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機構傳訊 /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8-02-28 17:16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3期 2008年1月

評論

在縫隙中求存的社會企業

2年多前,扶貧委員會建議政府發展社會企業作為扶貧策略之一,行政長官曾蔭權在競選連任時,亦以推動社會企業為其中一項政策綱領,自此,政府在社會企業方面的造勢工作力度十足。

簡單來說,社會企業是指透過從事商業活動,賺取利潤去達致社會目標。這類業務在本港並非新生事物,歷史悠久的基督教青年會向來就以酒店業務支持社會服務,此外,不少服務團體都經營診所,一方面為市民提供所需的醫療服務,另方面也賺取收入補貼其他社會服務。

無可否認,不管是歐美或第三世界國家,社會企業愈來愈受重視。在社會福利資源緊絀的前提下,社會企業以自給自足的運作方式去扶助有就業困難的人士,為他們提供自力更生的機會,一方面可減輕社會內部的矛盾,另方面也有助政府騰出資源幫助更有需要的群體。

可惜,現時政府大力催谷的「社會企業」,絕大部分是幾項種子基金下的產物,這些社企項目都是由社會服務機構營運的小型企業,開辦時都得到政府「打本」;今年,政府更計畫讓社會企業優先競投幾十項政府部門的服務合約。不難預計,在政府鋪路的情況下,未來一兩年,這類社企項目將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然而,這些計畫日後能否在通貨膨脹、租金上揚的形勢下持續發展,卻是一個很大的疑問。香港的營商環境一向都不是適合中小企發展的沃土,加上大部分社會服務機構都沒有從商的專才,經營企業時往往從福利角度去打理生意,若非政府在政策上有所傾斜,根本很難存在。曾有機構的社會服務總監不諱言,其機構過去開辦過18個社企項目,當中12個蝕錢,只有5至6個可以生存。成功的項目,在扶貧方面的效果亦只屬杯水車薪,就以「伙伴倡自強」社區協作計劃為例,該計劃已撥款五千多萬元給50多個社企項目,聲稱創造了1,000個職位,但是,這些職位有多少是全職、有多少是兼職?薪酬水平足夠養家嗎?有幸入職的人真的能藉此脫貧、還是只是從失業進入在職貧窮的狀態?只恐怕這些在狹縫中掙扎求存的社會企業,最終淪為政府轉移視線的工具,從此以「工作福利」取代「社會福利」,減弱我們對社會上不公平現象的批判。

我們期望政府推動的是高效益的社會企業,是真正由企業家創辦的事業,就如哈佛大學的香港畢業生蘇芷君創辦了犛牛產品公司、孟加拉經濟學家尤努斯創辦了鄉村銀行、香港的樂天集團黎明暉創辦了銀杏館,這些社會企業家有宏大的社會理想、有消除社會不公義的志向、更有創業的頭腦和魄力,他們的事業既有鮮明的社會使命,也具備市場競爭力。問題是,政府是否有決心在跨國企業、上市公司、大家族和專利事業的壟斷以外,發掘、栽培和扶助這類型企業家,為他們營造有利的條件,在香港創辦真正取諸社會、用諸社會的社會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