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傳訊 /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8-01-30 16:25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2期 2007年12月

我走我思

「改變」改變了我對「改變」的觀感

「有網能量」青年導航及發展中心 哈偉明
(獲第16屆員工獎勵計畫優秀員工獎)

「改變」往往教人產生憂慮,但也往往帶來了成長,正如一枚「硬幣」的兩面,這是我近年的一點體驗。由做了9年的家庭輔導服務,重回昔日的青少年工作,這個感覺起初是怪怪的,好像人到中年,才走回做青少年的前線工作,雖則擔任不少家長工作,但也涉及不少青少年的個案跟進。最後,我選擇了……

『不是我敢於接受挑戰,而是一群特別的服務對象吸引了我的好奇心』

……一個單親媽媽,與19歲的兒子相依為命,但兒子從中四起沒有讀書,隨後的4年他也是留在家中;媽媽與兒子的關係日趨惡劣,時有衝突,最後……某月某日,爭執再起,媽媽在兒子不為意下,關上屋內所有的門窗,然後走進廚房把煤氣開了,意圖同歸於盡,幸好在最後關頭媽媽改變了主意,把煤氣關上。

……一位單親爸爸,與30歲大兒子及幼子同住,大兒子已經沒有出街多時,終日大部份時間躲在上格床上,幼子對哥哥欠缺衛生有怨言,最後決定搬走。當探訪大兒子時,也能嗅到他身上濃烈的異味,身上長滿了瘡。

以上兩個故事的片段,是我於家庭服務時跟進的個案,也是這些親身經歷的深刻工作體驗,吸引了我參與一起探討──隱蔽現象及其工作。我覺得「吸引」很重要,有時在繁重的工作下,容易被工作所淹沒,對服務對象的好奇心,續燃心中的一點火。

『返老還童』

原來真的不習慣,離開了一個多年的熟悉環境,突然轉到一個以年輕同事為主的工作單位,年紀最大的就是我,幸好同事並沒有年齡歧視,也能接受我這名『老鬼』,總算過了第一關,從他們身上開始偷師,學習年青的潮流與話題等;突然間有一刻,心情有點沉重,擔心過不了第二關,隱蔽被動的青年人會接受我嗎?有同事曾開我玩笑,說他是青年導航員,而我則是中年導航員。我能夠與青年人突破這個年齡的界限嗎?我是否需要扮年輕一點呢?在這段「返老還童」的摸索階段中,我體會到我就是我,除了年齡,我還有很多,包括我寶貴的輔導經驗。感謝過去9年輔導工作「木人行」的歷練,讓我除了可在個案介入中用上之外,也可以與其他年輕的同事作交流分享,總算是一點點經驗的傳遞吧!我青春的本錢沒太多了,而年輕同事則努力累積經驗,當面對這群不易介入的青年人,或許我們可以來一個雙劍合壁吧!

『我做得到的,比我想像做得到的更多』

原來我的長處並不一定限於某一崗位上,原來我所擁有的是一些個人特質,累積了的歷練;在不同時間,不同環境,不同需要下,可有不同的功能與發揮,就如我一直是擔任前鋒的足球員,原來也能是一個稱職的後衛。我明白到,我的年資,我的經驗,並不局限了我可以做的,原來我可以做得更多。

「有網能量」青年導航及發展中心 哈偉明

現在的我擴闊了我喜歡的工作崗位,我仍喜歡家庭服務,但我也喜歡青少年工作;我喜歡輔導,也喜歡將輔導的經驗帶進不同的地方。

我感謝家庭服務深化了我的經驗,而現在就是活化我所累積的,讓我的輔導經驗也能在其他服務中有著一個交流的化學作用。

我曾記得一句話﹕“We connect through our similarities. We grow through our differences.”(Virginia Satir)在這兩三年間,我從很多不同的人身上學習了很多,多謝!

「改變」,我或不知它何時到來,但如果有一天再相遇,我會欣然歡迎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