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傳訊 /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7-12-14 10:15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1期 2007年11月

專題—香港,你愛的孩子嗎?

「香港,你會保護孩子嗎?」

防止虐待兒童會 總幹事 雷張慎佳

享東方之珠美譽的香港,近700萬市民,包括130萬孩子,23,150多位南亞族裔的孩子,生活在1,104平方米上,成為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平均6,200人生活在一平方米的土地上。而在2006年,市民享受世界第二高壽,平均81.6歲。香港,其實不但很美,還有不少勤奮、優質的市民,包括成人及孩子。例如,9歲因卓越的數學成績而入大學、14歲入大學醫科的孩子們;9歲藉鋼琴揚威國際的小男孩、14歲的孩子因其科學創作而國際以星命名;還有不少參與各項本地和國際兒童權利活動,例如小議員、小特首、青年大使等項目的孩子們,都在發揮參與的權利和潛能。不過,這只反映香港一部分孩子的現況,何況這些孩子所承受的壓力,也不容忽視。

香港有更多的孩子面對重重的危機。分割的家庭大增、家庭的凝聚力大減、中港家庭數目龐大。而家暴情況包括虐兒、虐偶、虐老的舉報個案都不斷增加,舉報的只屬冰山一角。自殺率為每10萬人的18.6,高於平均的14.5,家暴自殺案而死亡的孩子更無機會享受生命,亦無法把他們面對的苦痛和無奈一一訴說。

兒童被獨留及疏忽照顧的情況其實相當嚴重,甚至可以致命!從1989年至2007年就有大概171個9歲以下的兒童死亡時被獨留。1997年政府的住戶調查就有11萬個12歲以下的孩子被獨留,其中一半為10至12歲,百分之三十七為6至9歲,百分之十為3至5歲,而近百分之二為3歲以下的孩子,約有2,200個。但每年舉報或求助的個案數目仍然很少,情況一直未獲正視。每次都好像在等待,等待下一宗悲劇,下一輪傳媒的報導,下一輪議會的質詢。質詢後情況卻無結構上或意識形態的改變,這是多麼叫人沮喪和無奈!

近年發生的個案相當頻密,警方數字顯示,過去兩年,共有36宗獨留及疏忽照顧的案件,其中12宗已被檢控,其中8名兒童發生意外導致身體受傷。在倡議馬上檢討死亡及嚴重虐兒及疏忽照顧的個案的同時,史無前例地近60多個團體,包括防止虐待兒童會、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張超雄議員辦事處、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等積極爭取政府馬上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作為兒童的代表,要求在政策、法例、服務(包括保障被獨留、疏忽、被體罰、性侵犯、目睹家暴的孩子)修訂或推行前進行評估。現時已有30個國家成立了兒童事務的平台!

6月8日,立法會一致通過,促請政府馬上成立獨立的兒童議事的平台。我們作為三十載的兒童倡議者、為獨留兒童爭權益的人士,當時對即將出台的特首施政報告滿有期望。可惜2007年以「香港新方向」為主題的施政報告並無交待兒童議事的機制!我們唯有期待特首指定的家庭議事平台,照顧兒童的權利和各方面的需要。

時至今天,政府在處理這個問題上仍然消極,欠全面的策略。在加強社區的支援上只延長部分中心1至2小時,並表示會因應不同地區的情況,評估及策劃服務,又表示會提供經濟誘因,讓互助幼兒中心於晚間及假日提供服務,但具體的政策和做法、撥款的情況,社會的底線並無仔細交待。

在政府的政策文件內,仍以福利為前題,把責任主力歸於父母,而政府採取支援的角色。在定義上仍強調嚴重和屢犯的個案,在處理個案時,以綜合家庭服務中心處理,而並不像其他虐兒個案由保護家庭及兒童課處理。這顯示了其低估初犯及疏忽照顧個案的危機,和處理這類個案所需要的專門經驗。同時,亦未能前瞻性地以多界別合作,集體力量為出發點;對現存法例模糊和執法的不足亦並未正視。

在回應政府1991年獨留兒童公開諮詢時,本會已作出一籃子的建議,其中包括增加有系統的正規、家庭及傳媒教育,使各人掌握安全的守則,了解獨留的禍害;多元化地支援有需要的家庭、為市民提供適切性和可付託的托兒服務;立法保障獨留兒童受保護的權益,以法例顯示社會保護兒童的決心,及對疏忽行為的零容忍。

我們繼續呼籲以新思維落實簽署兒童權利公約的精神,這包括透徹的整體參與,並在法例的教育和阻嚇下,維護兒童獲得優質的照顧和誘導的權利。預防勝於治療,做好支援新生嬰兒的家庭探訪急不容緩,讓整個社會凝造對生命的尊重和熱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