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傳訊 /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7-12-14 10:13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1期 2007年11月

專題—香港,你愛的孩子嗎?

從前線人員的角度看兒童疏忽照顧

本處 天倫綜合家庭服務中心 督導主任 林巧玉

最近,中心曾為兩宗懷疑疏忽虐兒的個案舉行了「多專業」個案會議。會議結果分別界定該兩個個案為疏忽虐兒,並由社會福利署的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接管處理。當中,與會人士決定需為較小的孩童安排住宿的照顧,以保障他們獲得足夠照顧。孩童在獲得照顧時卻要面對與家人暫時分離的事實,在他們小小的年紀中,要面對這些經歷,實在令人惋惜。

照顧兒童,為他們提供足夠的飲食、適當的衣著、安全的環境、配合年齡的教育機會是父母的責任,而這些亦是孩子的權利,但不幸的是有些孩子的基本權利未能得到保障,更在成長中,面對匱乏、不安和不穩,令他們在人際關係中的信賴難以建立。

造成疏忽照顧的成因,其中有牽涉父母成熟程度的問題。最近曾有報章報導一些未婚的年輕母親,獨留子女在家而自己通宵在外活動,這顯示出她們對自己身為父母的責任承擔不足,對孩童的安全和照顧需要,認知亦不足。當自己個人需要和做父母的責任兩者出現衝突和矛盾時,即使在未有其他人接管照顧子女的情況下,亦沒有理會孩子的安全和其他需要而冒險外出。

有的父母則因有不良習慣如吸毒或濫藥等,他們受到這些不良嗜好影響,不但令他們自己未能活得健康,更嚴重影響他們照顧子女方面的表現,甚至曾聽聞有年幼的子女誤吃毒品而喪掉生命,這實叫人難過痛惜。

有的是因為資源不足和環境限制,單親家長未有足夠的支援系統,有時為生計而將照顧的責任和事務交由年紀較大的子女負擔,因欠缺成人的照顧和督導,而出現獨留兒童的危機。

有些父母郤因價值觀的不同,對作父母的責任和提供照顧的方式和要求有所不同,而令孩子在這種看管下得不到足夠的照顧,造成疏忽照顧和虐待。處理這些個案時,有時碰到不少困難。其中最大的困難就是家長的認知和動機。他們很多不認為其做法會對子女構成傷害。另一方面,他們有些受到其他問題如吸毒的影響,欠缺改變的動機,對社工的介入多作出迴避或甚至爽約。

處理疏忽照顧的個案,是有賴各方面合作才能確知孩子的情況而即時作出處理,尤其是學校的角色,因為他們最能夠掌握孩子的日常情況,例如是否獨自上學,是否有午餐,衣著是否清潔、合適等,所以很多時社工需要他們提供資料作出評估,和在懷疑虐兒危機出現時能第一時間合作,才更容易協助這些孩子。

當然,在啟動懷疑虐待兒童「多專業」個案會議時,父母和子女都會有不安。孩子會擔心說出真相的後果,而在調查中作出保護父母的答案。如需要住宿的安排時,他們都會出現不願意的反應,面對轉變和分離,社工更需幫助他們過渡那些不安感,減少他們的抗拒。其實社工明白他們的感受,並知道孩子與家庭分離,對孩子亦是一個適應的挑戰。但當家長未有足夠的能力下,為保護孩子,住宿服務亦是一個適當的安排。不過社工亦很多時碰到住宿服務名額不足的困難或要面對同一家庭的孩子要分別放在不同的住宿服務單位中的情況。縱然是暫時安排孩子入住住宿服務,最終亦是希望父母能逐漸學習承擔適當照顧子女的責任。

在處理虐兒的個案中,不難發現更廣泛、更深入的宣傳和教育有關孩子的權利和需要、父母的責任是必須和重要的,我們更希望透過這些教育建立大家的共識,並提高父母、家人和鄰舍保護兒童的意識,使大家能重視兒童權利,彼此作出呼應。另外,若社會福利署、教育局,甚至勞工福利局在勞工上班時數,學校支援家長的措施及兒童福利服務等,有協調和跨部門策劃的話,亦能減少不利照顧兒童的障礙,令兒童得到良好的照顧和成長。當然,配合適切而能執行的法例,亦是一個不可欠缺的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