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8-09-18 17:22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00期 2008年8月
專題—活在邊緣

通脹後遺症–綜援家庭篇

鳴謝:本處深中樂TEEN會綜援家庭受訪者
採訪及整理:本處新聞主任何心怡

高通脹對基層人士所帶來的影響單從生活必需品的升幅便可知,如油、鹽、米、醋等,無一不加,而加幅也遠超想像,不止是基層,就算連普通百姓,也能深切體會高通脹為生活所帶來的種種困擾,而筆者相信不少人都有同樣的感覺,便是通縮時,減幅有限,但是加起價來,卻以倍數般的增長加上去。經濟看似好轉,但事實是生活質素並沒有因此比以前好了。

政府早前一擲27億元,向全港108萬名綜援受助人「出雙糧」,可惜這只能應一時之急,卻不是長久之計。因為物價依然高脹,不少受訪的綜援家庭仍飽受通脹之苦。他們指出不單肉類貴了很多,連蔬菜也比以前貴了三份之一。以前10元豬肉已足夠一家人吃,但現在20元的豬肉也沒有過去10元的份量。用以煮食的石油氣費也貴了近一倍(以10公斤樽裝石油氣計,以前是140元,現在已加到200元),至今唯一價格較穩定的只有電費。

主要的生活開支除了食物以外,孩子的書簿、雜費、校巴費、課外活動等亦全面加價,若以現時綜援不變的情況來說,是難以維持過去的生活水平。現在唯一能做的,只好每餐吃少一點、多菜少肉,盡量周圍格價,原本用石油氣,也盡量用插電的電器煮食,從小處節省,令僅有的綜援金能發揮最大的金錢效益。

消委會的報告曾指出,超巿比街巿、藥房和小零售連鎖店的價格貴至少一半。但現實是香港人與超巿難以分割,雖然不少新鮮蔬果、肉類可於街巿購買,但不少日用品還是需要在超巿購買的。他們惟有經常留意超巿的減價情況,在減價時多入貨,但就算減價,其實也比原本的價格貴了接近一半,無論是小巿民還是綜援家庭都要「捱」貴價貨品。

有人擔心加綜援只會令大家只懂向政府「攤大手板」,事實上不少綜援家庭的受訪者均向我們指出,他們並不主張政府應增加綜援,反而認為政府應該壓抑物價繼續上漲。「很多日常食品、日用品都比大商家壟斷,不少都用通脹做藉口趁機加價,真正的加幅是否如價格般反映的這麼多,實在令人懷疑。」他們也提到經常被廣告誤導,以為減價物品就一定便宜,後來發覺原來不是這麼一回事。

政府撥款給消委會擴大格價行動,例如向大眾發放格價行情,這措施對普羅大眾和綜援家庭都有一定幫助,不過受訪者也反映「最好透過一些我們容易接觸到的媒體,如電台、電視發放有關格價行情的資料,才能有效快速地幫助我們透過這些資訊省錢。」

事實上,除了日常衣、食、住、行的開支大增,其中一個受訪者阿財說有時想帶孩子出去走一走,但因為車船沒有津貼,所以也少了帶他們出外。如果申請不到課外活動的資助,以有限的綜援金,再加上通脹對生活所造成的壓力,高昂的交通費等,就更難讓子女參加 課外活動。

每當問及他們最大的憂慮時,不少父母最擔心的還是自己年幼的孩子,領綜援的父母雖然可以全職教育子女,但局限於教育程度不高,又不懂英語,而現時小學的英文程度已很高,再加上小朋友需要更多元化的學習技能,故仍需依賴外間的補習及托管服務,不過這又是一筆額外的開支,令原本已捉襟見肘的生活更添經濟壓力。

在百物騰貴而綜援不變的社會現實下,不少綜援家庭大受精神壓力。小童群益會一項調查發現,所有受訪的低收入家庭為節省開支而縮減子女的學習活動,9成4家庭更因經濟壓力大增變得「家嘈屋閉」,甚至有學生因向母親索取課外活動費,而被痛打至入院。該會今年一月訪問了近380個家庭,發現6成4來自普通家庭的兒童有參加校外活動,但來自低收入家庭4人家庭月入少於1萬2千元)的兒童,則只有2成有參與,主要因為活動費用和交通費昂貴。該會又於5月訪問了近60個低收入家庭,半數家庭指高通脹令生活開支大增至少一成半;校服、書簿和膳食通通加價下,8成7受訪家庭被逼減少子女的課外活動,另有7成3人要改為進食較廉宜的食物。7成半家庭坦言,通脹令他們承受更大精神壓力,9成4家庭更曾因此發生爭執。

關注綜援檢討聯盟的一個調查結果亦顯示在高通脹下,超過9成受訪者的家庭食物開支增加,其中約7成人需要減低每餐的食物質素,約5成人則需要減少每日進餐數量,靠壓縮食物開支來維持其他必要開支如水電費和交通費等。高通脹對綜援家庭所造成的影響不言而喻,但要在高通脹下生活,實不能單靠政府,亦需要民間的互助和集體智慧一起共度「通脹」時艱。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