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08-09-18 16:41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9期 2008年7月
評論1

檢討整筆撥款制度—
反思最基本的問題

當前香港社會福利的服務最急切的問題,是如何透過一個最好的經費津助模式去確保資源得到最佳的運用、使服務成效及效率得以提升,並使受津助機構得享高度自主及彈性之餘又不減社會問責原則。

香港社會福利制度向來的一大特色是政府透過津助眾多的非政府機構去提供市民所需的服務。1980年6月香港政府一份探討津助制度的報告書也不諱言,從某一角度去看,非政府機構成為了政府的代理人,為市民提供必須的福利服務。這種觀點,正正反映了政府未來的責任及非政府機構的重要角色與貢獻。

然而,自2000/01年實施的整筆撥款津助制度,卻漸漸扼殺了非政府機構的生存能力,使社福界上下瀰漫着慘烈的不滿。幸好政府從善如流,委任了一個獨立的檢討委員會來檢討整筆撥款津助模式。藉此篇幅,本處欲提出以下觀點,希望與業界、市民及政府一同思考:

社會福利不是一件可有可無的商品,乃是政府體現其管治責任,對社會(尤其是弱勢社群)的具體承擔。

假若香港的非政府機構不再擔當代理人的角色而由政府親自提供所有的福利服務,則其成本必定更大而效益必受影響;既然非政府機構分擔了政府的責任,那麼機構需要充足的經費(怎樣也不會多過由政府自己開辦)是理所當然、更是政府義所當為的事。

接受政府津助固然不是接受「恩惠」,也不是要壯大非政府機構的王國。整筆撥款津助模式的原意是要藉着增加機構的自主及彈性來促進合理效益及服務成效。可惜事與願違,因撥款基準的計算水平偏低及服務發展缺乏合理規劃,使新津助制度未見其利卻先見其害,尤其對於小型機構或單一類型服務的機構來說,整筆撥款的所謂彈性及自主,根本是紙上談兵,說易行難。然而小型機構有其重要功能及存在價值,政府有責任加以扶持 既然整筆撥款難以適用於小型機構,則津助模式中必須有多於一種的方式,供不同的機構按本身的條件而作出選擇。

以薪金的中位數去釐定津助基準水平已成眾矢之的,對於要提供「包底」服務的機構而言更有「吃虧」的感覺。本處建議將津助基準訂於3/4的水平(即中位數與頂薪點的平均值),讓機構有足夠的空間及能力去承擔風險。

必須全面檢討目前極不合理的人手編制,因為舊有的編制已不足以處理當前日趨複雜的社會問題。此外,有些綜合服務(如長者、家庭服務)更因附加了很多新增服務以致連辦公室及提供服務的活動場所也日趨不足,這些基本需要也應正視,並應預設日後的檢討機制,使人手編制及場地等其他開支可配合社會的轉變而調整。

目前,整筆過撥款的一個大難題是要兼顧「定影」的員工,雖然政府曾提供「特別一筆過撥款」(SOG),但因數額很少,不是很多機構可用來解決舊制問題。當前政府於財政強勢,正可考慮提供足夠資源,讓機構用提早退休或其他方法徹底解決舊制問題,那麼整筆撥款的大部分問題就已解決了。

整筆撥款制度引進了很多市場運作的概念及做法,但市民應該識別,社會福利的環境並不是一個完全開放的市場,因而需要有一些市場以外的特別措施,不能盲目奉行全盤市場化的方針,我們希望是次的檢討不要停留在技術或經費的層面,宜先從福利服務的本質及政府的基本責任出發,才能還原整筆撥款制度的本意,發揮非政府機構的角色優勢,分擔政府的責任,為市民提供卓越優質的服務。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