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8-12-18 16:24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03期 2008年11月
專題—性罪犯名冊

教育機構看《性罪犯名冊》的建議

本處親職教育中心主任 廖李耀群

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轄下的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於2008年7月29日為設立性罪犯名冊提出臨時建議。這項措施指在對現時從事或即將從事與兒童或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共處工作的人,進行刑事罪行紀錄查核。由於此項措施可謂特別為保護兒童而設,而建議中亦特別說明「與兒童有關的工作」是包括教育機構,即中學、小學、幼稚園、幼兒學校及為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而設的特殊學校等;而所謂工作是指:

  1. 根據僱傭合約或學徒訓練合約從事的工作;
  2. 志願工作;
  3. 作為教育或職業課程一部份而接受的培訓;
  4. 自僱的工作。

瞭解到上述法例的內容後,作為幼兒教育工作的一份子,我們有以下的回應:

一、同意任何可以保護兒童的法例

我們的職責是盡我們所能提供一個安全、健康、愉快和積極的環境給小朋友成長,而所謂「保護」兒童是包括:

  1. 免受身體損傷—不論因人為或意外引起兒童的皮肉損傷均是不可接受,能夠減少或避免兒童接觸有機會危害他們身體的人士,是教育機構最基本的責任。
  2. 免受心靈欺騙—幼兒十分信任經常與他們親近的人,亦容易喜歡向他們示好的人,除家庭成員外,老師(和校內主要照顧他們的人,例如嬸嬸)是尤其獲得幼兒的依賴和敬重,學校是兒童吸取與人建立關係經驗的首個場所,如他們在校遭到信任的人性侵犯,這被騙的感覺在成長中不容易磨滅。
  3. 免受行為錯示—攬攬抱抱,依偎懷中,甚至熱情親吻是幼兒與喜歡的人交往時常見的表現,老師(和校內主要照顧他們的人)更會藉此等行為向他們表示愛護之情,但這對有性犯罪傾向者來說,這些接觸可能是誘惑,亦是犯罪的機會,如孩子未能成熟地分辨親暱與侵犯的界線,孩子可能會模仿了錯誤的親密行徑,影響他日與人的相處。
  4. 免受成長挫敗—我們都希望孩子有愉快的成長,雖然與同輩的爭執,承受犯錯的後果或受老師的教誨等會令他們感到壓力,卻是成長的磨練。但孩子遇到侵犯,卻會令他們產生惶恐不安、羞愧內疚,學校和照顧者有責任預防其發生。

設立性罪犯名冊措施的確有助教育機構選聘適合的員工,故此贊成推行。

二、建議執行程序要從簡

一般教育機構基本聘用的員工包括了老師、文員和職工,但亦會按不同的需要聘請很多其他專才,例如物理治療師、體能教練、藝術教育導師和個人護理員等,他們都有機會與兒童有不同程度的直接接觸,他們可能會負責照顧孩子如廁,甚至需要觸摸兒童的身體做訓練,故此在聘任前,為保障兒童安全,查核申請者的背景是重要的預防措施。

我們贊成名冊應以不公開形式發放,因為個人的人權和私隱是必須受到尊重的,而新制度只適用於新聘任者,由他們自行提出證明以示沒有干犯性罪行的記錄,為免延誤聘用程序,建議申請查核的步驟必須從簡,當局要設立快捷而保密的方式通知僱主有關查核結果,查核的費用更應豁免。

三、避免窒礙孩子與社區的接觸

在教育的過程中,為令兒童增廣見聞,我們會鼓勵透過與社區接觸來學習,於是孩子們經常會與到校的義工家長、到校探訪的團體義工、和到外間參觀時的接待員工和義工接觸,要對這些熱心而無償的人士的背景逐一查核則甚有難度,不單可能打擊了義工的參與熱誠,亦窒礙了孩子與社區的接觸和學習機會。我們建議不是恆常於教育機構擔任義務工作者無須出示証明,而孩子與這些義工接觸時,教育機構負責人應細心監控活動流程和人力分配,例如減少義工與孩子單獨相處的機會,以確保兒童的安全之餘,亦不減義工的熱誠。

四、推行配合的社區教育

縱然有無數的保護兒童法例與措施,例如已執行多年的禁止獨留子女在家,現時加上設立性罪犯名冊等,但真正能有效保護兒童的是大家對這訊息的認同,從而提高警覺作出適當的防備,故不間斷而深入的社區教育實在不可缺少。

五、提供改錯的機會

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同意文件提出罪犯的懲罰、治療和自新以及風險評估與管理應互相緊密連結,並應採取綜合的處理方案。而性罪犯名冊只為其中一個環節,更重要的是如何協助犯事者自新。因此,在成立性罪犯名冊的同時,應引入適切機制與配套措施,進一步協助性罪犯接受治療並得以自新。例如在出獄前為性罪犯作重犯風險評估、強制性罪犯接受治療及輔導,或由社區推動工作,協助罪犯重新融入社區,減低他們重犯的機會。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