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9-02-16 15:08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05期 2009年1月
專題——社區保姆

伊人當自強

鳴謝:香港離島婦女聯會Arany (社區保姆)、
阿May (社區保姆服務使用者)、
秀姐及Kiki(中心幼兒託管導師)
採訪及整理:本處新聞主任 何心怡

通常一提到香港最需要支援的社區, 通常都會想到天水圍,但事實上香港還有許多社區都面對着同樣的問題,就以東涌為例,人口有約八萬多人,該區也興建了不少屋邨和居屋,綜援及低收入家庭亦較多,由於交通偏遠,又位處旅遊區,居民更要捱上比其他區更高的物價,不少區內家庭都需要跨區工作,主婦為節省開支,也要選擇跨區消費,令區內發展有如一潭死水。

社署於去年十月推出鄰舍支援幼兒照顧計畫,其中一個試點便是這個資源較為困乏的東涌,目的是增加鄰里間的互助,並令兒童得到較佳的保護。因計畫而成為社區保姆的Arany,以前在加拿大居住時也曾做過這類工作,所以對育兒特別有心得,計畫令她能重操加國故業一展才能。正如她所說:「我自己有這方面的經驗,也很喜歡小孩子,想幫一些有需要照顧孩子的家庭,但是又與鄰里不熟悉,不知道他們的需要,若是沒有中心作為中介,自己也不夠膽作出嘗試。」不過縱使她擁有豐富的育兒經驗,仍要經過培訓,才能正式成為社區保姆。

阿May是一個在東涌居住的典型年輕母親,有三個孩子,分別是10歲、3歲半和1歲半。在未有社區保姆幫忙前,她請母親照顧孩子,但隨着母親年紀大身體差,而自己亦找到一份兼職,無暇照顧年幼的孩子,3歲半的孩子又正值頑皮和活躍之時,在無計可施下,她參加了這個計畫,將3歲半的孩子暫託在Arany的家中照顧。雖然之前想到將孩子放在陌生人的家中始終有點不放心,也不知道孩子能否適應得到,但因着對社工的信任,又認為本身也是母親的保姆比較可靠,所以最終踏出第一步,現時見到孩子也很喜歡去Arany姨姨家,並且尚算聽話,總算放下心頭大石。

阿May說未有工作前,經濟困難,心裏有很大的重擔,就像一個汽球隨時會爆,有時遇到孩子不聽話時,好難控制自己的情緒,現在能有人幫助一起管教,減輕不少重擔。阿May亦因為少了後顧之憂,而能放心工作,不但減少經濟上的壓力,心境亦開朗了不少。

城巿裏疏離的人際關係,令舊日充滿人情味的社會不復再,阿May回想童年在大陸時,鄰里關係極佳,連門也不用鎖。但到了香港後,大家都把門緊緊地閉上,連左鄰右里是誰也不知道。與阿May透過計畫相熟的Kiki也和應說,以前自己也很封閉,與鄰居非常疏離,但自從參與計畫,認識了區內的一班姐妹後,每次都很期待月聚的保姆聚會,因為可以見到一班姐妹,互相支持和關心,在困難時,她們又會施以援手。每當情緒跌到谷底時,姐妹們又會以溫暖的語氣、柔軟的聲線來安慰她,令她心中的沈鬱一掃而空。俗語有云,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從眾姐妹的鼓勵及給她的建議中,她獲益不少。現時她更會主動與街坊介紹計畫,希望計畫能幫助更多有需要的家庭。

伊人當自強
  • 圖中為Kiki, 阿May, Arany及計畫項目經理劉淑嫻。

與Kiki同是幼兒託管導師的秀姐,兩人一起在中心幫助需要託管幼兒的區內家庭照顧年幼的孩子。十數年前她與丈夫因為經濟轉型而失業,最後更搞到要破產,當時她因為身處逆境,心情極差,再加上一直苦無方法如何教子,只懂得用打或者滿足其需求的方法來令兒子不要煩自己,以致親子關係一直不佳,在生活及情緒等雙重壓力下,曾經有過自殺的念頭,不過想到自己不能丟下丈夫兒子,最後打消念頭。後來秀姐參加保姆培訓,了解親子相處方法,亦有機會運用所學到的如用尊重、雙眼的交流和用心聆聽小朋友的說話等來與中心託管的幼兒相處,試過後發覺奏效,她便也以同樣的技巧來對自己兩個正處於青少年反叛期的兒子,現在她與兩個兒子的關係也好轉了不少,生活也開心和積極了很多。

現時社區保姆計畫只是試行數個月,試點機構也表示不少區內家庭仍未認識計畫,要將區內鄰里拉近,仍需要多方的協作和努力。不過在這班婦女的身上,我們看到的是這班被重重圍困在生活壓力和子女管教等各種煩惱的婦女及家庭,他們所需要的或許只是一個中介,讓他們能互相連結,透過相濡以沫在對方的身上看到陽光。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