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9-12-09 12:48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15期 2009年11月
專題—金融海嘯一周年

金融海嘯下的男人之苦

本處天倫綜合家庭服務中心 社會工作員 梁錦榮

在社會教化的結果下,男士通常會被套上一些“應有”的角色責任,當環境改變而衝擊他們的角色和責任時,其面對的壓力實在難以向外人道,看看以下四位男士在金融海嘯影響下所面對的處境,或許大家會明白多一些都巿男性正面對的苦況。

憂慮失業 夜夜難眠—盧先生

盧先生獨居,在一公營機構任職文書工作已有9個年頭,近年來最怕踏入12月,因為要面對一年一度評核工作表現的時候。過去多年來的工作表現尚算平穩,上司從沒有給予負面的評語;只是當經濟大環境轉差之後,盧先生對上司的評語特別介意,一個小眼神、一點較重的語氣都可以令他有很多猜測,恐怕上司將自己解僱或減低人工。盧先生害怕失去以往平穩的生活,加上科技一日千里,看到新入職的“後生”同事拼勁十足,電腦知識豐富,薪金又較低;相反自己年過四十,身體機能已不及往年,開始為人生下半場而擔心。他想不到至今仍要與新入職的同事爭取表現;更擔心如果飯碗不保,以他只有一般學歷的中年男士,要轉職並獲與現時相約之收入談何容易。

在重重的壓力之下,盧先生長時間失眠,每當靜下來時不是為過去而後悔,就是在腦海想像將來會面對的困難。我們不知道盧先生的擔心會否成為事實,但肯定的是,他在一個月前被診斷患上抑鬱症,藥物對他的幫助不太明顯,反而令他擔心公司若知道他的病後會藉故解僱他、調職或減薪。儘管這些只是盧先生想像出來的憂慮,卻足以令他的工作表現大打折扣,情緒毛病亦難以康復。

訂單銳減 人工削半—李先生

因金融海嘯而令生活、心理大受影響的,還包括李先生。李先生所受的影響比盧先生更明顯。李先生從事玩具設計,屬於專業技術行業;金融海嘯後公司的訂單勁減,日本總公司決定裁減人手,李先生雖然有幸留任,卻要接受五折支薪⋯在過去的大半年間,李先生希望將物業賣掉,讓一家三口財政緊絀的生活可以暫得喘息……「女兒只有五歲,學費雜費賬單一大堆,老婆又沒有工作……可以怎麼辦!」李先生雖然貌似淡然地說,但每句卻彷彿像控訴着在這海嘯中浮沉得愈久,儘管有多少雄心壯志都會被衝淡的無奈。

生意破產 由低做起—梁先生

梁先生一向勤奮工作,學歷雖然不高,出色的工作表現卻令上司十分讚賞;為發展事業,他到國內開辦食市,其勤奮的工作態度,令食市辦得有聲有色。梁先生是一個精打細算的人,金融海嘯的初期沒有令他損失太大;反而是一向與他合作的貨商,卻不斷“走貨”、“拖欠”、“不找數”,以致即使他堅持繼續走下去,到最後仍是要破產收場。

梁先生難過之餘,仍堅持要做一個負責任的人,在申請破產之前,先支付下屬的遣散費。他說:「做人要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別人。」。破產之後,太太因生活的轉變而患上嚴重抑鬱,梁先生照顧太太之餘,並要放下尊嚴,聯絡一些舊同事、舊下屬,期望他們能幫助他覓得新工作。當然,他要再由低做起,從做老闆變回打工仔,梁先生亦感到不少唏噓。

生活轉變 家庭失和—張先生

張先生從事電腦行業,為了生計,不惜舉家搬到澳門生活,尋找工作機會。他首先租住房子、為兒子找合適的學校、安排太太的生活,要在積蓄用盡之前找到工作。幸好以張先生的能力和經驗,約三個月時間便找到一份合約工作,他表示:「只有一年合約也沒有辦法!能做得了多久就多久!」

不過問題仍然出現了,生活的轉變令太太出現了很大的適應問題,她經常致電張先生,擔心他的去向;若張先生晚了回家,太太便有很多的猜測,再加上生計上的憂慮,二人經常為生活鎖事爭吵。即使太太知道自己有時是過份憂慮,卻控制不了自己;兒子看在眼裏,為恐父母不和,行為也變得過份小心奕奕。張先生面對這內弛外張的境況,再加上澳門聲色犬馬的夜生活,他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堅持多久。

不少男士不但要承受傳統角色分工而賦予其家庭責任的壓力;金融海嘯下客觀經濟環境的轉變,所導致家庭關係的失和,也為他們帶來不少的疑惑和擔憂,雖然人浮於事,但他們仍堅持盡自己對家庭、下屬應有的責任。或許整個經濟環境是無法以個人之力扭轉,但在需要時,願意放下強者不欲求助的心態,而主動求助,又或者請家人與他一起共渡難關,「希望」永遠在人心。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