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8-09-19 10:20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00期 2008年8月
專題—活在邊緣

百物騰貴 綜援不變?

社聯社會保障及就業政策專責委員會主席 洪雪蓮博士

近月物價飈升,不論衣、食、住、行各方面的價格飛漲,今年1月至3月的綜合消費物價指去年同期比較,升幅達4.6%。而涵蓋開支最低50%住戶的甲類消費物價指數,2008年3月份的總指數為107.5(1)。部分類別的的升幅更高於此數,例如食品是116.5 [而食品(不包括外出用膳)更達至127.1],住屋(私人房屋租金)是113.2,電力、燃氣及水是109.3,衣履是105.3。至今年6月,通脹升幅更創11年來新高,綜合消費物價指數較去年同期上升6.1%,其中米價升最多,升幅達64%。百物騰貴,可以想像到低收入家庭的生活質素會大大下降,而當中首當其衝的是綜援受助者。

通脹對綜援家庭帶來的影響

物價飛漲為何會對綜援家庭帶來影響?原因之一是,非外出食品開支佔綜援家庭的開支高達36.15% (若包括外出用膳,「食品」的指數比例更達55%)(2) ,食品價格飛漲直接影響了綜援人士在食物方面的購買力,他們要壓縮生活其他方面的開支,以應付食物需要。

高通脹影響的不只是食品,更是衣、住、行的價格,對綜援人士影響最大的是住屋方面。私人房屋租金升幅凌厲,然而,綜援制度的租金津貼(屬特別津貼),由2003年削減至今,並未獲調整,很多居住於私營房屋的綜援受助者要面對租金津貼不足以支付實際租金的問題,而以單身人士的情況尤為嚴重。也即是說,在租金及食品價格飛漲的情況下,綜援受助人要面對着雙重壓力,嚴重影響他們的生活。

猶記得2003年綜援的基本金額調低了11.1%,租金津貼亦被削減。現時的綜援金額能否調整以緊貼物價指數的升幅?現時綜援金額的調整機制存在着一些基本問題。首先,社援指數的權數是每5年更新一次,食品佔55%是2004/05年的數據。在物價飛漲時,權數的改變可能更大,每五年一次更新並不能適時反映實況。其二,綜援的調整為滯後性質,若遇到高通漲,在等候調整期內,綜援金額未能確保受助人可以應付生活需要。其三,現時綜援金額水平是建基於政府1996年進行的綜援檢討,參考當制定的「基本生活需要預算」及1994/95年度住戶開支統計調查結果而釐訂的;1996年後,金額主要按社援指數的變動而調整。然而,過去十多年間,生活模式及基本生活需要等都改變了不少,單以物價調整標準金額並不能確保金額水平能應付基本生活需要。

政府應調整綜援金額

針對綜援家庭在高通脹下的困難,社聯建議政府每半年調整綜援金額一次,並研究是否應該因應情況將調整周期再縮短,例如每3個月一次,以確保標準金額能夠應付綜援戶的生活開支。另外,政府應設立一個有代表性的委員會重新進行「基本生活需要預算」研究,以更新1996年相關的調查結果,重新制定金額水平。政府亦應檢討及公開租金津貼的釐訂及調整機制,參考居住於私人房屋的綜援人士過去一年的實際租金支出作為釐訂租金津貼最高金額的可行性,以便能更正確反映綜援受助人的需要。為應付即時需要,建議政府增加對居住於私樓的綜援受助人的租金津貼,協助他們支付實際租金,對單身人士更應適當地調整補助額。

政府於上月提出了一系列紓解民困的措施,綜援人士能直接受惠的包括多發一個月綜援金、電費津貼、開學津貼等,這些無疑能減輕綜援家庭的一些負擔,但執行需時,加上只屬一次過性質,並未能協助綜援受助者解決長期困境。筆者認為,歸根究柢,綜援基本金額及租金津貼的釐定機制欠缺回應性及透明度,才是問題的所在。可惜的是,現時綜援家庭被標籤的情況嚴重,社會上很多人對有關制度亦不瞭解,要推動政策的改善,仍需各方面努力不懈。

[本文主要內容,撮自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向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提交的意見書(12/6/2008)–對「協助低收入人士面對食品價格上升的支援措施」的意見]

(1) 各項消費物價指數以2004年10月至2005年9月=100。

(2) 此數據乃根據04/05年社援物價指數的住戶開支調查。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