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8-12-18 16:18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03期 2008年11月
專題—性罪犯名冊

從更生角度看《性罪犯》名冊的建議

香港善導會行政總裁 吳宏增

自本年七月底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政會)發表「性罪犯名冊諮詢」意見書以來,社會上支持建立名冊的建議,似乎是一面倒的贊成。猶記得在諮詢文件發表當日,有媒體記者「漏夜」也要找本人作訪問,好讓本會的意見能在當日晚間新聞「出街」,理由是他們找不到不同意見的聲音。傳媒朋友知道香港善導會是從事更生康復工作的,在這個議題上,理應持不同意見。誠然,傳媒朋友估計正確,香港善導會自始至終對任何妨礙更生人士重投社會的措施,均有所保留,甚至是反對的。

「萬惡淫為首」,在中國人社會,干犯性罪行是會遭受極大的社會標籤。過去多個月來,不少傳媒希望透過本會,安排曾干犯性罪行的服務對象接受訪問。本會服務對象中固然有該類背景人士,但願意接受訪問,講出意見和感受者,委實極有限。然而,他們對法改會有關的建議,反應是強烈的,只是他們不願意站出來直接表達而已。過去本會收過由該類人士發出的電郵,陳述有關建議對他們可能造成的傷害,慨嘆社會的不公,要特別針對他們,令他們終身負上不能磨滅的烙印。

性犯罪在不同文化當中都是極為觸動社會情緒的罪行。近年,社會屢發生曾干犯性罪行者在服刑後,再度從事以前的工作,以相同的手法侵犯兒童,引起極大的迴響,而輿論也有要求政府在保護兒童及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方面,適量地仿效一些國家的做法,將曾犯性罪行者的資料列入檔案資料庫,方便追踪查核,目的是減低他們重新犯事的機會。

保護弱小免受傷害,減低曾犯事者再犯事的機會,是無人不認同的方向,也是社會各方的良好意願,但良好意願之得以達成,必須依靠有效的方法與途徑。法改會所提出的名冊制度,是否能達成上述目標,應是該會諮詢公眾的目的。以下,本人綜合部份更生人士的觀點,加上善導會的意見,讓社會大眾從更生康復的角度了解反對建立名冊的理據。

反對建立名冊的理由

首先,正如諮詢文件承認,根據外國經驗,成立登記名冊之類的制度,根本未確定能減低性犯罪。種種的調查研究結果各異,總的來說是莫衷一是。因此,現時的客觀研究根本沒有提供理據支持建立名冊制度。

經傳媒報道有性犯罪者一犯再犯,公眾容易誤以為性罪犯再犯相同罪行的比率甚高,但事實數據並非如此。根據外地以至香港的資料顯示,干犯性罪行人士觸犯其他罪行的比率不比其他類型犯案者為高,而他們再干犯性罪行的比率,則遠較整體再犯率為低。

不論香港或外地,侵害兒童案件大多發生在家庭,並涉及兒童所認識的親友,以至家人。諮詢文件針對性罪犯的工作地點,似未命中問題的焦點。名冊制度令被判刑者有終身烙印,家庭其他成員縱使知悉事件,可能更傾向隱瞞,使受害者再受傷害。

諮詢文件建議的做法雖然較外地簡化,但如何確保有關資料不被洩漏,是十分重要的課題。每一位求職者都會為準僱主提供大量個人資料,至於那些不願接受僱主審查,或被確定曾干犯性罪行的人士,準僱主能否保障這些人士的私隱,亦屬疑問。倘若僱主明知其僱員有犯案記錄而仍容讓他們接觸兒童及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假若不幸再發生事故,則僱主是否亦有刑責?在這種顧慮下,還有僱主敢聘用有關人士嗎?

莫要一竹篙打一船人

名冊建議的主要原意是保護兒童及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但諮詢文件建議名冊所適用的相關性罪行,其範疇之闊,有「一竹篙打一船人」、「有殺錯無放過」的效果。倘若將來法例容許僱主查核現有僱員的相關紀錄,則後果更嚴重。

其實,要減低兒童及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受性侵犯的機會,必須從多方面入手。當中,教導家長及監護人提高意識,教導兒童如何辨識問題和及時向家人求助,均是直接減低受害機會的有效方法。而在罪犯方面,在非標籤化的環境中進一步接受各種心理性格治療,納入正常的社交群體,重塑健康正常的性格,才是減低個人再陷誘惑,再次犯罪的有效方法。

孌童癖是一種性格問題,在精神病分類中被列為性格異常。性格異常者在生活其他方面與一般人無異,但對某種行為及意識是會陷入不能自拔的景況中,要改變殊不容易,「治癒率」亦不高。而社會大眾所憂慮乃這類人士為兒童所帶來的潛在危險,除名冊制度外,政府其實可考慮其他做法,針對這類人士的需要,建立強制性的跟進輔導,以減低他們再犯罪的風險。

香港善導會支持保護兒童及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更支持推行有效達致這個目標的方法。但法改會的建議,本會認為是值得商榷的。法改會應進一步諮詢公眾意見,尤其是極有可能受名冊制度所影響人士的意見,使有關建議在平衡各方利益的同時,確能為保護兒童及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帶出實質的效果。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