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9-01-16 15:39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04期 2008年12月
專題——信有明天

地震過後

世界宣明會中國辦事處項目官員 黃淑慧

青川,這裡從前擁有清澈的河水、蒼翠的高山,然而今年5月12日卻給這地帶來了不一樣的巨變,地震把數百戶人家埋沒了,沒有預告,沒有先兆……

地震過後

不知是偶然,或是天父上帝的安排,宣明會於去年進入四川開展項目工作,青川是四川省的第一個項目點。過去一年的籌備、培訓、所建立的關係網絡一切都像是為這次大災難作準備,既是救援人員,又是第一身災民,這個雙重身份意義特殊。 5月12日當天,山崩地裂,可看到整條路都在上下擺動,同事們趕緊的從樓上飛奔下樓,從香港來的項目主管還未意識到甚麼回事,就給拉到一所中學的操場上,似乎那是最安全可靠的集中地,一下子,這個平時啷啷聲響的校園充斥着悲哀的叫吟與哭聲;整個縣城,一下子認不出路來了,燈沒了,路沒了,樓塌了,親人死了,沒有人能忘掉5月12日2點28分這一刻。剛交付首期的樓房塌了,剛買回來的轎車搞壞了,老人家一生的積蓄就在這剎那間一掃而空,本來準備下個月結婚的女朋友走了,正準備考高考的孩子不留一字離開了人間,沒有預告,沒有先兆……當刻許許多多的老百姓就只哀傷問蒼天「為何是咱家?」一個沒答案的問號。

地震過後

6個月過去了,老百姓從露宿街路,到寄住帳篷,再到住進板房,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街道上、市場裡、學校中、鄉郊裡慢慢回復正常,悲哀是否就這樣的給時間沖淡?

「再苦的日子也要活下去」前進鄉的校長大聲鏗鏘的說道,他的太太在地震間為了拯救學生逃不出來,在瓦礫中死去,留下八歲的女兒。「孩子現在送出綿陽讀書,我要重建這所學校,還有很多事要我去辦,忙得太厲害了。」校長娓娓道來他的心底話 「那天我們父女倆在校門前足足來往了5次,孩子哭着對我說:「爸爸帶我回家」,但最後還是把她送出去了。」「為何不把孩子留在身邊?」「孩子跟着我沒辦法得到好的照顧,我實在不得不送她到外面去讀書,這裡環境不好,我答應了她媽媽要好好把她養大成人,惟有在那邊有較安定的生活,孩子才能專心,而且,這裡還有很多小孩需要我去照顧,真的要好好辦好這所學校,讓孩子重新站起來。」眼前的這個爸爸,身兼多職,人前人後的一校之長,這刻間流露出他的決心與毅力,是何種力量驅使?

地震過後

「這次地震我付上的代價太多了,我不可以再失去了,上天既然給我生存的機會,就要好好的活下去。」從他的眼中看到男子漢的決心,旁邊的人說他似乎把亡妻之痛遺忘了,但我想只有他才知道那是如何的一種痛。

木魚中學,這是青川縣受災最嚴重的學校。兩座學生宿舍完全塌陷,百多名學生就此終結了他們短暫的生命。這天來到校園追悼死難者,遠處就看到兩個倖存的女生在操場漫步,深深追悼着這校園的一切,從前熱鬧的校園現在變得寂靜,工人們還在清理瓦礫。

她們帶我到山崗上去看看同學們的墓碑。沿途小娟(虛疑名字)說出了這半年來翻天蓋地的經歷,對解放軍的感謝更是言猶在耳:「那解放軍哥哥從廢墟中救我出來,叫我堅持,要我撐下去,我們現在仍在聯繫。」小娟一拐一拐的走着,原來她才剛從上海的醫院療傷回來,她的左腳給壓了整整兩天。她努力的爬上山崗,本能的給她扶了幾下,她笑說:「姐姐,我行的!」善意的拒絕了我的撐扶,「既是老天給我生命,我就要好好活下去!要好好的走下去。」問她是否還有甚麼需要?就是這一句「我們所得的已夠多了,政府、宣明會和其他的愛心人士已送過棉被、枕頭,我們都很心滿意足了。可以的話,請你過來為我們講講課,好嗎?很多學校裡的孩子都需要你們的愛和鼓勵」,簡單而單純的訴求,沒有大聲喊號,是甚麼讓她們如此知足自在?「從前爸爸媽媽都因為要掙錢而外出打工去,現在這個地震反而把他們震回來了,現在我可以天天見到爸爸媽媽就安心了。」滿足就是這樣簡單,能夠一家團聚,擁有生命,甚麼事情都可以重頭再來。

一個一個活生生的故事...不...它們不是個故事!是活生生的人正在經歷的事情!聽着讀着見着這一個個真實的生命,我可以做些甚麼?機構可以做些甚麼?似乎都是在拾海星,帶來的也不是永遠的照顧。幸運的是,我們還活着,還有從心而發的愛心。與最貧窮的同行,這就是我們的使命。這個冬天,我們繼續為災區的孩子老百姓送上棉衣、棉被過寒冬……今天不知在香港的你,是否在掙扎着?在享受着?在埋怨着?在喜樂着?怎樣也好,盼望大家都能依靠祂,相信祂為你預備的一切也是有最好的美意。 在患難中在乎的就是我們是否完全的交上,交上生命的主權給那創天造地的父。

(註:本頁相片由世界宣明會—中國辦事處提供。)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