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9-01-16 15:45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04期 2008年12月
專題——信有明天

嘉禾大火救人英雄的最後送別

鳴謝:旺角消防局局長黃孝安接受訪問
採訪及整理:本處新聞主任何心怡

一場金融海嘯奪去了不少人畢生的積蓄 ,但卻比不上一場大火,連人命也奪去。2008年8月18日在旺角嘉禾大廈的一場五級大火,兩位英勇的消防員因為盡忠職守堅持到最後一刻,並毅然將氧氣筒內僅餘的氧氣分給其他身陷火場的巿民,最終因吸入過多的二氧化碳,失去了寶貴的生命,這亦是香港消防史上第一次有兩位消防人員因工而同時殉職。在電視機中,我們看到其同僚在天台上痛哭流涕的畫面,原來最痛的,並非已離去的靈魂,而是在生的人。除了消防頭目蕭永方的妻女及消防員陳兆龍的家人有痛失親人的感覺外,一班曾與二人一起出生入死、共度難關,度過無數「沙煲」歲月的消防同僚,同樣感到切膚之痛。

男兒有淚不輕彈,更不用說是見慣生離死別、危難場面的消防員,有不少人都認為男人大丈夫就算身上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和重擔,都不能輕易落淚或流露感情,但那天卻連鐵漢也流淚了。旺角消防局局長黃孝安憶述,事發後當天,平時熱鬧的旺角消防局一片死寂,沒有人發出聲響,連一根針掉在地上幾乎也能聽到,大家內心的悲痛可想而知,只能用沉默及淚水代替。這種傷痛或許能隨時間平伏,但心裏面那道傷痕卻是永遠不會磨滅,這是無論通過壓力紓緩組還是臨床心理學家的輔導都無法撫平的。

嘉禾大火救人英雄的最後送別
  • 《精英專訊》為消防處刊物

究竟是怎樣的一種傷痛,令平時鐵錚錚的硬漢也難以平伏?黃孝安說:「消防員之間有一種很特別的兄弟感情,是其他行業所沒有的,因為消防隊本身是一個很講求團體合作的工作,而這種合作便是建基於一個非常穩固的互信基礎上,故此消防隊平時的訓練和生活,都極注重培養隊友間的密切關係,以達到工作時的默契。其實每次出動時,消防員都會共同進退,這等於把自己的性命交給自己的拍檔,所以因工作而雙雙殉職,或許也只有消防隊才會出現。」消防員之間,日常生活甚至比親人還要密切,不但工作時大部份的時間都在一起,一起吃飯、一起出動、一起操練,甚至連洗澡有時也是一起,不少工餘的時間還會一起行山或遊玩,培養出的便不止是工作上的默契,更大程度是如親兄弟般的感情。

黃孝安稱,由於消防工作存在一定的危險性,故他們之間更有一個不成文的默契和承諾,就是每次出動前,大家都會承諾一定要一起平安出車,一起平安回局。而對於那天兩位消防同僚的殉職,黃孝安便曾於商台節目「有誰共鳴」說,他們是違了約,並沒遵守大家的承諾而隨大隊平安歸來,只是這份「責怪」的背後,卻承載旺角消防局同僚中無盡的淚水。這也是為甚麼在為蕭永芳及陳兆龍舉行最高榮譽喪禮時,靈車到旺角嘉禾大廈進行路祭後,還要前往旺角消防局進行告別儀式。

事實上,黃孝安在兩位同袍殉職的那天剛巧休班,收到急電時,他即刻趕往醫院,料不到卻是永別。他說有些畫面是一世也難以磨滅的,就像看着原本生龍活虎、談笑風生的同事,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毫無反應,最後聽到醫生宣告他們死亡,這一幕幕都讓他忘不了,甚至在兩位同袍殉職後的一個月內,夜裏亦輾轉難眠,不斷重覆地夢見這個情景,心裏的傷痛久久都未能平伏。而當中有一件事是他認為是二十幾年來最艱難的任務,就是將兩位殉職同事的死訊告知他們的家人,正是那份切膚之痛感同身受,更叫他難以開口。

雖然失去兩名手足是一生的傷痕,但黃孝安亦稱「作為消防員,我們明白要在傷痕中成長」,因為未來的工作還有許多挑戰,縱使內心有多大的傷痛,也不能讓自己淪陷其中,而要明白傷痕是無可避免的,人始終要勇敢面對往後的生命,好好活着,才是對死去亡魂的最大安慰。

自蕭永芳和陳兆龍英勇殉職後,旺角消防局的門外,每日都放滿了巿民悼念的鮮花,形成一片花海。兩人喪禮當日,隨着靈車徐徐地在路上行走,兩旁的巿民亦夾道對靈車低頭默哀和躹躬,雖然這一切都比不上兩條鮮活的生命,但蕭永芳和陳兆龍的英勇行為卻讓港人看到人性的光輝,也為香港留下了一個重要的精神遺產。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