己也會發出近300個短訊。每個短訊可能只是5-6個字。」

至於網路上的朋友則多因共同興趣而認識,不過當你一旦不再玩那個網絡遊戲,之後在網絡上的接觸也會終止。Yuki自從很少玩網絡遊戲後,便失去與網上朋友的聯絡。Yuki也有寫博客的習慣,幾乎每天都寫,或隔兩、三天更新一次,雖然她坦言她並不是很享受寫作的過程,但不寫又覺得怪怪地,繼續寫是為了記錄想記下的東西,也是為了讓人能更了解她。

無得上網有如世界末日

如果無得上網對年青人來說是怎樣的光景?Yuki與蔡明華都異口同聲地說,這簡直是世界末日,如果這一天到來,那就是世界大亂了。Yuki曾經試過有一段時間無法上網,她說簡直就像與世隔絕,被流放到荒島一樣,當時迫於無奈只好不斷地看書來打發時間,但她不能想像如果長時間不能上網的話,自己能挨得了多久。蔡明華亦曾試過兩個月上不了網,只能不停地看漫畫來解悶,但最後還是覺得「頂唔順」。上網影響力有多大,可見一斑。

年青人上網除了為工作、學習,還愛打機玩樂,令人深思的是打機玩樂或是網上所提供的各種娛樂,到底與過去的年青人廢寢忘餐地讀書、看電視有何分別,是換湯不換藥,還是真有基本上的不同呢?對新生代的年青人來說,上網無疑比電視或其他的娛樂更為吸引,甚至是集其大成,全方位地滿足其對調劑苦悶生活的需要,令他們能不出門便知天下事,甚至掌握朋友的最新動向。再加上通訊工具等的迅速發展,確實變得人在那裏,「網」就在那裏,當青年人對網絡的依賴愈來愈大時,對於新生代的成長發展又有何影響呢?

網絡的烏托邦?

雖然數碼時代成長的新生代,無論是在思想、行為各方面與舊時代有着不同的特性,但之間的差異會否隨着網絡普及化而減少呢?事實上,青年人的成長需要,雖然隨着網絡時代有着不同的面貌,但年青人對異性的好奇(開聊天室認識異性朋友)、自我身份的追尋(透過加入不同的群組獲得身份認同)、自我能力的肯定(網絡遊戲中過關斬將,不斷「升呢」)、及朋輩的認同(撰寫網誌、更新動向以取得朋輩的關心、回應及認同)等成長的需要,實際上並沒有變,只是透過不同的形式呈現。或許回過頭來說,當我們不斷地發掘青少年出了甚麼問題時,也是時候檢討一下成人世界到底給了怎樣的價值觀給我們的下一代,而我們的年青人又為甚麼要透過網絡才能找到他們的烏托邦?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