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8-12-18 16:16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03期 2008年11月
專題—性罪犯名冊

從保護兒童角度看《性罪犯名冊》的建議

香港保護兒童會總幹事 蔡蘇淑賢

在過去二、三十年間,雙職父母愈來愈普遍,再加上工時長、工作壓力沉重,令不少家庭愈來愈依賴家庭傭工及各式各樣的服務去填補父母在照顧、教育及培育兒童的功能。此外,全球性的競爭,加上香港父母望子成龍的殷切期望,令教育及培育兒童各種技能的課程及服務如雨後春筍般發展,涉及的工種及人數也不計其數。

加強保護兒童刻不容緩

儘管絕大多數的父母視子女如珠如寶,也傾盡家財為兒童尋找學歷高、具專業技能的導師去栽培兒童成為全能人才。可是,很少父母考慮從事兒童工作的人士曾否作出危害兒童的行為,而提供各式各樣兒童教育及服務的大多數僱主亦無從知道應徵者曾否犯上侵害兒童的罪行,建議中的《性罪犯名冊》正好填補部份的漏洞。

根據懲教署資料,2006年在囚的170名罪犯中,約40%涉及侵犯兒童。《性罪犯名冊》諮詢文件中亦提及涉及性侵犯的人士,很多與受害兒童在工作上定期接觸,包括綱琴老師、補習學校老師、在特殊學校工作的復康助理、小學的技術員。最令家長震驚的是今年8月,一位執教鞭超過三十年的小學男教師被控多次與其任教的小五女學生發生性行為。

兒童工作者由於與兒童定期接觸,已與兒童建立信任關係,因此父母或提供兒童教育或服務的僱主一旦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僱用孌童癖患者從事兒童工作,便會把兒童置於極度危險之中,這對於一些年幼的兒童尤其危險。年幼的兒童由於表達能力有限,很難向父母描述所遭受的對待。即使他們嘗試表達,由於大多數的父母對兒童性侵犯所知不多,也容易忽視兒童所描述的「奇怪」經驗,未能及早介入保護兒童。此外,不少的孌童癖患者也有一些慣常技倆,阻止兒童揭發其罪行,包括:一)把性侵犯行為歪曲成為愛的表示,二)進行性侵犯行為後獎賞兒童,三)恐嚇兒童向他人提及性侵犯行為的後果,及四)利用與兒童關係游說他/她把被性侵犯的經驗保密。凡此種種都說明香港社會需要有特別措施去阻止患有孌童癖者從事涉及與兒童接觸的工作,而性罪犯名冊是最基本的措施。

短期措施

從保護兒童角度,本人十分贊成儘快推行《性罪犯名冊》,讓僱主(包括家長僱用自僱人士)有渠道查核準僱員曾否因性罪行而被定罪。可是由於現時很多性罪行判刑過輕,委員會未及全面檢討性罪行刑期時推行《性罪犯名冊》,因此,本人不贊成於現階段名冊內不包括根據《罪犯自新條例》(第297章)第2條被視為「已失時效」的性罪行定罪紀錄,令僱主(包括僱用自僱人士的家長)未能獲得準僱員的全部干犯性罪行的資料。

建議中的《性罪犯名冊》視僱員、志願工作者、受訓人員及自僱人士為一體,全部納入“從事與兒童有關工作”的規管範圍,且並不強制僱主(包括僱用自僱人士的家長)進行查核。本人覺得這是不適切的做法。相反,本人認為應參考英格蘭與威爾斯的做法按不同類別人士在兒童工作上涉及的風險,而作出不同的安排。本人認為應把從事與兒童有關工作的人士分為兩類:

  1. 任何經常照顧、訓練、監管兒童或是唯一看管他們的成人,包括僱員、受訓人員及自僱人士皆需強制進行查核準僱員/受訓員,以確保他們沒有干犯性罪行的紀錄。
  2. 任何涉及與兒童共處工作的人 (包括志願工作者),僱主可自願進行查核,唯僱主 (包括家長) 不可讓第二類人士單獨與兒童工作,必須有第一類人士陪同。

作為保謢兒童的措施,本人認為長遠應規定所有第一類人士進行查核,而非只局限於準僱員及受訓人員,以確保沒有孌童癖患者以僱員、受訓人員、自僱人士或唯一看管者身份從事兒童工作。可是基於現階段如於所有現職僱員中全面推行查核《性罪犯名冊》,將涉及很多僱傭問題,因此較踏實的做法是於第一階段先在準僱員、受訓人員或新聘自僱人士間推行,讓僱主有時間釐清整體引入《性罪犯名冊》後僱主需承擔的種種僱傭風險或問題後再全面推行。

為確保《性罪犯名冊》這行政措施能發揮保護兒童的作用,政府必需把查核的程序簡化,且豁免志願機構及低收入家長的查核費用。由於涉及兒童教育或服務的機構大多集中在某些時段,例如暑假前或開課前大量聘請員工,查核準僱員或所有僱員的性罪行紀錄將涉及大量的行政工作;如加上查核《性罪犯名冊》行政程序繁複及涉及可觀的查核費用,將令有關機構不勝負擔而令名冊不能發揮其預防的功效。同樣,豁免低收入家長的查核費用也會起鼓勵作用,令更多家長在僱用自僱人士前主動查核名冊以保護兒童。

長期措拖

要有效地保護兒童,本人期望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將加快檢討相關的刑法工作,並贊同應該採取綜合的處理方案,從罪犯懲罰、治療和自新以及風險評估與管理三管齊下,以減低性罪犯重犯機會。

本人亦期望照顧及教育兒童的相關專業,包括教師、幼師、幼兒工作員等採納社工的監管機制,每年要求專業人員主動申報犯罪紀錄,以加強專業對從業員保護兒童免受傷害的要求及監察。

最後,保障兒童的安全是家長的首要任務。因此廣泛教育家長如何選擇合宜的照顧及培育者及如何採取合宜的措施去保障兒童免受傷害,永遠是家長教育重要的一環。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