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9-04-30 11:47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08期 2009年4月
評論

清明談孝

又逢清明,孝子賢孫每每隆重其事,藉掃墓致祭以表孝思。中國人尊老重孝,慎終追遠,向稱美德, 但在現代城巿如香港,長者患抑鬱、遭虐待、處隱蔽、圖輕生的新聞卻屢見不鮮,令人不忍卒聞之餘,更感慨孝道式微,古風不再。對傳統美德的懷念,正是對現實不滿的反映。然而,倡古復禮,就可以藥到病除、弘揚孝道,社會就會變成長者樂園嗎?

古之言孝,背後有出於統治需要的濃厚色彩。我們常說中國以孝治國,這個「治」,正是統治者為了社會穩定以利鞏固政權,由春秋、歷秦漢、大成於唐、延及明清。不同朝代,皆以律例,將孔子的人性分析—「其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鮮矣」,及法家以刑法建立秩序的主張微妙地綜合而成管治手段。久而久之,形成以孝為美的社會規範。與孝有關的法令如《唐律》中有以不孝為十惡之一,犯十惡者皆處以重刑,遇赦不赦(所謂「十惡不赦」就是這意思),《唐律》規定如家長在世而子孫分財者徒刑三年;《秦律》更嚴,子女不孝可以論死,漢代甚至處以「斬首梟之」的極刑。

統治者在法令之外,還透過教育(科舉)制度、宗教、習俗等形式,將儒家三綱五倫的「國家、家庭、個人」彼此間的秩序予以潛移默化,加強鞏固以孝為美的社會規範。

在今天,孝悌忠信禮義廉恥這些傳統倫理觀念實際上已日漸失去強大的規範作用。但若因此而視古賢之說毫無價值並將之全盤否定,卻又流於粗疏及極端,有如把洗澡水連同嬰兒一併沖走般不智。

以孝為例,有些古人的精句仍具暮鼓晨鐘的作用,如:「祭而豐, 不如養之薄也」—歐陽修提醒我們不要本末倒置,應好好珍惜親長健在的日子。又如:「今之孝者是為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孔子認為出於內心的敬,才是孝的準繩。

可是,傳統思想最不足,或說最不具備現代精神之處,乃是依靠血緣牽動親情,以宗法規範行為,缺乏現代民主法治社會最基本的人人生而平等、每一生命個體皆有其尊貴及尊嚴的觀念,因而無從開出「以人為本」的社會制度。

在家庭生活中,我們當然需要孝,這是有感於父母養育之恩,感應於親情、不需外力規範,自然而生的心思與行為。在社會,我們需要敬老,這「敬」是基於尊重生命,尊重每個生命個體都有天賦的尊嚴、權利及自由。因此,我們尊敬長者,不因他/她的財富、學識、健康、過去⋯⋯而有分別。傳統中國思想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式的推己及人,以孝親為起點以及於旁人。但現代社會更應加上「人權」、「平等」、「自由」的觀念。古今並濟,必更理想。

當然,長者本身也需自強不息,既追求個人的老有所樂,也繼續有所學及有所貢獻。即使工作上退了休,但在社會生活中卻保持(甚至更加)活躍,做有為的公民,成後生的典範,這樣,當更能令年青一代自然而然地生出欣賞尊敬之心。這樣的「敬」,自必更真誠、更持久。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