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機構傳訊 /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8-03-31 16:11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4期 2008年2月

專題

敲打青少年的心窗——
少年愁滋味

本處深東樂TEEN會社會工作員 吳慧芳、翟浩然

早前一名9歲女童吊頸自殺,喚起社會關注兒童抗逆力及壓力等課題。事實上,近年兒童自殺事件屢見不鮮,最年輕的只有7歲。社會各界紛紛表達意見,有社署心理學家認為要使子女健康成長,有賴學校和家庭平時加強向學童灌輸熱愛生命的「生命教育」;亦有人認為現時小孩因被過份寵愛,形成「抗逆力」不足,甚至有人將80年代起出生的青少年標籤為「草莓族」,取其溫室培育、貌美鮮嫩、一捏就破的特徵,圖像化地表現出現代小孩的脆弱性。就著兒童這種特性,有人建議家長不應避免孩子跌倒,令他們能在小挫折中成長。

當眾說紛紜時,其實成人對少年為何自尋短見根本摸不著頭腦,在大人的世界裡,小孩應是天真活潑、無憂無慮的,但他們為何輕易結束自己的生命呢?到底他們小小的腦袋裏在想甚麼呢?

以下輯錄了筆者與年輕人的一些對話:

化名:朱古力(12歲)、車厘子(14歲)、Tiffany(12歲)

筆者:
「你一星期的時間表是怎樣安排的?」
朱古力:
「星期一至五上學,放學後參加學校的課外活動或留校溫習做功課,回家後有時會幫弟弟做功課、打遊戲機或者看電視。」
Tiffany:
「星期六上午學作文,下午補習,星期日有時候做功課,有時候跟家人逛街。」
筆者:
「常聽到你們經常講『好煩呀』,究竟你們在煩甚麼﹖」
車厘子:
「媽媽!她無理取鬧!」
Tiffany:
「做班長!責任好大!有時管理不了課室秩序會很自責,覺得自己很沒用,有時心裏覺得很矛盾,指證同學又會被同學說我『串』,在維持友誼和負責任之間覺得很難平衡。試過想辭職,但老師看好自己,不想輕易放棄,不想令人失望。」
朱古力:
「與家人、同學和老師都合不來。」
筆者:
「你身邊的大人能明白你們嗎?」
Tiffany:
「大人都不知道我們想要甚麼,幫不了我們解決問題。」
車厘子、朱古力:
「不明白!他們都不明白我們有多辛苦!」
筆者:
「其實你們想大人怎樣做?」
車厘子、Tiffany、朱古力:
「我好煩,體諒一下我!」、「我體諒你,你可不可以都體諒一下我!」、「給我一點空間!」、「你們工作辛苦,但請明白一下我們讀書也很辛苦!」、「徵詢一下我的意見、想法!」

年輕人有他們獨特的想法,一位15歲的年輕人阿鋒(化名),現正重讀中二,描述他感受壓力的經歷……

在未留班前,阿鋒一直以「得過且過」的態度面對自己的學業、測驗,考試交白卷、不專心上課等,對他而言可說是等閒事;就算父母及兄長如何義正詞嚴地勸導他,他亦無動於衷。直至阿鋒首次完成中二,學校因他成績欠佳而作出留班安排時,阿鋒才真正地感受到壓力。

當他知道要與原本同班的同學及友好分道揚鑣時,心裏覺得很難受,除了不知如何面對他們,更加擔心將來如何與新同學相處;與此同時,看著其他同學順利升班,阿鋒覺得自己「好瘀」,慨歎自己為何如此不濟,並且開始擔心自己的未來;另一方面,阿鋒的父母對他要留班亦感到相當失望,對他顯得愛理不理,阿鋒那時才明白自己其實也很在意父母對自己的關心,父母的反應令他開始反思自己過去對學業的態度:「我為甚麼不讀書?阿爸阿媽為甚麼不疼我?」

以上的故事讓筆者感受到「大人」與「少年人」同樣都面對壓力,成長期的青年人不單止要照顧學業成績,對他們來說,家庭、朋輩、校內師長同樣都可能是他們壓力的源頭。單單是擔任班長一職,已有著令他們十分擔心的事,而這些都是成人未必能夠理解的。其實孩子了解自己有其角色和身份,而他們身邊的重要人士亦會給予他們期望,認為他們應該可做得更好,有期望是好事,但必須要先了解孩子如何看這些「期望」,並且給予足夠的支援。

有人認為現今社會校方與家長都有望子成龍的心態,希望他們十項全能,因此,我們不難看見孩子的時間表塞滿了補習班、鋼琴班、畫畫班,令孩子承受龐大壓力,一旦表現未符理想,又未能得到足夠的感情支援時,問題便出現了。

對於少年人,成人眼中看為微不足道的事可能已是他們眼中的一切;對於開始建立獨立思考的年輕人,他們的思想可能還不成熟,但他們需要成人的支持、接納及引導。

要肩負起培養下一代的使命確是不容易,盼望我們能多走一步,想多一層,認真對待及思考年輕人的說話及想法。下次,當我們聽到青少年人嚷著「好煩」的時候,你會以甚麼態度及看法回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