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9-08-11 16:05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11期 2009年7月
專題—精神健康服務健康嗎?

香港精神科服務何去何從?

鳴謝:香港執業精神科醫生協會主席 丁錫全醫生
訪問及整理:本處新聞主任何心怡

兩年前天水圍一名患有精神病的母親殺害兩名子女後自殺,前陣子死因庭才對案件作出裁決。言猶在耳,這類令人痛心的慘劇仍然接二連三地發生,今年四月土瓜灣一名患有精神病的女子用鐵鎚殺死母親,五月柴灣一名精神病患者於家中毆打母親,其後再有一名懷疑有精神病的男子在深水埗街頭斬死三歲男童,而最新鮮熱辣的,則是日前轟動全港的天水圍精神病男子以利剪狂刺妻女之慘劇。一宗宗的倫常慘案,似為香港的精神服務問題敲響了警鐘,而最叫人擔心的是,當社會的需求日增,尤其是金融海嘯後,精神科長久以來資源不足的問題若仍得不到解決,將令情況更趨惡化。

一般人對精神病的認識,大多是屬於較嚴重的類別如精神分裂或思覺失調等具有較明顯的行為差異症狀,其實精神病還有較輕微的類別,如各類情緒病、酗酒、柏金遜症、吸毒等,都屬於精神病中的分類。據私家精神科醫生丁錫全說,通常需要看精神科專科醫生的精神病患者都已出現一些明顯病徵,不少更因此影響到其社會功能,例如工作、社交、家庭關係或處理家務等,嚴重者更會有自殺傾向,屬於情況緊急的類別。

標籤效應令病人諱疾忌醫

現時,香港公營醫院是精神健康服務的主要供應者,巿面上也有私家的精神科醫生,而私家醫生主要處理的則以情緒病患者為主。丁錫全指出,精神科服務面對的問題除了資源不足外,社區教育不到位亦令情況加劇,例如很多人都不清楚甚麼是精神病,又對精神病及精神病患者有太多誤解。他認為大部份人對精神病都有一個特定的負面印象或片面認識,以致當發現自己有這方面傾向時,即變得諱疾忌醫,更拒絕往公立的精神科服務求助,導致延遲醫治,令病情加深,增加傷害自己及他人的風險,後果可以很嚴重。

公營精神科服務現時面對的最大問題,是人手不足,據丁錫全透露,一般病人的覆診時間都太短,平均只有大約5分鐘,根本無法深入了解病人的情況及康復進度,而且在專科門診駐診的醫生,也未必全是正式的精神科專科醫生,有些是正在培訓的,卻仍未取得專科醫生的資格。香港的專科醫生的訓練非常嚴謹,一般須經過6年的訓練,並要通過3次考試,才能取得專科醫生資格,所以香港的精神科專科醫生數目一向都很少。根據香港醫務委員會的統計,註冊專科醫生只要有約2萬人,其中精神科專科更只有約300人,私人執業的精神科醫生則有約60人,可謂非常不足。

資源不足 何去何從?

然而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香港的精神科服務應何去何從?丁錫全認為資源分配應更清晰,例如公營醫院的醫療服務應集中於處理緊急的個案,譬如有傷害他人或自己行為,或有自殺風險的個案,因為公營醫院的配套較齊備,能提供住院服務,及有專業的精神科護士提供照顧,亦有外展精神科醫生做家訪,並可安排病人於1至2星期內覆診,整個配套較佳。至於私人執業專科醫生雖然亦可提供緊急情況的服務,但其他配套卻始終不及公營醫院,故較適合處理一般不算嚴重的情緒病患者,因為此類被歸納作「非緊急類別」的病人,若輪候公營服務,通常都須等待三個月至一年不等,而私家醫生則正可補助此方面之不足。

至於香港精神病服務面對的另一問題,則是收費問題。由於私家醫生收費較高,輪候公立醫院又需時,以致很多付不起錢,又受不了長時間等待的病人都求醫無門,令問題更惡化。丁錫全指出,部份西方國家如英國或美國等,都已建立了良好的醫療保障制度,如將精神科納入國民醫療保險中,一般市民都可受惠,惟香港此方面的服務卻仍然很不足,例如一般保險公司都不會將精神科服務費用納入保障範圍內,以致一般人難以支付昂貴的醫藥費。香港的私家精神病服務幾乎成為了社會上有錢人的專有服務,社會資源錯配的問題極為嚴重,這些都值得政府再三思考。

有用連結
  • 香港健康情緒中心:七種情緒病自我測試 http://www.hmdc.med.cuhk.edu.hk/main.html
  • 聯合情緒健康中心 http://www.ucep.org.hk/News/news.asp
  • 憂鬱小王子 http://www.hku.hk/psychi/emotion/
  • 青山醫院 http://www.ha.org.hk/cph/chi/update-news/news-index.html
香港執業精神科醫生協會主席 丁錫全醫生
香港執業精神科醫生協會主席
丁錫全醫生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