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機構傳訊 /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8-03-31 16:04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4期 2008年2月

專題

敲打青少年的心窗——
與少年人同奏心曲

鳴謝: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系主任 何曾潔雯博士
採訪及整理:本處新聞主任 何心怡

9歲女童疑因成績退步而吊頸自殺,再一次響起青少年自殺現象的警鐘。我們常說少年人是未來的主人翁,應培育他們身心健全地發展,調查卻發現兒童、少年人的自殺數字愈來愈低齡化,而且兒童的心理質素亦有降低的趨勢。《香港兒童發展指標2006》的調查引述醫管局的數字,指出到轄下醫院精神科門診求醫之0至14歲人數,由2001年的14,348人,四年間持續上升達三成,至2005年達18,516人。另亦有逾三成半的小學生出現抑鬱病徵,近一成半更表示曾想過自殺。且報告中引述全人教育基金的調查,發現七成學生心理質素偏低。

少年人自殺的表面原因包括了欠交功課、被父母責罵、或成績不符期望等,令部份社會人士概歎現今的青少年太脆弱、抗逆力低,有人將這歸咎父母過於保護少年人,也有人認為這是社會的錯,到底是我們的青少年病了,父母管教的問題,還是社會病了呢?而這些少年人的悲劇又為我們的社會帶來怎樣的省視呢?

曾有多年親子輔導經驗的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系主任何曾潔雯博士,對兒童自殺現象有這樣的看法,就是這個問題不單是一個家庭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價值觀的轉變對家庭和個人所帶來的種種挑戰,和少年人自我價值基石和人生意義追求的問題。

這些悲劇令我們再次深思教育的目的是甚麼。教育的最高理想是培養學生五育(德、智、體、群、美)均衡的發展,以達致全人教育。但我們要反省的是現今社會會不會因偏重了智的培育,而忽視了其他四育的發展,而導致失衡呢?如是這樣,我們又該如何提昇少年人的心理質素和健康呢?這些都是值得一再深思的問題。

社會亦都需要反省成年人對少年人的影響,當成年人也沒有做出一個正確的模範,又如何能叫少年人也懂得珍惜生命。在這個快速轉變的社會,大大小小離奇古怪的事不斷在社會的舞台上演,人們接受血腥、暴力、色情的尺度不斷拉闊,成人的自殘行為、暴力行為,一些不合理、不正常的行為都以倍數增加,甚至以放大鏡般的角度展示人前,少年人在潛移默化下很容易便會墮下惡性的循環。

當發生這類自殺悲劇時,社會矛頭很容易便會指向死者父母對於子女的期望過高。而何博士就認為,人既已逝,不應過份苛責父母,因現代父母所面對的困境其實很大。父母望子成龍是一件自然不過的事,但現今少年人的問題是在於他們難以面對失敗,以為只有好成績、做得好才能得到讚許,才能獲得肯定。將成功的定義訂得過於狹窄,以致當自己無法達到這個標準時,就以各種方法懲罰自己,而自殺就是一種對自己和對親人最大的懲罰方法。

今天家長管教及培育少年人需要關心的不應只是如何增加他們的競爭力或培養他們卓越的能力,而在於建立子女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令其更有能力去面對未來生命的逆境,這才是少年人需要學習的更大功課。當少年人走出他們的象牙塔,看見外面的世界是天外有天,他們就會明白到這個世界一次的失敗不代表甚麼,生命所需要面對的難題是一浪接一浪,要學習迎接明天的失敗才會真正嘗到成功的豐盈。

不過教導也不是單方面的,少年人自己本身也要想通做人的意義,甚麼是成功。這個世界不可能人人都做到總統,如果將成功的範圍訂得太狹窄的話,會很容易感到痛苦。少年人需要學懂自愛和愛人,即是愛惜自己的生命,和利用自己天賦的恩賜,造福他人,才會懂得生命的意義和價值,更會珍惜生命。

不過不得不否認的是現代父母不易做,當面對複雜的社會環境,周遭有許多壞的模範,而日常的新聞所報道的事不少都是負面的,甚至有如在看三級的色情、暴力片,家長更要學會捕捉少年人對這些事件的反應,以了解他們對不同事情的看法。正值青春期的少年人通常比較反叛,許多家長都不懂得如何與少年人溝通。何博士就教家長溝通的竅門在於將自己當作少年人的朋友,鼓勵討論和商量,久而久之便會了解少年人的特性和想法,這樣與他們談天和加以引導也容易得多,亦可以做到及早辨識少年人的問題。

身為基督徒的何博士更給家長們一個教少年人的秘訣,就是將聖經、耶穌介紹給少年人,讓基督的信仰教導少年人。做父母的當然希望把一切最好的都給予子女,亦希望可以保護自己的孩子不受傷害,不過有時過份保護反而會害了他們,刻意地製造一些小挫折的機會,及早訓練他們面對壓力和挫折時應持有的態度和勇於承擔結果,遂能及早幫助他們面對人生逆境。這些做來都不容易,不過家長也不需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最重要是盡力而為,問心無愧便可,何博士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