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9-07-10 11:50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10期 2009年6月
評論

防虐老需立法及社會政策配合

中國人的傳統觀念裏,能夠在家中安享晚年,應算是人生的最大福氣;這種想法,亦普遍存在於香港長者的心中。然而,對被虐長者而言,在基本的生活質素(包括物質及精神上)也難以維持的情況下,更遑論安享晚年。

根據社會福利署「虐待長者個案中央資料系統」顯示,2008年全港虐待長者個案為647宗,較2007年的612宗,上升了5.7%;個案當中,超過7成的施虐者為被虐長者的配偶;其次則為長者的近親(包括子女、媳婦、孫或外孫),共有97宗(佔總數約15%),而黃大仙、葵青及觀塘為最多呈報個案的3個區域。

事實上,上述的數字只屬冰山一角,根據本處受社會福利署委託,於2002-2004年間進行全港性虐老現象研究顯示,本港最少有5.39%的長者人口正處於被虐待困境,以現時的長者人口推算(2007年60歲以上長者人口),即香港最少有超過6萬名長者曾經或處於被虐的困境。

虐老問題的成因非常複雜,當中涉及個人乃至社會因素。個人因素方面包括被虐長者因健康及精神狀況差而需要由別人照顧、施虐者的個人狀況(如酗酒、濫藥、精神病患)或照顧壓力等;而社會因素則包括現代長者的社會地位和角色不被尊重;此外,家庭及人際關係改變、擠迫的居住環境等都是造成虐老的原因。

無可否認,傳統敬愛長者的價值觀正不斷受到物質及商業化的社會氣氛所蠶食,長者本身對自我身份及價值亦急速貶值。一項本地就虐老行為傾向的研究顯示,約兩成受訪者表示,在沒有法例或罰則的規限下,他們會做出虐老的行為,當中最普遍的是言語虐待、其次為身體虐待或限制社交(Yan & Tang, 2003)。

有關研究,或許正反映了部份施虐者的心態。現時本港的法例當中,並沒有針對虐老個案的條例。雖然政府在2008年擴大了《家庭暴力條例》的涵蓋範圍,令直系和延伸家庭關係成員的騷擾行為亦被納在條例管制內。然而,就實際推行中,只有施虐者的行為在違反普通襲擊條例下,才會被加以檢控。有關修例對被精神虐待或虐待癥狀不明顯(如侵吞財產)的個案,則難以作出檢控。

社會政策的不足亦導致被虐長者難以得到合適的支援。以房屋政策為例,現時房屋編配政策為配合政府鼓勵家庭對長者的支援及照顧,聯同長者申請的家庭會獲優先考慮;然而,這些政策亦造就了部份人士以照顧長者為名,實際是利用長者以加快申請速度或選擇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居住地點,當達致目的後,便利用種種藉口,迫使長者搬離住所。當長者希望申請遷離原有單位時,則需在雙方同意下才可獲得安排;部份長者擔心家人的居住權會受到影響,便惟有啞忍。

不同專業對虐老個案評估的差距亦令到處理有關個案時面對很大的挑戰,以精神虐待為例,由於並不會造成可見的傷痕,亦沒有客觀的量度準則去界定如何才為精神虐待,不同專業的評估方式亦有不同。然而,受到長期精神虐待的長者,後果可以是非常嚴重。與此同時,香港亦欠缺一個以一站式專門處理虐老個案的部門,當被虐長者希望申請不同的服務時( 如醫療、經濟或房屋等援助 ),往往需要經過多重及多次的轉介和評估,要他們重複又重複地述說自己的被虐經驗,只會令他們的身心更受創傷。

由此可見,要有效推動防治虐老的工作,除了要提升公眾及長者對有關問題的意識外,還要透過立法去規範虐老行為,再配合以支援長者有自主權利的社會政策及介入方法,才能有助減低問題的發生。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