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傳訊 /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8-01-30 16:10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2期 2007年12月

專題—分享源於愛

一切從做義工開始

鳴謝:雲漢長者地區中心義工 張婉芸
訪問及撰寫:本處新聞主任 何心怡

一個人的生命豐盛與否,是在乎甚麼?有人說是多采多姿的生活,有人說是豐富的經歷,但甚麼能令你得著一個豐盛的生命呢?張婉芸用她生命的故事告訴我,讓自己的生命成為分享的一部份,能使人生更豐盛。因為助人本身就是一種分享,做人態度也是一種分享。生命能因此變成一個對上天的禮讚,也變成了他人生命裏的春風。

她用了一句話來形容自己接近60年的人生—一切從做義工開始。記得第一次與婉芸見面時,她的穿著叫人能一眼認出是雲漢義工,她說既然是以雲漢義工的身份接受訪問,就要尊重這個身份。訪問當天,婉芸正好在展華日間護理中心開「潮人小組」(一個專為來自潮州的長者開辦的社交小組),中心的職員及舍友都親切地跟她招呼,就像多年的朋友。

婉芸是潮州人,3、4年前就在本處大都是弱老的展華日間護理中心開了個潮人小組,而婉芸就在那兒,與同是潮州人的「老友記」邊嘆潮州功夫茶,邊聊個天南地北,無論是新聞還是旅行中的所見所聞,都順手捻來,與老友記分享。想不到的是當初婉芸開這小組時,曾遇到重重的困難,因為潮州人重男輕女,起初沒有長者願意專心聆聽潮州女子的話,到現在連最反叛的也接受了她們,當中的轉變,付出的耐性和心力難以計算。

不過我相信令她的生命增添姿彩的主要原因是,她沒有放過任何一個助人的機會,也沒有放棄人生曾經有的夢想。所以就算到了黃昏之年,婉芸仍能重拾當年的舊夢,讀了個嶺南副學士應用社會科學(應用老年學)回來,並在云云的年輕人中做一位最年長的上海交換生,甚至在香港大學當電話訪問員。現在的生活,只能用「充實」兩字來形容。

她說:「我付出多少,並不是為了求回報,而是覺得有意義。」一切都沒有經過計畫,每做一件事,為的是可以「幫人」。但往往人生的驚喜,愈沒經過計算,變得愈是豐盛。她第一次做義工,是1992年時由於其居住大廈的樓齡高,需要維修,而當時負責的管理員,只管拿錢,卻沒找人維修。那時大廈只有互助委員會,而委員會卻沒有法律效力進行大廈維修,需要儘快組成業主立案法團才能進行維修工作。

為了令大家都能有個安全舒適的居住環境,縱使大部份的居民早出晚歸,但她不理是否與鄰里們熟絡,都積極遊說大家成立業主立案法團,經過多番的努力,法團正式成立。由於她過去是做會計的,所以她擔任司庫(管錢)的工作,負責大廈維修的財政,而她最希望是能幫大廈的居民用最低的消費達到最高的效益。

那時沒人走出來,為甚麼她要走出來推動,不怕人前人後的流言斐語嗎?「因為當時的環境需要我,需要有人去推動,所以我要站出來。」有趣的是,也是因為她成了大廈立案法團的主要成員,認識了政府的有關人員、區議員、以及其區內的團體及公職人員,並成為區內分區委員會的委員。

區內的區議員稱她不是投票機器﹐因為她會在會上爭取發言的機會,為區內的問題提出具體可行的解決方法及建議。她的工作能力也受到肯定,她曾收到區議員的邀請,協助統籌整個選舉工程。選舉過後,她甚至投稿將她做助選團的經驗和過程與沒真正參與助選過程的老師、同學分享。她的一句「你覺得我有用,我就幫忙」似乎就是她個人的標記,人生的座右銘。

她又因為分區委員會而認識了觀塘雲漢長者地區中心的總協調主任張瑜,更因此成為了雲漢的義工,一邊進修雲漢的興趣課程充實自己,一邊幫忙做義工。「只要別人出句聲想要幫忙,我做得到的,我一定不會「Say No」,因為「助人很開心,能用得著我,證明我有用、有價值」。有些人會覺得做義工,好像「很吃虧」但我認為做義工的心態很重要。如果我不是有心去幫人的話,我的人生或許就沒有今天般精采。」

就是緣於這種樂於助人的生活態度,她在家中準備晚餐時放下工作,幫一位需逐家逐戶尋訪長者做訪問的年輕訪問員做調查問卷,雖然最後婉芸因年齡未達60歲長者的條件而未能幫助訪問員完成問卷,但卻因此而知道了嶺南大學正舉辦一個名為「圓我大學夢」長者持續進修計畫,並在機緣巧合下,參加了這個計畫,讓她了卻未能完成大學課程的遺憾,並奠下了日後到上海做交換生的基礎。

聽著婉芸述說自己的故事,感覺上就像在印證著十多年前的一部電影《阿甘正傳》裏的一句話:「人生有如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你會拿到那一顆。」因為婉芸願意分享,熱愛學習,你能感受到她對生命的一份熱情。如果我們用生命簿來形容人生命中的經歷,她就像她自己所說的:「沒想到這生命簿會愈來愈好看。」甚麼叫「無心插柳柳成蔭」,在她身上或許我們能體會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