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9-06-04 11:27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09期 2009年5月
專題—食物銀行

食物銀行有如及時雨 服務空隙需留意

鳴謝:本處天倫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服務對象蒙尼卡女士及何婆婆接受訪問
採訪及撰寫:本處新聞主任何心怡

前陣子鮮魚行學校用食物獎勵學生反映不少香港低收入家庭所面臨的經濟困境。面對金融海嘯為本港帶來的衝擊,向食物銀行求助的人數亦大增,當中不乏因失業或經濟問題而陷入困境的中產,但其實有更多求助者是來自連三餐都需要憂慮的家庭。這些人士是怎樣因不同原因暫時未能得到綜合社會援助計畫(綜援),而受惠於食物銀行—短期食物援助服務?看看他們的故事便知一二。

個案一:蒙尼卡女士

我獨自帶着五個孩子,用僅存的積蓄買機票從菲律賓來到香港。沒有錢、沒有工作,只有兩個孩子是香港居民,最小的女兒只是有6歲,最大的女兒17歲。本來到香港想投靠一些親人,但是他們本身的生活都很艱苦,我在菲律賓時他們已幫過我很多,我不想再拖累他們,也不希望與我的孩子分開,我們需要自己想辦法過活。

小女兒常哭訴:「媽咪,我肚子好餓。」看着孩子扁扁的肚子,他們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東西進肚了,可是我身上一點錢也沒有,當時真的很無助。我在無計可施之下,曾聽過同鄉說可找社工協助,只好去找社工,希望他們能幫助我。記得當天在等待的時間,肚子一直不斷地打鼓,已下午兩點了,早餐、午餐甚麼都沒吃過,但我們只能抑制着食慾,不斷用水來灌肚子。

感謝上帝,社工知道我們的情況後,立刻幫我們申請食物短期援助。當我拿到那一袋食物時,我感動得哭了,有了這袋食物,至少孩子們不會餓得睡不着覺。我們一家只有兩個孩子擁有香港居民身份,我本來亦沒資格申請食物援助,但社工姑娘就像上帝派來的天使,跟我說:「你要照顧孩子,其他不是香港居民的的孩子也要吃飯,你們都需要食物,我幫你們也一併申請吧。」讓我們至少短期內不用再為食物而發愁。真的很感謝幫助過我們的社工和香港政府,讓我們這些有需要的人能生存下來。

當初我們來到香港時只能向朋友借錢過活,所住的房間牆壁發霉、天花脫落,隔壁房間又住著一些性工作者,對孩子的健康和心靈都造成了不良的影響。社工知道我們住所的情況,幫我們找到一個比那裡好得多的地方住。我心裏充滿感謝,如果沒有這些人的幫忙和政府的短期援助,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如果將來我能回饋,我亦希望可以幫助其他有需要的人。

個案二:何婆婆

我已經接近67歲,丈夫8年前離世後,也有8年整整沒工作做,一人獨力撐着一頭家。幸好年輕時懂得為將來打算,買了些股票,丈夫也留了些積蓄給我,但這幾年沒收入,只好陸續把股票、金器賣掉,才能維持三餐。但是戶口本子長期有出沒入,也會坐吃山崩。兒子在庇護工場工作,收入微薄,工場的收入和智障津貼加起來頂多只有三千多元,女兒亦只是打些散工,收入不穩定,情況最差的時候女兒的戶口只剩下10多元,最多之時也不超過五、六千元,女兒有時候到山窮水盡時,會對我說:「媽咪,我無錢食飯。」於是只能在自己僅有的一點點儲蓄中,補貼她一點,但知道她心裡也為着自己養不起母親,還需要母親幫助而感到難過。女兒試過割脈,現在所有的利器我都收藏起來,怕她再做傻事。

我跟兩個兒女擠在三百呎小小的房子,別人看我外表乾淨整齊,沒想到我的經濟情況連低收入的家庭都不如。最近從女兒的男朋友口中知道政府推出了短期食物援助,提供食物補貼,至少能幫我省下買菜的錢,要不然真是巧婦難為無米炊。可惜計畫的資助時間較短,能長一點就好了。

其實如果食物援助能再顧及不同人的需要會更好,好像雪菜太鹹,對我們長者的腎負荷很重,雖然如此,但能得到這些補助至少能讓我們過得下日子,也要感恩香港還有這個服務。

或許是我天生樂觀,雖然生活看似好「閉隘」,但從來沒想過放棄,總覺得天無絕人之路。雖然我每日都要憂柴憂米,但只要留得青山在,又那怕沒柴燒。

每人背後有一個故事,及時的援助大大紓緩這些現正陷入經濟困境的人的壓力,令他們感受到人間有情、社會有義。不過,過了6星期後,食物短期援助對他們的援助亦會終結,但困境卻暫時仍未能過去。誠如不少計畫的使用者都異口同聲地說,他們都為香港有這類援助而感恩,但亦希望計畫維時能長一點。有社工亦表示:「短期食物援助完結後,可能需要再找其他援助,在找到另外的援助前,中間可能會有中空期是得不到食物援助的。」如果食物銀行的原意是為及時令有需要的人得到援助,那麼服務的長度或許是另一樣需要考慮的因素。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