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8-12-18 15:58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02期 2008年10月
專題—四川重建

從救援組織的眼中看四川重建

樂施會香港部總監 何渭枝

5月12日,四川發生強度高達黎克特制八級的大地震。由於災源較淺,遠至甘肅及陝西均受到地震無情的打擊。根據官方最新數字,是次地震共造成逾六萬九千人死亡,超過一萬八千人失蹤,37萬多人受傷,受災人數高達四千六百多萬人。

上述資料,筆者在跟傳媒、捐款者或親朋好友介紹樂施會在四川工作時,例必引述。單是這些數據,大家已深感四川地震重建工作不容易。可是,其實上述數字只屬冰山一角。筆者在這提供另外兩項較少人提及的資料:

  1. 地震發生至今,發生在災區內的餘震次數,已高達二萬二千多次。
  2. 當筆者執筆行文時,剛傳來消息,指四川南部與雲南接壤的攀枝花市,亦發生六級地震。換言之,整個四川均處於地震活躍期。
四川重建

眾所週知,是次天災規模極大,幅員廣,令重建工作異常艱巨;但鮮為人注意的是,持續發生的地質災害,亦為四川的重建工作,帶來更大的挑戰及變數。

正如前述,現時災區仍處於板塊活躍期,餘震威脅仍在,而四川的地理面貌亦增加重建難度。簡單一點來說,四川大約有一半地方是位處平原,但沿汶川地震帶三百多公里長的地區,屬險要山區,在當地居住的受災群眾,高達二百多萬。這些山地災區位於震中帶,在未來三至五年,將繼續受到堰塞湖、滑坡及泥石流等地質災害的陰影籠罩。

樂施會一直奉行的國際防災標準「SPHERE」,首項也是最重要的標準,是要確保受惠群眾的人身安全。若貿然在原地重建安置災民,明顯風險極高;但倉卒決定外遷災民,則會衍生其他問題。先是重置地點的接收能力,其公共設施,如學校、醫院,未必能夠突然間接收龐大的外遷人口;而當地土地和社會資源該如何重新分配或補償,也是一大考驗。

此外,若因應重置地點的接收能力,而過度分散重置災民,將無可避免破壞原有的社區脈絡及關係。事實上,當地有不同少數民族,如羌族、回族及藏族,聚居在山區上,如何在外遷時,保存他們獨有歷史、文化、傳統,以及與重置地點的漢族融和,是必須考慮的重要因素。至於平原的重建工作,雖較簡單,但為免「豆腐渣學校」悲劇重演,加上是次地震規模前所未見,應用於重建,特別是學校,醫院等公共設施的抗震等級和其他防災標準,必須大幅提高,同時需徹底落實嚴格的施工質素監察及巡查工序,令工程倍添複雜耗時。

四川重建

現時四川的重建工作,如何能夠在「及時回應災民需要」及「確保災民長遠安全及獲妥善照顧」兩方面取得平衡,無疑是對協助當地重建救援組織的一大難題。為此,樂施會認為當務之急,應先盡快安排臨時住房及教育安置,以換取時間,妥善做好減災防災風險評估、仔細部署永久外遷規劃及實施,以及落實高質素的重建工程。樂施會現時在當地興建可拆除及搬遷的「流動學校」,正是出於上述考慮。

與此同時,雖然四川素有「天府之國」之稱,當地百姓的收入較高;但自從大地震後,不少「脫貧村」因天災的打擊而返貧,而貧窮農村的情況更是嚴竣。作為以「助人自助,對抗貧窮」為宗旨的發展組織,樂施會正利用以往經驗,投入一億三千多萬元,分別於四川及甘肅兩地,開展復修水利、社區基礎設施、學校等項目,另亦協助當地恢復及促進經濟生產。另針對未來可能會發生的地質災害,樂施會亦預留款項作為未來救災之用。

根據樂施會多年經驗,通過參與公開透明的災後重建規劃和實施工作,災民不僅掌握資訊,成為監察一環,更有助他們投入重建後的社區,促進鄉村管理和社區互助關係,有利活化當地長遠發展,更可令災民早日走出陰霾。因此在落實重建項目方面,樂施會一直秉持「參與式災後重建」原則。事實上,中央政府在今次災難中,亦意識到箇中的重要性,民政部也表示,要讓受災群眾安居,不僅需要科學選址,還需要尊重災民需求和呼聲,保證他們的發言權和知情權。

在如此緊逼和複雜條件下,要有效開展及落實重建工作,乃至長遠重新活化社區,實需各方參與,亦是各方責任。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