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0-03-22 15:40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18期 2010年2月
專題—網上的社交世界

網上問題—網絡事,網絡了?

本處網開新一面計畫主任 孔憲正

沉溺上網、援交、網絡欺凌、網上罪行以及負面價值觀充斥互聯網世界,善於應用資訊科技和經常參與網絡活動的青年朋友定必首當其衝;不少老師、社工、家長自千禧年起已十分關注子女在網上的安全,遂紛紛透過學校和社福機構安排不同的輔導教育活動,務求防患未然。

不少輔導工作者比喻互聯網輔導工作猶如與時間競賽,和網上世界爭寵,希望在孩子沉溺其中之先,把握先機,並以現實世界的多姿多采生活吸引他們。可是,每當翻開報章,與互聯網有關的負面新聞屢見不鮮,情況更由年前較單一的沉迷網絡影響身體的新聞類,擴展至親子因電腦互相毆打,青年於網上被騙後圖自殺、網絡抹黑、人肉搜查器、社交網站自殺群眾等「互動強、牽連廣」的現實慘劇;令人不禁回想社會在網絡教育輔導工作上的方向是否出現偏差。

事實上,若要討論互聯網輔導工作對青少年是否有幫助,我們不得不先從了解相關服務內容和推展實況入手。現時,不少學校有感青少年上網問題嚴重,遂主動邀請社福機構入校舉辦預防性講座、輔導小組、家長工作坊、親子歷奇等不同形式的教育活動,其中所涵蓋的課題也相當廣泛;當中,就筆者的數年觀察,巿場也不乏傑出的服務提供者,他們一方面能為參加者提供相關課題的全面資訊,另一方面也能按學生的情況,設計有趣具吸引力的活動;學生在參與活動時大多能認真投入,部分更能清楚講述問題所在,痛陳利害,比社工導師有過之而無不及。從上段可見,無疑,業界在處理網絡問題上不遺餘力,學生於參加活動後也看似循規蹈矩,於人前、學校及家庭中行為正常,但又有誰知道當學生回到多元複雜的網上世界時,他/她又會變成怎樣的一個人呢?筆者於年前曾遇上一名喜愛打機的青少年,據母親形容該青年沉默寡言,性格內向,雖說他喜愛打機,但品格也尚算不錯,該母親更笑言較擔心兒子不懂說話;一次,筆者在網吧遇見該青年,發覺他在打機時十分興奮,每當擊殺一對手時,更會以奇怪的叫聲或粗口「慶祝」;眼前的「小孩」,完全與筆者平時接觸的他,判若兩人。此等接連出現的實例,令人不禁反思數個問題︰

第一︰在日常工作中,既然青年學生在網內網外判若兩人,那麼在「現實」中又能否處理「網絡」上的問題?

第二︰輔導教育等「多姿多采」的「現實」工作是否能比「網上世界」搶先一步贏得青年朋友們的「芳心」,從而減少青少年陷於網上誘惑或危機?

第三︰輔導和教育工作者又可否轉移戰線,於「網絡」上處理青年的網絡問題,實行「網絡事,網絡了」?

本處「網開新一面計畫」自2005年起開始處理青少年沉迷上網及其他與網絡有關的問題,過去工作大多以「現實」輔導手法,全面的介入青少年及其家庭等系統;近年,計畫同工亦利用MSN、電郵恆常地與案主溝通;此外,同工亦不時留意案主的網誌/MSN更新資料,以了解他們的動向;透過上述簡單的網絡方法與青少年在網上平台溝通,我們發現︰第一) 部分青少年更易透過上網的文字表達方式 (不一定透過正規文字,部分可能是網絡用語 — 火星文) 作出有深度的自我反思;第二) 透過閱讀青少年在網上的自我陳述,可以更容易掌握案主的主觀經驗世界和其近況;第三) 此方法用者為本,案主/青少年可在他喜愛的時間回應同工,此舉可有效減低溝通障礙,促進彼此關係。簡而言之,就計畫的前線服務經驗來看,利用網絡平台實有助解決部分有關的問題。

光纖之父高錕在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後的《公開信》中,以感慨的語調表達,光纖「使那些真偽莫辨、良莠不齊的資訊得以充斥於互聯網上,不分畛域,無遠弗屆」,高教授無疑暗示着青少年注定要在將來的日子面對愈來愈多的網絡誘惑和危機;作為輔導和教育工作者,利用適當的平台提供服務,實有助提升服務成效。根據本文前部分的分析討論,只利用「現實平台」處理網絡相關問題,一則未能接觸青少年的「網絡真我」,二則未能貼近青少年的需要和習慣,惶論贏取他們的芳心;若全盤改以網絡平台處理網絡問題,雖說能更易接觸網絡問題組群,並展開初步的對話,但卻可能因難以持續進行輔導,以令本來有效的平台變得反而事倍功半。

因此,「現實」與「虛擬」並全的輔導手法實有助同工透徹和全面地認識和接觸服務使用者;此外,在輔導的過程中,同工亦可選取對特定案主於特定時機有利的平台,務求以彈性、多元的策略來回應變化萬千、複雜的網絡問題和青年網上文化。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