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8-08-14 16:03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9期 2008年7月
專題—讀寫障礙

與讀寫障礙共存的冼惠芳

讀寫障礙過來人 冼惠芳
整理及撰寫:本處新聞主任 何心怡

據統計全港約有一成人口具有讀寫障礙,而讀寫障礙又是學習障礙中最常見的障礙,佔了接近八成的學習障礙都是讀寫障礙。而讀寫障礙與其他障礙最不同的地方是,它並不是一個顯性的障礙,所以容易被人誤解。由於有讀寫障礙的人士智力正常,與常人無異,所以有這類學障的學生,很容易就會被老師認為是懶惰或愚蠢。

事實上,醫學專家表示,學習障礙是由於腦部先天性的異常發展,以致他們在學習閱讀和默寫字詞方面有顯著和持續的困難;閱讀理解和寫作能力較弱,在提取語音的速度、字型結構和語音記憶等方面有困難;專注力、組織能力和書寫方面也可能較弱。

一個有讀寫障礙的學生在家長的眼中,他可能很聰明,但卻做事慢、懶散、無記性(尤其語文科、默書)、愛經常與自己作對、讀書時不專注、又無心向學、學習能力弱。在教師的眼中,這類學生可能是懶、難教、不能集中精神和對功課提不起勁,所以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經常都會面對不少誤解和挫敗。

面對長年累月的挫敗,這些孩子是如何面對這些先天性的障礙呢?進大學前接受臨床心理學家的評估後,才證實自己有學習障礙的冼惠芳(阿冼),中學時永遠不是全班考到最後一名,就是最後兩名。自小老師對阿冼的評語是「天資聰敏,惜未盡全力」。每遇到這種情況,阿冼都感到百口莫辯,因為她由中二便養成了通宵讀書的習慣,但任憑她如何努力地讀書,先天的障礙,令她要得到好成績幾乎是難如登天。

經常罰站的日子

那時學校每星期都有小測,不達標的學生都要在教員室外罰站,所以在中學時,她經常罰站。留級重讀更成為了她個人的記號。那時冼惠芳仍不知甚麼是讀寫障礙,只知道她已盡全力,但仍不能像其他同學般取得好成績。當時也沒有人說給她聽,這是因為她有讀寫障礙,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問題產生。事實上,在一個以文字為主的教育系統下,若沒有適當的輔助,能支撐她繼續讀下去的力量就只有她對知識那股無名的熱情了。

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升上預科,當時她已多次留班,家人看她辛苦,勸她不要再繼續讀上去,但是因為她對知識的熱愛,所以縱使困難重重,她也堅持要繼續讀下去。為了升上預科,她轉去當時band 5的學校重讀,但依舊無法擺脫經常考試包尾、默書零分的命運。阿冼每日都留在學校讀書直至深夜,但不知事情底蘊的老師卻一直對她搖頭嘆息,認為她浪費自己的聰明。直至有一日,校工清場時,發現她仍在課室讀書,才有人知道她讀書的背後所付出的努力。當時她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有讀寫障礙,甚至連第一次接觸讀寫障礙這個名詞,也是從一位孩子有讀寫障礙的聖經老師口中得知。

一條難走的路—讀書

不過始終令人費解的是,她如何能在多重讀書挫折下,做了9年社工後,仍然堅持讀上研究院,冼惠芳很小心謹慎地說,我不希望自己的例子成為了父母給有讀寫障礙子女的壓力,以為冼姐姐做得到,他們也可以做得到。阿冼說:「如果我不是因為太喜歡讀書,想透過書本了解更多身邊的事物的來龍去脈,或許我早就另謀其他發展了。」因為她認為如果沒有對追求知識極大的熱情,沒有必要堅持走這條如此困難的路,因為其他的道路也有不同的發展及價值。

另外能令她繼續讀上去的最大功臣莫過於她的家人、朋友,他們給了她不少支持和給予實質的幫助,令她讀書的夢想能實現。同學們會每天教她串一個字,以免她老是把字忘掉了。在大學讀書時,雖然她的英文字總是漏幾個字母或者中文字缺了某些筆劃,但她聰明的同學們總會認到她的字幫她打功課,讓她能達到學業上的一些基本要求。大學亦考慮到她在這方面的障礙,而為她作出適當的調整。由於先天欠缺組織力,更有朋友教她怎樣透過線條和圖形組織文字。她還得到多年來致力於幫助讀寫障礙學生的藍醫生幫她補習英文,令她這條讀書的漫長道路,得到了很多支援。

另外,她更不忘感謝她的家人,多年來一直沒有給她壓力。最重要的是她知道人生的價值,並非來自學業成績的表現,她還有許多其他的價值和表現是值得家人、朋友所驕傲和肯定的。例如她是一個愛護妹妹的姐姐,另外她做家務也很拿手。

雖然我們只能從阿冼的口中得知她與讀寫障礙共存的一些零碎片段,但每一個片段都是有血有淚的。阿冼用自己過來人的經驗告訴大家,一個有讀寫障礙的孩子,本身已經要面對許多障礙,她希望老師們亦能體諒、信任和不要輕易責難這些孩子不夠努力,令孩子承受過多的壓力。阿冼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家人、朋友們在這條漫長的路上一直支持和鼓勵她,而她也希望能將這種幸運帶給其他有讀寫障礙的孩子。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