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0-01-13 15:08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16期 2009年12月
評論

評《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公眾諮詢文件》

最近,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正全面就《個人資料(私隱)條例》進行公眾諮詢。本處作為一間多元化的社會服務機構,每天都需要收取及處理大量個人資料,因此我們希望就有關文件發表意見。

本處同意諮詢文件建議,准許資料使用者拒絕一位代表一名未成年人的“有關人士”提出的查閱資料要求,以保障未成年人的利益。在恆常的服務中,我們偶爾會遇到未成年的服務使用者的父母提出查閱資料的要求。為保障服務使用者的利益,我們均會以服務使用者的意願及福祉為首要的考慮因素,決定是否把資料提供給有關人士。但是,以上的原則均建基於社工專業的守則,因此如政府能清晰加入有關條文,此不但能令社會服務界別能有更清晰的法規可依循,而且更能保障未成年人的利益。

此外,本處建議如加入上述的新條文時,條文應附加一些因素 ( 包括1. 未成年人的意願;2.提供資料給未成年人的父母會否危害當事人及他人的安全;3.法庭的判決),從而使資料使用者能夠衡量有否合理理由拒絕父母的查閱要求。

本處更認為所有人均應平等地受以上新建議的條文保障, 因此我們反對諮詢文件中「豁免易受誘惑及邊緣少年的父母遵從以上的規定,准許把未成年人的個人資料轉移給其父母或監護人,以加強對易受誘惑和邊緣少年的保護,以及使父母及監護人可妥善地履行適當照顧和監護兒童的責任」的建議。本處反對此建議,並不是否定父母及監護人應負起妥善地履行適當照顧和監護兒童的責任。相反,我們堅信為服務使用者的長遠利益及福祉著想,父母及監護人的參與都是非常重要。但是,根據我們的經驗,所謂「父母及監護人的參與」是須有長遠的計畫及準備下才可進行。另外,如受毒品毒害青少年因拒絕接受專業人士的協助而導致危害個人的安全,資料使用者只需根據本處在上段建議的附加因素2,便可衡量是否需要把資料提供給其父母及監護人。此外,所謂「易受誘惑及邊緣少年」的定義非常含糊及難於界定,因此本處建議把有關建議剔除。

除了未成年人外,新建議的條文亦就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資料當事人的有關人士的定義進行諮詢。本處贊同把「有關人士」的定義擴展至包括根據精神健康條例第44A條、第59O條及第59Q條例被委任,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資料當事人的監護人,此能令有需要的人士獲得更全面的保障。此外,在多年的長者服務經驗中,我們發現在提供服務予“無能力處理其本身事務”之長者時,一般由其家人作決定,並非由法庭委任人士作處理;如實施有關建議,對服務提供或會造成重大影響,故需考慮有關條例之涵蓋範圍。

另外,在私隱專員的角色方面,本處同意授予私隱專員為資料當事人提供法律協助,此可加強保障資料當事人的權益。但是「為免私隱專員同時扮演法律協助及刑事調查和檢控罪行的雙重角色」及「確保本港的司法獨立」,本處不同意在新條文下,私隱專員可授予刑事調查和檢控罪行的權力。

最後,本處不同意諮詢文件中在「直接促銷」定義中剔除社會服務的建議。本處尊重每個資料當事人自由選擇接受社會服務的權力,但在社會福利界的一筆過撥款下,愈來愈多社福團體參與社會企業的營運,因此我們更應確保市場有公平競爭的環境。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