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9-11-20 11:37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14期 2009年10月
專題—私營智障人士院舍的規管

從家長角度看智障人士宿位短缺情況

香港弱智人士家長聯會主席 盧鄭玉珍女士

在八十年代智障學童完成特殊學校教育後,因沒有足夠成人康復服務銜接,紛紛滯留家中,不但令學童的整體能力倒退,亦因其情緒及行為波動而對家庭成員帶來極沉重的壓力,從母子跳樓等悲劇的發生均能反映一二。家長感徬徨無助及無奈,引發在1986至1990年之間,不少的家長自助組織成立起來,為智障畢業學童尋找出路,向政府爭取成人康復服務。

在1986年初,經過家長一輪爭取行動後,成功引起傳媒報道及立法局議員的關注,向政府諮詢康復服務規劃的情況,及反映家長的訴求與憂慮。同年5月終獲政府回覆《1987年–1992年五年康復服務宿舍擴建計劃》綠皮書,當中包括提供21間庇護工場及21間日間展能中心名額,預計有四千名智障學童受惠,家長當然大為歡喜。5年過後,家長檢討白皮書中政府所承諾之服務,卻發現只落實約3成的名額。

有見及此,香港弱智人士家長聯會在1992-1996年白皮書所承諾之服務,逐年向承辦服務的機構作出調查,尋求延誤原因,及向政府反映以便針對延誤原因作出改善措施,落實服務之提供。是次經驗亦改寫了日後智障人士家長的思想觀念—要改善康復服務,必須主動團結力量及積極爭取。對政府推出之新康復服務的質素作出監察,並以服務使用者的身份對新政策發表意見,要求政府增加透明度,提升家長地位,由服務使用者演變為服務監察者。

因智障人士家長漸漸老化,而其家庭成員需要為口奔馳,外出工作而未能照顧其智障的家庭成員,再加上他們對於其誘發的情緒及行為問題不懂得如何處理,故此宿位對一般智障家庭十分重要,尤其是需要特殊輔助器材的肢體傷殘人士等家庭。可惜,政府在提供宿位方面遠遠未能滿足社會需要。自1997年後政府再沒有五年康復服務規劃,智障人士家長組織遂更團結及堅持,向政府爭取康復服務規劃及解決宿位短缺問題。

社署在近5年的服務不斷推陳出新,當中整筆過撥款及2005年推行之入宿評審機制,更引起家長及機構同工極大迴響。入宿評審機制推行至今已4年多,現時社署公布輪候不同殘疾程度院舍住宿服務人士有六千多人,但每年推出之宿位名額由一百多個至四百多個不等,輪候入宿者往往需要等上十年八載。再者,較早前被入宿評審機制篩選為不合資格的智障人士,在數年後其需要相對變得有迫切性,政府如何解決日漸增加的宿位需求呢?

住宿服務短缺不單是智障人士家長所關注的,長者及肢體弱能人士的照顧者亦同樣關注院舍服務不足的情況。不謀而合,各有關團體均認為政府應有五年或長遠的康復服務規劃,設立長期護理制度及融資制度,並作出深入研究及統計,以便掌握服務需求。同時,政府亦需研究改建現有停車場及已停辦的學校作院舍,改善買位服務質素及社區支援服務,包括暫居服務,爭取資源,推行短暫改善措施。除此之外,政府亦有需要爭取各級議會的支持,共同促進公眾人士對問題的關注及了解。

社署於2009年1月起推出16間殘疾人士地區支援中心,強調為各種不同需要之殘疾人士提供適切之支援服務。可是,家長卻憂慮支援中心能否真正為未能入宿者提供支援服務。故此,由香港社會服務聯會、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及不同殘疾類別家長及長者自助組織成立了名為「爭取資助院舍聯席」,希望透過與勞工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先生會面,及與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議員成立住宿小組,繼續關注院舍宿位不足的情況。聯席期望集合各方力量,儘快喚醒政府正視住宿服務嚴重短缺的問題,從而作出規劃及改善措施,緩減照顧者的憂慮及壓力。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