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8-12-18 15:58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02期 2008年10月
專題—四川重建

社會重建–從社福界看四川重建

香港大學行為健康教研中心研究統籌 徐燕齡
香港大學行為健康教研中心總監 陳麗雲

2008年5月12日是一個中國人不可能忘記的日子!當天下午2時28分在四川發生了八級大地震,以汶川為地震中央,截至七月尾,地震已造成超過七萬人死亡、37萬人受傷、一萬八千多人失蹤。災禍的嚴重情度令國內、外華人、以及世界各地的人都紛紛為災民提供各方面的援助,包括捐款和各類型的物資,以應災民的燃眉之急,大部份在超重災區的居民的生活在地震後全被打亂,救援和應急援助是必要的。但距離地震發生已有三個多月,當世界的關注漸漸減退之後,四川社會重建的漫長工程才真真正正開始。

社區能力建構
四川重建

長期工作必須從社區能力建構方向著手,社會重建所包括的不單單在於硬件上的房屋樓宇建設,同樣重要的是社區重建、支援網絡重建等。而社會重建的重點是要幫受影響的居民重新建立有質素的生活,而最先要做到是為他們除去「災民」的標籤身份,因為「災民」代表被動、等待救助、無能為力、甚至絕望,而等待其他人施以援手的無助感是脫離災民身份的最大絆腳石。

「去災民化」(De-victimization)的首要條件是增加居民對社區的投入感(Sense of Engagement),鼓勵及協助居民參與社會活動,建立自己的社區支援網絡,從而幫助他們建立有尊嚴的生活。在這個範疇上,協助社區重新發展經濟是重點。從臺灣921地震中學回來的重要課題是工作使人重拾應有的存在感,災後重建的工作必須包括:協助發展小型企業和創造就業。以此模式運用在四川,當地的非政府組織可鼓勵婦女參與針織、刺繡的工作,訓練他們包裝的技巧,建立屬於自己四川的品牌,繼而協助將製成品推銷到內地其他省份、港澳地區、或銷出海外。這些產品更可以配合不同節日(例如:農歷新年、情人節、中秋節等等)以增加銷量。這方法既可增加居民對社區投入感,亦可發展地區經濟,增加本地就業。

另一方面,大部份在「超重災區」的居民都因房子全塌或列為危房的緣故被安排到臨時板房居住。當中需要各界關注是災後的遷移壓力症候群(Relocation Stress),居民除了要面對災後的身心調整,更要面對因為轉換環境所引起對健康和社會心理狀況造成的困擾。在這方面,可以組織年青的一群,協助周邊建房子的工作;或是動員年長的居民幫忙照顧小孩。

四川重建
步出哀傷

當基本的生活需要得到適當的安排,心裡所埋藏的哀傷亦需要有適當的方法去釋放。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講述地震的痛苦經歷,例如中國男性,他們多以沈默的方式或以工作分散注意的方式去處理哀傷。講述傷痛(Narratives of Loss),Joan Berzoff(2006)提出通過敘述去世者的善德、其獨特性和優點,可讓在世的人從哀傷中尋找生命中的意義;這不只是單單坐下來的分享,更有效的是利用生命冊(Life Book)、相冊、喜愛的曲調等等。對少數族裔的人士,他們需要去重新確立屬於自己文化、宗教的社區,建立文化博物館可以是其中一個好方法。

一些集體悼念的儀式可以在其中一些特別的日子進行,例如11月12日是剛好地震六個月或是2009年5月12日為一週年。這些日子都是一個里程碑,是一個在世的人為去世的人的悼念,是一個提醒是時候為自己的生命重新訂立方向;這亦是一個合適的時候去協助重建的工作者回顧過去的工作,評估並展望這長期重建工作的方向。香港大學和北京師範大學聯合啟動「巨災管理工程」(Catastrophe Management Initiatives, CMI)計劃項目,並將於11月12日合辦一個假於綿陽「全球對話」(Global Dialogue)的國際座談會,除了回顧和展望,更重要是集合各方的經驗和知識為中國建立完整的應急管理體系。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