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9-04-03 12:17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07期 2009年3月
專題—第二個家

成為別人家庭的家庭

本處寄養服務寄養家長 楊鍾允玲

教導孩子就跟栽種樹木一樣,只要這些樹木都能向上生,不向外彎,那麼長出來的樹木都能有用。無論是自己的孩子還是寄養的孩子,我都希望他們長大後不要學壞,不要給社會添麻煩,並能靠自己自立於社會上。

手上捧着的“寄養家庭服務銀獎”悄悄地提醒我,我們一家加入寄養服務已有五載了。想當
初,我只是抱着單純的心態,幫助那些需要援助的小朋友,但回想這五年,如果單憑這心意來迎接這項工作是不足夠的。在這五年裡,我有付出,但收穫亦不少呀!

寄養家長的苦與樂

我帶大的孩子們,當她們有病痛時,我會付出時間陪她們看醫生,晚上也不能安安寧寧睡覺,要起床數次來照顧她們。每天,我會抽些時間和她們談心去了解她們心中的所思所想,希望將我的人生道理悄悄地灑在她們的心坎裡,我希望這些人生道理能像明燈一樣,指引她們走人生路,不要走歪路。

每天我照顧她們的起居生活,工作雖繁瑣,但我不覺得累,只覺得我的生活充實,所面對的最大困難反而是我們照顧的小朋友有很多東西是不在我們掌握中,例如 : 孩子們的親生家庭,他們的背景與我們的家庭背景不同,可能孩子在我家裡已戒了些陋習,但回到親生家庭度假三天後又會將陋習帶回來,那麼我又得重頭再教小朋友。

或當我發現小朋友行為上有偏差,我既要想辦法糾正小朋友的錯誤行為,又要與他們的親生家庭溝通,盡可能令他們明白我的意向和支持我。所有的一切都要付出心思,可能在此大家會問我,既要付出這麼多精力、時間和心思,為甚麼還要堅持下去呢?其實,正如前面我所講,我所付出的是有收穫的時候。

安慰與滿足從何來?

今年正月初五,我帶了五年的寄養女兒回來探我,一開門,她就抱着我開心地說:「姨姨,我真的好想念你啊!」一句撒嬌的話已令我甜到入心,感覺像多了個女兒,收到這麼豐厚的禮物,它不是金錢可以買到的。

在一次家庭飯聚時,我家婆問我的寄養孩子:「興女,長這麼大了,快要讀中學了,有沒有自己的心事啊?」,興女:「當然有啦,嫲嫲。」嫲嫲:「你想甚麼呀,是不是像時下年青人那樣,想拍拖啊?」這時興女一本正經地對嫲嫲說:「嫲嫲,我不會像他們那樣的,姨姨經常教我,不要那麼早談戀愛,要好好完成中學學業,到長大了,找到工作再考慮這些事。」我家婆開心地輕拍興女,高興地說:「興女真乖,嫲嫲好開心見到你這麼懂事,懂得為自己將來著想,將來做個自食其力有用的人。」

聽到她們兩嫲孫的對話,我打從心裡高興。我常想,教導孩子就跟栽種樹木一樣,只要這些樹木都能向上生,不向外彎,那麼長出來的樹木都能有用。無論是自己的孩子還是寄養的孩子,我都希望他們長大後不要學壞,不要給社會添麻煩,並能靠自己自立於社會上。如能多一個這樣的孩子到世上,社會亦多一份安寧,我的心亦多一份欣慰,就是這份心意和從孩子們身上得到的精神收穫,默默支持着我,令我有動力繼續堅持下去。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