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傳訊 /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7-12-13 17:18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1期 2007年11月

評論

文物保育成為民間社會的新戰線

近來與朋友閒聊,談到每一個國際大都會都有一種主色調,來代表這都會的個性。當然,這些「顏色」沒有統一的標準,不同的人會選擇不同的色調來代表其身處的社會個性。

如果由我來選擇,我會以紅色代表中國,理由很明顯,相信不用在這裡詳細解釋。至於倫敦,我會選擇灰色,因為其天氣實在令人氣餒。京都嘛,可能木啡色較適合,為的是其古建築的氛圍。布拉格,則似乎寶藍色才能反映其豐富歷史和文化內涵。也門這地方,我會用淺泥黃色來代表,因為其古城都是由密密麻麻的泥屋組成。紐約呢,還是用彩色來代表吧,因為繽紛得來又很人工化。

那麼香港又應該用甚麼色調來代表呢?

我看這問題是有階段性的,也是有階級性的。六、七十年代的香港,我會用泥黃色來代表。因為這泥黃色不單代表黃土地,也令人聯想到草根階層以及其艱苦奮鬥的日子。而這色調也隱約引申出基層的生活壓力和因此帶來的社會訴求和社會衝突。 因此,當時的社會運動,往往是民生取向的;而市民的訴求,也以民生為主。

及至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經濟起飛的日子,社會運動的性質雖也有民生取向,社會衝突也以房屋、教育、福利、勞工、醫療等為主要訴求,但隨著中英就香港回歸問題進行談判開始,社會運動卻開始轉移到民主訴求。我會用藍色來代表這階段的香港都會,因為一來藍色代表明天會更好、會有藍天白雲,但同時也代表憂鬱和無奈。

九七之後金融風暴及沙士為香港帶來近乎黑色的低氣壓,直使香港人喪失信心。但兩次七一遊行,卻又使香港再次重新找到火紅年代的激情、讓港人重新建立對香港這地方的無限感情,也燃起了集體回憶。這時,香港的主色調應該用紅色來形容。

那麼,現在又該用甚麼顏色來形容香港這片我們土生土長的地方呢?

綠色!

近年來,港人不單普遍認同環保的重要性,環保也成為了政治正確的議題。隨著香港的主色調由泥黃色到藍色到黑色到紅色再到綠色,城市規劃、文物保育和集體回憶,已成為了現在香港社會衝突的主要議題。

由維港填海的民間抗爭,到市民對屏風樓的關注,至景賢里事件的發展,甚至天水圍的悲情城市,這些社會衝突和社會訴求的本質都是涉及城市規劃和文物保育。而其中一個核心的問題便是在規劃和保育的過程中,並沒有充足及有效的市民參與。現有的規劃機制,往往在很後期才有市民參與的元素,而且這些所謂市民參與也是在一個框框之下進行的,並非真正的市民參與。

政府應認識清楚這個在社會衝突本質上的轉變,調整其策略,正面面對市民的訴求,建立真正的市民參與機制,真誠採納市民的智慧。否則,城市規劃和文物保育只會成為民間社會的新戰線,使政府的管治受到更嚴竣的挑戰。