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9-01-16 15:43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04期 2008年12月
專題——信有明天

八仙嶺山火後再生記——浴火重生

鳴謝:在八仙嶺山火中嚴重受傷的學生張潤衡接受訪問
採訪及整理:本處新聞主任 何心怡

「再艱難的考驗也只是過渡期,它就像隧道總有光明的出口」這是1996年八仙嶺山火其中一位重傷學生在其著作的書《過渡期—八仙嶺山火後再生記》封面的一句話。這個重傷的學生叫張潤衡,今年25歲,現正就讀中文大學的社會工作系碩士課程,並在星島日報寫專欄。

浴火重生
  • 張潤衡於山火後所撰寫的書

12年前八仙嶺山火,導致在山上遠足的一行師生被大火圍困,兩位盡忠職守的老師,因協助學生盡快向山上逃生,最後自己卻逃不過被山火吞噬,而與三名同學離開人世。張潤衡是數十位逃出生天的學生之一,在危急關頭,他跑上山崖頂的一塊大石,以為自己能避過此劫,豈知哮喘病發作,而腳下的石頭又鬆脫了,以致最後逃不過大火的洗禮,但他最後奇蹟生還,卻成為了重傷者之一。這場山火令張潤衡全身六成的皮膚燒傷,右手嚴重受創,昏迷三個月。現在潤衡亦只能靠左眼看東西,右耳幾乎聽不到聲音。自燒傷後,張潤衡在往後的大半年間差不多把醫院當成家,經歷過數以百次痛苦難受的手術、物理治療、職業治療等,還要面對毁容及別人好奇的眼光,雖然他曾經想過自行結束生命,幸而最後他都沒有放棄自己,更活出了豐盛的人生。

2004年,即山火過後的第八年,他撰寫了個人的第一本書《 過渡期—八仙嶺山火後再生記 》,記錄下經歷山火後的心路歷程。正如他在書中提到寫書對他來說是一個痛苦的過程,不單是因為雙手因為嚴重燒傷而指頭需要切斷,令自己寫字比常人困難,而是他要重溫每一個經歷痛苦的畫面,要赤裸裸地面對自己的傷口。雖然過程很辛苦,但他最後還是完成了。

浴火重生

山火改變了潤衡的一生,他坦白地向我們說山火那年他的年紀還小,只有12歲,甚麼也不懂,成績差,朋友也不多,如果不幸被燒死,頂多只會成為一段新聞,但是經歷了山火,卻讓他一步一步在生活中得到歷練和成長,直至今天,他突破了自己身體上和心理上一個又一個的限制,令他的生命經過烈火的洗禮再度重生。

張潤衡為了克服山火帶給自己的陰影,他曾於山火後的第五年嘗試再一次登上八仙嶺。登上八仙嶺或許對我們 一般人來說,並不是件難事,但對潤衡來說,每一步都很沉重,都是在重溫着大火帶給自己的痛苦,登山時他甚至產生過自己和整個山頭被火燃燒的幻象,於是第一次企圖登山失敗了,但他並沒有放棄,2003年山火的周年日,他再次重回舊地,這次他終能放下過去的包袱,戰勝自己痛苦的回憶。

山火後給潤衡最直接的改變是,他開始懂得發奮讀書,由原本全班尾二的成績一躍成為全級頭十位,為了令父母可以繼續為自己而驕傲,他繼續維持出色的成績,升中五時更毅然決定隻身上路找正在美國留學的舅父,自己找學校、住宿,到最後終能在三藩巿州立大學的心理學系畢業,張潤衡說,當他拿到自己的畢業袍時,激動到哭了起來,為着背後比常人付出加倍的努力克服自己身體上的障礙,以及通宵達旦地留在學校和圖書館讀書寫論文。但正如他所說有些東西你不爭取、不等待,就不會有那種滿足感。無論是為了夾band而用特製手套學打鼓、還是為足球隊破蛋而苦練腳力,都是一樣,他沒有因為自己的障礙而放棄每一個夢想,雖然每個夢想的實現都得來不易,但每次的成功也給自己帶來更大的滿足和快樂。

時至今日,張潤衡繼續用自己的生命影響別人的生命,他透過在學校、教會等不同的場地,以講座及分享會進行生命的教育,用自己以眼淚和歡笑所編寫的故事鼓勵年輕人,這故事中有許多人幫過他、關心他,陪他一起跨過生命一個又一個的難關,當中更重要的是每條漆黑的道路都有神與他共行。正如張潤衡所說,處身黑暗的隧道時往往是痛苦的,但只要存着盼望,總有光明的出口。

花名叫阿魚的張潤衡形容自己人如花名,每次他眺望着八仙嶺腳下的那片海,便渴望自己能像魚一樣游出內海,看看外面的大海是怎樣。阿魚,他實現了自己當初的理想,而今天他仍繼續造夢,並為自己的夢努力着、奮鬥着。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