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機構傳訊 /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8-07-14 11:12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8期 2008年6月

專題

網上的自由國度——
由網民角度看網上空間

信報IT專欄作家 黃世澤

在今年年初發生的陳冠希淫照流傳案,不單轟動全港,更令不少網民又驚又喜。他們竟然由網上流傳的淫照中獲得偷窺的樂趣,但另一方面,警方拘留散播淫照的網民,就引起了法律和言論自由上的爭議。

由網民來看,警方拘捕鍾亦天之所以引發爭議,這與現有法律,與網絡社會傳統以來的一些行為習慣,甚至思潮有關。如果執法者以及社會人士,未能了解網民的一些思想行為,不單難以對話,而且發生類似淫照案的爭議時,衝突只會更加激烈。

分享文化

由互聯網初誕生時開始,互聯網文化便很強調無界限的資訊分享。因此,早期以大專院校研究人員為骨幹的用戶,就發展開放源碼軟件(Open Source),將電腦程式中最富價值的源程式碼(Source Code)免費分享。而在一些比較激進的黑客(Hacker)的理念,資訊應該是高度自由,任何資訊的流通都不應有界限。雖然這與一般的版權理念有所衝突,但這種資訊自由分享的理念,至今仍然為世界各國,包括香港在內的網民廣泛接受。

而不計已經申明了版權擁有人的軟件,以及音像內容,在互聯網上,只要有任何資訊被上傳到網上,如果無人明顯申明來源,就可以將有關資訊再散布(redistribution),獲得資訊作出再散布,甚至被視為網民的義務之一。

過往香港和中國的網民,更經常被海外的網絡社群投訴,在分享網絡資訊上的積極性和慷慨程度,遠遠 不及西方國家。除非有明確的相片持有人表明,有關資訊便不可以再發放,否則在互聯網上的常規是,假定有關資訊可以再發布。

不清晰的界線

這批照片最初在互聯網上流傳時,由於照片真偽難辨,亦未有任何人承認是照片擁有者,因此,在陳冠希未正式承認責任,而相中人亦未承認身份時,網民認為這些照片有可能是惡搞照片。因此,演藝界人士要求網民不再發布照片,與網民的傳統文化是相違背的。

而警方拘捕鍾亦天的行動,更掀起了網民與傳統社會價值一直以來的衝突。過往,網民一直對淫褻物品審裁處(淫審處)評定色情物品的含糊準則相當不滿,有些網民看來不算淫褻或色情的東西,淫審處或廣管局可以評定為淫褻或不雅。而何謂淫褻、何謂不雅,判斷標準頗主觀,難有客觀可言。

當本來演藝界禁止散布的理由已不甚理直氣壯,再加上淫審處不清晰的標準,在網民眼中,政府與演藝界的做法近乎聯手打壓,因此,當有人因傳播有關照片被捕時,不單有大批網民聲援被捕人士,而且傳播有關照片的情況更加變本加厲,直至陳冠希知道事態已經一發不可收拾,公開承認有關照片由他所擁有,以及未有妥善保管相關照片,以致對照片中的女主角造成傷害後,整個淫照事件才告一段落,而有關照片亦很快沒有再在互聯網上流傳。那是因為當事人已經肯承認責任,事實上當事人與其他女星之間的私生活,其實網民根本不大關心,甚至對這些影星相關的新聞,代言的產品相當厭惡。

主流公眾會認為,互聯網是一個沒有法律的地方,網民可任意將資訊傳播,而沒有顧及私隱、法律、道德等界線。 事實不然,互聯網發展的歷史,本身亦發展出一套道德以及行為規範。而互聯網上的空間,事實上受到這些歷史發展下來的規範所約束。但公眾人士在評論淫照事件時,未有了解網絡社會這些規範(註1),亦未有誠心與網絡社會進行對話,只是想把現有的一套硬套在網絡社會之上,才造成網民與公眾之間,出現如斯嚴重的衝突。

如果要避免類似事件重演,以及在網絡和現實世界的行為得以調和,那就要雙方進行有意義的研究和對話,始終網絡佔人類生活的地位愈來愈重要。兩者不就言論空間的界線作出溝通,終究雙方都會輸。

註1:

互聯網網民,特別是黑客的道德規範和哲學理論,見諸於不少有名程式設計師,所撰寫的一系列文件(Document)中,其中在Steven Mizrach寫的Is there a Hack Ethic for 90s Hackers中,指出在九十年代新黑客(New Hacker)的道德中,個人私隱被視為基本權利去保護,而不傷害他人原則也是新黑客思想主張的一部分。除非社會出現不公義情況,黑客才會動手去挑戰法律和傳統社會規範。

這些新黑客思想,不僅是今天互聯網很多網站的管理原則基礎,亦佔據了互聯網文化主要的位置。在陳冠希和鍾欣桐,公開承認他們是相中主角後,很多網站都停止傳播有關照片,正是他們認為已經將謊言揭穿,沒有必要再侵犯當事人的個人私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