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機構傳訊 /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8-04-22 16:08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5期 2008年3月

專題

性教育——
青少年眼中的「性教育」

本處深東樂TEEN會 社會工作員 翟浩然

早前發生的藝人不雅照片事件,引起社會不少討論,亦令大眾關注現行性教育對青少年成長需要的配合及適切性等課題。

一直以來,本港均有大量性教育教材供學校及家長使用,但礙於種種因素,包括課程編排緊張、教師缺乏相關培訓、學校推行性教育上持保守態度等,導致本港的性教育課程未能有系統地推行。

根據本處於2月份的一項調查發現,接近一半的受訪青少年(47%)認為現在的性教育課程有待改善,並且認為現時「性教育課堂或活動不足」、「形式太老套」,以及「內容太幼稚」等。此外,中文大學最近的調查亦發現,若以100分為滿分,市民評價本港中小學性教育時,平均僅得47分。當中逾8成市民支持學校提供性教育,近半更覺得性教育應由小學開始。

上述的兩項調查均反映社會對現時性教育課程存在著一定程度的不滿,身處其中的青少年,對現今的性教育課程究竟有甚麼想法呢?筆者訪問了數位青少年,就有關問題分享了他們的意見。

就讀中二級的15歲青年人阿明及阿安(化名),均表示對現行的性教育感到失望。他們透露由小學至今所接觸的性教育課程,只集中於講解生理結構和提醒他們避免接觸色情資訊等訊息。由於上述課題於過去不斷重複教授,令他們感到煩厭,並且認為有關內容未能與現實情況及需要掛勾。另外,阿明與阿安覺得現時的性教育並未能協助他們理解部分與性有關的社會現象,例如色情資訊的不斷氾濫、性工作者的存在等;此外,阿明及阿安亦認為,現時的性教育,目的在於避免青少年做出不當行為,但實際上卻往往適得其反。這除了是因為未有開放空間給予青少年表達個人想法外,青少年於此資訊爆炸的年代,亦不難從互聯網中獲得更多與性有關的資訊,在缺乏指導的情況下,青少年會更有機會被誤導做出不當行為,例如婚前性行為及性罪行等。

阿明及阿安均期望未來的性教育課程能具備以下3項條件: 一、開放空間:減少箝制青少年接觸、理解及討論與性有關的資訊及話題;

二、適切指導:在對性的價值觀及道德觀上,給予青少年指導及提醒; 三、順其自然:按著青少年不同成長階段中於性方面所面對的困難及需要,給予指導及教育。

另一位同樣就讀中二級的阿忠不約而同地與上述兩位青少年對本港的性教育有類似的見解。阿忠表示,現時於學校推行的性教育,內容主要以教授生理知識及提倡防止愛滋等為主,相對而言,於性方面的價值觀及道德觀(例如兩性關係等)仍然缺乏知識傳授及討論;阿忠亦表示,現時只會透過與同學或朋友互相交流,逐步建立個人的性觀念。他期望未來推行性教育時,能建立及維持一種開放的氣氛及態度,令青少年有更多學習及表達空間,從而協助他們有更好準備,積極面對及處理與性有關的困難及挑戰。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三位青少年均表示他們從家庭所獲得的性知識,可以說近乎「零」。他們認為,在家談論及分享對性的睇法,到今日為止仍然是一種禁忌,而他們在成長過程中,父母亦不會主動向他們灌輸任何性知識,甚至當他們踏入青春期時,亦會因為家庭氣氛壓抑或是自己感到尷尬而逃避與家人談論與性有關的課題。

從以上3位青少年的分享,筆者感受到他們對現行性教育未能滿足他們成長需要的無奈,以及於未來如何為自己建立清晰明確的性觀念的迷茫。在如今資訊發達的年代,我們的青少年仍然面對上述的困擾,究竟是性教育課程未能配合現實社會的發展,還是整體社會對「性」缺乏了清晰和坦誠的思考,以致未能令整個性教育課程及政策得以有效建立及推行呢?另外,三位青少年的「零」家庭性教育的遭遇,究竟反映著一個怎麼樣的情況?是家長在推行性教育過程中未獲充分支援?還是家長在裝備自己的性知識上出現困難?以上種種問題,是值得大家反思的。

筆者曾經看過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的一篇文章《忽然全民性教育?》,當中的部分論點或可帶給大家對上述問題有一點啟示:「理想而務實的性教育或許應該如此:成人盡力放下權威的單向灌輸,積極製造平等開放的討論空間……促進(青少年)各種資訊和經驗的交流,共同反思盲點和偏見,並鼓勵大家學習坦然而正面地討論各樣性問題及困擾,而不是製造更多對性的不安、惶恐和焦慮,這絕對無助青少年思考如何理性看待性的事情,以及學習建立負責任的性態度。」

性教育乃全人教育中的一部分,家庭、學校以至政府都有責任幫助我們的青少年在這個瞬息萬變的社會中建立一套正面的性觀念,這不但可以讓青少年能夠健康快樂地成長,長遠而言,亦能為未來締造一個更和諧、更美好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