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8-08-14 16:03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9期 2008年7月
專題—讀寫障礙

我的孩子

一個有讀寫障礙孩子的母親 文瀚媽媽

(編者按:以下是一個有讀寫障礙孩子的母親在其博客上所寫下的一些心路歷程。)

2006年7月18日

今天,我給文瀚安排了一次評估,看他是否「真的」有學習障礙的情況。評估結果是:在智商方面,他的得分在130以上;而在學習障礙的評估方面,他在初步評估中取了三個「明顯困難」,而在進階評估中,他在快速命名和字形結構意識兩方面有顯著問題,是明顯的「讀」「寫」困難的個案。

「快速命名」方面的困難就是在資料存取上出現困難,或者是尋找相關資料很困難,或要用很長的時間尋找。而「字形結構意識」這方面,郤可以透過加強他在圖像、字形發展、經常辨認、學習其中的規律等方法幫助他改善。這是一條漫長的路啊!

2006年10月9日

人說:開心,其實很簡單!但要懂得和做到,郤是不簡單。而要達到那簡單的結果—開心,其中的過程也不簡單哩!

剛剛過去的星期四,文瀚第一次中文默書,內容包括10個中文詞語、背默2首七言絕詩其中一首,和寫出幾個疊詞。其中那首詩就用了10月2日假期一整天,又是畫圖畫,又是說故事,才能把一首詩記全,詩文是: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深處有人家。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當中約有一半字是不懂或者記不起,於是每個字也要用畫圖或說故事的方法幫他記起來。而後的兩天都是重覆再重覆的重溫,結果他得到了90分,這分數得來不易,但看到他真的得到了,而且字字都寫得很整齊,讓我以為是別人的卷子,真令我驚喜啊!

他告訴我,有同學有200分,但我覺得,這個90分已讓我很開心,很安慰了。

2007年1月20日

今天下午,到學校參加親子的新年吊飾課,中文代課的張老師知道今天有很多家長出現,特地來到課室,逐一找家長談。我路過聽到她與其中一位男同學的家長的談話:「你看這些字,實在太差了,你應該要他擦了重寫……後面這一頁這幾個才好一點,最少要這樣才可以……今天拿回去給他再做吧!」我看一看那些被形容為「太差了」的字,嘩!比文瀚那些尚算「整齊」的字還要好,那些「才好一點」的,簡直是不得了的「整齊」,老師還說是「不夠乾淨」,我想,文瀚的乾脆買本新簿來重做算了!終於輪到文瀚了,老師對我說:「文瀚有很多功課都沒有交,上課根本沒法專心,他比xxx(班中公認最頑皮的一位小朋友)還要差,xxx雖然經常動手動腳,但還可以坐下來,文瀚郤不能,他又時常用鉛筆甚至原子筆在書上亂畫,除了自己的書更畫花別人的書,你看看你要怎樣教一教他了!)

2007年2月7日

昨天文瀚放學時很高興地說,他多了朋友,因為有同學為他作證,也有同學對他表達善意和接納(如:請他吃了粒啫喱、送他一個貼紙),最後,他很高興地告訴我:「今天中文老師讚我。」我也很高興,並請他繼續努力,希望天天都能得到稱讚。

今天早上上學前,他高興地告訴外婆:「昨天中文老師讚我。」外婆說:「很好啊!老師是怎樣讚你的呢?」他說:「老師說我『今天沒有搗蛋,很好。』」我與外婆都愣了一下,真心酸,老師一句說話有個「好」字也能這麼滿足,要求真低!

要求低,或者是沒有要求,所以能夠照單全收。而作為成人,甚至是媽媽的我,郤很不滿,也很不安。這個老師到底何德何能可以為人師表?孩子並不是無知,相信他完全可以領略到那句話並非褒獎,郤選擇當作讚賞地告訴爸媽,其實他完全記得,也明白老師在說些什麼……

成人們,小心說話,別因「一時不慎」傷害了敏感又脆弱的心靈!

2008年6月29日

考數學那天,老師來電說文瀚只挑容易的題目做,只做了4成題目。我問文瀚為何不是順着一道道題目做,他說時間不夠,所以挑高分的做。(試前溫習,文瀚30分鐘的數學卷要用60分鐘才能完成,成績是90分以上。)

中文科考試中,聆聽評估得74分;說話評估包括朗讀課文及看圖說故事,得70分;閱讀理解及作文的評估,得9分。(試前溫習,40分鐘的試卷要用兩小時完成,包括作文,成績是合格。在閱讀理解的題目上,他能比同學快又準地說出答案,郤比別人慢很多才寫完答案,還有不少錯漏字和詞語。)

前兩天,我跟中文科老師談了一會,我希望學校能給文瀚安排一些輔助,如:放大的文字、較疏的行距、有老師讀卷、有較長的時間、甚至是某些題目可用說話作答……。老師的回應是:學校希望同學們能習慣現實世界的規章制度,以求改變自己去適應社會。

這個說法好像也有道理,就像在家中整天呵護、提點,但回到學校仍要面對同學的嘲笑、排擠和捉弄,孩子只有自己學着怎樣令自己更強,父母也只能協助他去學習怎樣變強。

本來很希望學校能為這些有特殊需要的小朋友作特殊安排,如今反而有些迷惘和矛盾,到底如何做才是對孩子好?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